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5 June 2009

我的六四

謹以這篇「六十四張棉被」
獻給「六四」的死難者和毋忘「六四」的人

-- 《我住香港》/小丁 著



昨天去參加了「六四」二十周年燭光晚會,那刻我慶幸我生活在香港。

同行的朋友對晚會台上嘉賓的激昂演說反感,我卻覺得那好自然,搞運動的人通常都要夠爆,才夠力推動別人。雖然我也同意朋友說其實晚會有十五萬又好,六萬又好,都不是值得驕傲的事情,因為悼念一件事情,為甚麼要「驕傲」?

因為人多,入不到球場,我們又拿不到爉燭,只坐在草地上,身邊都坐滿了人。晚會差不多開始的時候,附近有幾個為了來湊熱閙的十幾歲年青人不停自拍同講笑話,由於佢地企係度又近我地,我忍唔住叫佢地細聲d,太煩了。
朋友話:唉,你睇下d人黎係咩心態呀...
我話:咁多人,難免有人係為左黎玩下...
朋友話:人多唔可以代表佢地係咁羅
我話:算啦...

我當然希望每一個人也為悼念而去,這晚我們親身去見証了一件事,期望只為去湊熱鬧的人過後也有所反思 ^_^


後記----------

八九年六四,我讀的小學全校同學帶黑布上學,在操場上的早會,我們一起默哀3分鐘,那時,有不小老師在哭。上課時老師為我們講解六四,然後我們在課堂上亦要默哀3分鐘。不知道今天的小學會不會有這種課堂...

回到家裡,我看見長輩伏在收音機前細細聲聽有關六四的報導,一邊留著淚。

那年,報紙天天有六四的新聞,報價由二蚊,慢慢脤價到第二年的六蚊。我的一位同學專收集吾爾開希的相片及相關佈報導,短短個多月己儲滿了一大箱,過了幾年後才掉。

當年的七月書展,有好多相關的六四刊物出版,我在最後一天和長輩一起去執平貨,買了十蚊一本的相冊,但隨著我不停搬家,書本唔見左了。

待續:
讓我們的哀痛回到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六四」給我們的啟示

5 comments:

篤篤篤撐 said...

我也在草地...

Elvis said...

thanks for going

jollyivy said...

阿丁,多謝你的回憶,把我已遺忘了的當年找回來了。那天晚上,我和螞蟻和阿安也坐在維園的一角,六四把我們這班兒時玩伴拉回來了,很期待十九號晚上跟你見面呢!

hung a said...

噢原來是誤會了。
並不是對「台上嘉賓的激昂演說反感」,
演說激昂並沒有問題。
我是對某一些拍手位、呼叫位、情緒反應反感,這種反感也許也來自不安——這十五萬人今天為這個數字高興歡呼,明天大家會做些什麼?後天大家會做些什麼?
台上在說著自由、民主、平反,台下跟著呼喚,呼喚的同時,這些「詞彙」對大家的意義又是什麼?
反感,是因為很害怕這樣的一個燭光晚會慢慢成為了一種形式...

小丁 siuding said...

我覺得你所擔心的全部中晒, 可能我係呢方面比較消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