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June 2010

讓我們的哀痛回到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昨天民主女神像被沒收後釋放出來,整個事件實在很荒謬!香港政府明明在向悼念六四的人們施壓卻不敢承認,真是卑鄙之極!



1989年我才10歲對以上這個新聞情景印象模糊,昨天把這般新聞看了一次又一次,差點掉下眼淚,原來全香港及世界各地的人也曾認真地悼念「六四」。二十一年後的今天此情不再,但願我們永遠記住,哀悼「六四」不是長達一天的衝動,而是永垂心中的歷史哀痛,即使被打壓、被阻撓,我們亦勇於面對。

往年「六四」二十周年,因為曾蔭權在立法會議會上就「六四」發表回應時,表示中國的經濟起飛,香港人應放下歷史包袱向前看,此言論激起大眾對「六四」的關注。於六月四日當晚前往參加「六四維園燭光集會」的人數達二十萬之多,是八九民運以來最多人參加的一次。雖然官方數字報稱只有五萬人前往集會,但不論人數多少亦足證香港人「毋忘六四 平反六四」的浩氣長存。

往年我參加「六四維園燭光集會」,親眼所見在場的人數眾多,實在不相信只有五萬人到場。不過當天坐我身邊有一班高中學生,它們在集會正式開始之前不停用手機自拍留念,嘻皮笑臉的表情令 A 和我也很反感,像來一個潮流嘉年華似的,幸好集會正式開始後大家都收拾心情,肅然起敬。事後朋友和我們談及此事,也覺得到維園參加的人太雜太多,每個人的態度和對「六四」的認知參差。

今年 A 和我為出席「六四維園燭光集會」這件事考慮了好一會,到了今天才決定出席。我們覺得哀悼「六四」絕不兒戲,也不一定是出席了「六四維園燭光集會」便代表你在悼念「六四」,我們相信有各種不同的形式和方法去哀悼「六四」。但不出席任何活動心裡覺得毛毛的很不自在,所以最後還是決定去集會。

讓正義永遠在我們心裡。
若果你有能讀到這裡,請為「六四」默哀一分鐘。



===comment from FB=======

Adrew Lau

6.4 永遠的記得
5 june 2010 at 11:04

Albert Cheung
應為『哀「悼」六四』。
5 june 2010 at 11:06

Adrew Lau
現在為6.4哀悼外...也是看清了香港的自由...我們不是為中央而生活...
5 june 2010 at 11:10

Sam Chan
記得
5 june 2010 at 12:12

Siu Ding
對不起, 在我的blog 內我改了...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打了這麼一個不該錯的字 >_< 5 june 2010at 13:05 William Ho
永不忘記6.4,當年我亦有去跑馬地及上街遊行,到今日,我的立場從未改變。
5 june 2010 at 17:56 ·

Pipi Yam
hello siu ding,

我今年F.7

上年我既HISTORY老師帶我地GROUP去64悼念''見識''下,記得上年我地64 個個都第一次去集會現場 對咩都好好奇 什至拍照....當時 見到成班人唱下歌 真係無咩感覺..

今年, 我同上年HISTORY GROUP既同學 真正為左悼念21年前因推進中國民主進程既8964青年, 去左維園。

其實真係好多謝有真心教HIST既老師帶我地去體驗歷史 令我地呢班[90後]開始對身邊發生既事有觸覺 薪火相傳。
....然而,唔係每個學生都甘幸運 有人去口傳身教 令佢地認清'真相'。

教協整左條有關64始末既片做得好好,簡潔、直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Sia0NcWdVE
希望你都會FORWARD=)


...其實啊,唔好話去唔去D咩集會,最緊要係令更多人知道真相,令到佢地有SENSE去爭取佢地認為岩既事。

薪火相傳,個個''細路''都要有第一次 先會有第2次第3次......,相信佢地 會好似我甘 有左第一次既經歷,會開始留意'真相' 然後有CRITICAL THINKING, 再去爭取佢地認為對/值得既事。您,又記唔記得第一次64去維園集會既經歷呢=)?

...尋晚啊,見到華叔發言果陣,還是忍不住,大喊一聲:司徒華好野!
=)
5 june 2010 at 18:19 ·

William Ho
"薪火相傳 、口傳身教" ,每一個中國人都應如此。
5 june 2010 at 18:27

Tsui Yuyu Yu
哀念「六四」不是長達一天的衝動,而是永垂心中的歷史哀痛,即使被打壓、被阻撓,我們亦勇於面對。
5 june 2010 at 20:08 ·

Seeforpig Kwok
之前幾年支聯會在晚會其間加插了很多其他議題,也放手讓一班年輕人做一些很不成熟的表演,結果嚇怕了很多人不想再出席,近年第二代也開始成熟,大會也辦得比之前流暢,幸甚。

話說回來,以前我也很討厭在六四晚會會場的一些像在湊熱閙嘻嘻哈哈的人,也不喜歡那些在大會差不多完結之前就動身離開的人。但近年我心態變了,覺得他們就算是湊熱閙,就算是來去匆匆,至少是選擇來到維園而不是卡啦OK網吧大型商場寫字樓。香港人太忙太多節目,花數小時到蠋光晚會的機會成本是放棄休息娛樂抓錢的機會,那些人願意來看一看前人的血路,在默哀時反思一下人生,在心中種下一點良知的種子,雖然不算是甚麼犧牲,也總比仍沉醉在物慾、歪理、犬儒中好得多。
6 june 2010 at 22:22 ·

5 comments:

said...

不好意思,實在是文中重要的字眼,悼,還是刻意的?

篤篤篤撐 said...

我覺得學生們拍照留念, 不需戒懷, 對他們來說, 這是一個歷史時刻, 在場的都是同一個we feeling.
某年某月之後, 他們長大, 仲會記得曾經有過的一天, 是他們成長的烙印, 然後又會影響其它人

小丁 siuding said...

啊, 不好意思,是明顥的錯字, 我現在改 :P
實在很失禮啊 >_<

小丁 siuding said...

其實想想也是, 不過其實當日台上的演說吸氣份相當"煽動" 感覺也有點過份誇張和不安.

sleep sleep sleep said...

我只是出席過寥寥兩三次「六四燭光集會」,每次聽到台上的演說都覺得自己來錯地方。我真的只想靜靜地悼念這個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