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June 2010

尋求自身意義的噩夢

20100515

本來今天想放兩星期前 M 來我家為我拍的陽光相片,但被今早一個幻想式的惡夢困擾著,結果我不得不先寫出來以軀散矛盾鬱結的心情。

今早黎明時份,我忽然驚醒,腦袋不停地轉轉轉著,思潮汹湧不能入睡。漩渦式的事件混雜著黃昏看到的新聞:各政黨忽然轉軚說民主黨的「區議會改良方案」是可行的,並以此為「2012政改方案」的落實方案;健吾引用卡爾維諾的《黑羊》;林憶蓮《只可活一次》;我看見自己處於一個價值扭曲的社會裡,並深陷其中;我要維護我作認知的「仁義」並站出來抗爭;我要逃離香港...

以上種種幻想和記憶通通搞拌成可怕的惡夢。

惡夢一開始是「2012政改方案」順利通過,眾人再不理會「正義」是甚麼,因為「正義」沒有任何好處,於是既得利益的人在社會上進行更明目張膽向下層人士剝削,為了利益人們的良知全沒有了,留下小眾維權人士努力抗爭中但起不了作用。我感徹底的失望。

這時背景響起林憶蓮《只可活一次》的歌曲:

生存只可得一次
要後退要後悔不可以
盡全力在這生尋求自身意義
光陰裡記下我的詩
生存即使得一次
也願意繼續試不管風雨
是成敗也好 誰能預知際遇
只知用心活一次


我哭了,有感於我是一個受過教育的人,對於事物的認知、仁義道德的理解、自己的良知等等(實際上是一大堆的太多太亂,現在寫出來也忘記了),我決定以「生存」去維護我認同的「意義」。

我先以絕食作開端,但想起在Hunger 影片裡看過絕食者的經歷的折騰和死法--身體變得很瘦,因營養不足而皮膚潰爛,慢慢地身體各機能失去動力而死亡--實在不敢想像自己能有足夠的意志去效法。

於是我決定跳樓以示我為公義而死的決心,歧圖喚起人們推動自由民主的決心。我站在大廈天台的邊沿,身上綁著寫上「愛自由平等,推動真普選」的大白布,前面幾個人或游說或阻止,勸我不要輕生,我高叫:「我不要假政改,我要一人一票的真普選」,沒有人夠膽承諾香港能有真正民主的普選,於是我便跳下去。在往下跌的時候聽到很多人說我是精神病人,因為精神失常跳樓死了。我聽後很難過,哭了起來,想著應該生一個小朋友去承繼我未完的意志。

我生小朋友後,我預見我的小朋友在社會上不停抗爭,沒有了正常的「生活」;或者是小朋友生活上憂柴憂米;或者是小朋友不想搞民主...太多「或者xxx」,太多未知的可能。我一轉念,想還是不要生小朋友,讓他/她來到這個價值扭曲的世界,但我又想看到我的下一代,或者下下一代的人成功爭取民主...不竟我還是不自覺地樂觀起來,但同時又悲觀地爭扎著,到底我生還是不生小孩...

這時鬧鐘響起,要起床上班,我張開眼睛發現我還未死,只有一身汗水。


其實我也不知道為甚麼自己在夢裡要執著以尋死的方法去尋找「意義」。

可能我厭倦爭辯和不停地看到不公義的剝削正正當當地進行著,但我又無能為力,既沒有革命的思維也沒有能力去推翻腐敗,而諷刺地自己好端端的活著,生活亦算幸福,那麼我到底是甚麼呢...

做人真的很難啊。

----------------
《只可活一次》

唱:林憶蓮 曲:馮鏡輝 詞:潘源良 編:鮑比達

冷冷的雨 陪伴世間的諷刺
像告訴我不可再嘗試
潮流由人作主反叛沒用處
一顆心偏繼續堅持

* 錯過幾次 曾亦痛心幾多次
但錯了再改 失了又試
就算這次我輸 不輸掉心意
明日我又再捲起壯志 *

# 生存只可得一次
要後退要後悔不可以
盡全力在這生尋求自身意義
光陰裡記下我的詩
生存即使得一次
也願意繼續試不管風雨
是成敗也好 誰能預知際遇
只知用心活一次 #
Repeat * #

歌詞source:http://www.amw168.com/display-lyrics/36792/%E5%8F%AA%E5%8F%AF%E6%B4%BB%E4%B8%80%E6%AC%A1.html

---comment from FB-------------

周博文
"呵呵呵~親愛的小姑娘您讓我們這個50年代半老之人對未來充滿了希望~法國一個現代民主國家的一個代表~也是經過了二~三百年的及暴民政治等等的過程才有今日的法國的第五共合的民主政治這個民主是許許多多法國人以生命所換來的民主~生在這個時代香港~台灣~中國的華人有更多的機會與方法來喚醒他人沉睡的良知~不用再以生命做為工價~將您的憂心與想法透過一篇幅的文字一幅幅的影像創作傳達出去~用一生的時間去努力~而不是用生命去衝撞~那是17世紀末法國大革命後那種以殺戮方式來改革設會體制的方式就應逃汰了!以自殘的方式來喚醒為政者的良知的方法亦不可取,而是應該如同美國國會的遊說方式來喚起他們的良知~由少數人開始籌組遊說人~向群眾發聲以群體的力量以蟬食的方式來改變,台灣也是經過了威權政治過渡到民主政治~台灣的民主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欣慰的是他還在前進中~加油!香港有您們這群勇者他的未來是有無限的可能~我為您們賀彩~"
Mon 6/21/10 9:19 AM

Lee Wing Sum
是成敗也好 誰能預知際遇只知用心活一次 ( according to this )想生小朋友就生la"
Mon 6/21/10 9:43 AM

Kama Tsoi
"可能我是倦爭辯和不停地看到不公義的剝削正正當當地進行著,但我又無能為力,既沒有革命的思維也沒有能力去推翻腐敗,而諷刺地自己好端端的活著,生活亦算幸福,那麼我到底是甚麼呢..." siu ding, i got the same feeling today, feel so sad n confused with lots of disappointment... "
Mon 6/21/10 9:56 AM

Seeforpig Kwok
"我們這一群,面對權力固然無從反抗,更令人氣餒的是實在太多選擇犬儒、情願無知的人,以自己的冷眼旁觀漠不關心成就不公義的結果。"
Mon 6/21/10 9:56 AM

Chung Yip
"有悲有喜..."
Tue 6/22/10 6:26 AM

Doodoodoo Chang
"原來係阿生....."
Tue 6/22/10 1:11 PM

Pierre Martin
"You see the bad side of things (the government resisting and the democrats making under-the-table deals with 中联办) but I don't think the administration had faced to face such a strong opposition for a long time. Surely the Democratic Party's compromise can be criticized, but ten years ago, the Party wouldn't even have had a chance to strike such a deal. Similarly, Donald Tsang said a lot of stupid and annoying things last Thursday (well, not only last Thursday...), but at least he felt he had to give HK people some explanations. I am not trying to find anyone excuses, but something is changing. I think it is time to keep pushing, not to jump from the top of your building ! :) (and please make a lot of babies : some post 2000, post 2010 !...)"
Tue 6/22/10 5:04 P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