Wednesday, 6 May 2009

紀念五四 閹割五四 by 練乙錚

轉戴:5月4日《信報》練乙錚專欄寫

〈紀念五四 閹割五四〉

今天是五四運動九十年祭,筆者的反思起點是歷史的重複。春秋是中國思想史上黃金時代,出現在周皇朝沒落階段,舊思想和管治範式崩潰,各方諸侯為擴大自己的力量和版圖,有意識地篩選各種政治哲學、招攬合適的治國人才,而滿足這種需求的,就是當時從沒落貴族階層中分化出來的知識人即「士」。篩選的結果是,赤裸裸的管治工具論即法家思想脫穎而出,秦國以之吞併六國,滅了周皇朝,武力統一天下;秦之後的統治者更把儒家思想也變成工具,孔夫子成為招牌。這段古代史和五四運動前後的那段歷史很相似。清皇朝覆亡了,舊禮教和帝制一起坍塌,中國理論界既平反諸子百家,又吸收不同派別的西方思想,再一次出現知識人當中的百家爭鳴,而政治勢力集團篩選這些思想的結果,赤裸裸的工具論即馬列主義又一次結合武裝力量「雄辯地」勝出;但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完蛋之後,奉行鬥爭哲學的中共推出儒學中的「和諧論」,五百所由國家設在海外專門教授外國人漢語的學院竟也稱「孔子學院」,孔子再次成為招牌。

春秋的思想宇宙大於秦漢,儒學也比儒教闊大;獨尊法家、獨尊儒教的同時,是閹割春秋、閹割儒學。從這個意義上說,五四運動的思想格局大於一九四九。中共每年都低調紀念五四,那是因為中國共產主義運動源於五四,不能不紀念,但建國之後要獨尊馬列,五四只成為背景,紀念於是不能不低調、狹窄。要真正認識五四,不能靠中共官方文宣。五四涵義很廣,它反帝反封建,抗強權除國賊;既提出大規模改革政制、也要求深刻再造國民性;是政治運動,也是文化啟蒙。五四既發揚愛國主義,也提倡思想自由、個性解放、科學、民主。五四的人物,既有陳獨秀、李大釗、魯迅和晚一點的毛澤東,也有蔡元培、胡適、梁實秋。這和中共把五四狹義理解為反帝愛國運動,有很大出入,裏頭當然也包含歪曲。例如,北京「五四廣場」上的雕塑以毛澤東為主體,陳獨秀不見了(因為這位早期中共領導後來轉向民主自由思想),這就是寓歪曲於閹割。又例如,中共一向把魯迅宣傳為革命青年導師,這是因為魯迅後來左傾;導師左傾了,青年就必須跟着。但魯迅其實不喜歡當「導師」;大家記得,他最不贊成開書單給年輕人。魯迅研究專家、前北大教授錢理群最近在北師大的一個講座上說:聽魯迅講課非常吃力,因為他常常把自己的觀點和困惑也一併講出來,如說婦女解放,魯迅告訴學生經濟解放是一條要走的路,因為經濟不解放,婦女便是走出家庭,最後還得回去,但學生問魯迅經濟怎麼解放,魯迅說不知道;有一次,魯迅又說,中國要改革很困難,把一個鐵爐子從這兒搬到那兒都得流血,學生問他怎麼辦,魯迅也說不知道。錢理群研究魯迅大半生,認為「魯迅一個最大優點,就是他不試圖收編我們,讓我們變成他的信徒。在魯迅面前,我們永遠是獨立的、自由的;這才是真正的啟蒙主義。」 這個魯迅不是中共樣版文宣中的「青年導師」,中共把魯迅聖化了、歪曲了;看來,要好好理解五四,一件工作是有必要像李零替孔夫子「去聖」那樣,還魯迅真面目。

周末,胡錦濤到中國農業大學的五四紀念會上講話,大家可從中清楚看到中共如何看待五四。通篇講話裏,胡只提共產黨的貢獻:「五四運動拉開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序幕,促進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為中國共產黨的成立作了思想上和幹部上的準備。五四運動以來,一代又一代有志青年和青年學生,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其他不是共產黨的人和事,胡絕口不提。他又說:「愛國主義是民族精神的集中體現,也是五四精神的核心內容。在當代中國,愛國主義最鮮明的主題就是不斷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科學、反封建、除國賊、思想自由、個性解放等,都沾不上邊。胡最後一再要求學生愛國、勤奮、到基層一線去接受鍛鍊、奉獻。這是對五四運動意義的一個非常狹義的解讀;胡抽象地談五四談愛國,完全抽離中國現今社會的一切矛盾。(大大小小貪官污吏多的是,怎麼不提內除國賊?)

共產黨人是泛工具論者,馬列是工具,歷史是工具,五四是工具,青年學生自然更是工具。大家看中共今天如何對待馬列主義、對待五四,便知它如何對待人、對待你和我。


註:孔子學院於○四年起開辦,至○六年九月,已在各國開設分院一百零八所,計劃二○一○年共開設五百所;見錢理群講話的網上版〈五四新文化運動中的魯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