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 July 2011

讓公義在心裡滋長,請你走進人群裡

(以下僅代表我個人意見,我無意與誰爭論對錯,一切有關批評堵路一事的言論不要在這在留言,我亦不會作出任何回應。請大家把精力和時間用於更有益的地方,謝謝。)

今天晚上坐火車回家,我在火車上的電視新聞裡,看到大眾對昨天71遊行後示威人士者在街上堵塞車道以示對政府抗意的做法,一面倒地不認同和痛罵,那一刻我的心沉下去,只想到《誰能明白我》的歌詞:
昂然踏著前路去
追趕理想旅途上
前行步步懷自信
風吹雨打不退讓
無論我去到那方
心裡夢想不變樣
是新生 是醒覺
夢想永遠在世上


71遊行我帶著手搖鈴,在遊行時不時搖響以反對「遊行不可携樂器」的謬論,同時響應「藝術公民音樂行」的理念。

前幾天工作樍勞,71這天很遲才起床,下午五點半在灣仔加入遊行的隊伍,之後在中環和幾位朋友會合,再遊行到政府總部靜坐至八時半。在中環吃過晚飯後去了「星期五音樂課」上課。

s 因為擔心仍然留守政府總部的朋友,於是不去上課,去了支援他們。

十時半下課後,聞說去了示威的幾位朋友到了中環大會堂前的公路上堵路以示抗議,H 老師,同學 D,同學 E 和我一起去了看看倒底是怎樣一會事。

上次遊行(2011年3月7日)(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今年6月4日他們有部份又被拘捕)我有幾位朋友因為堵路而被警察扣查,但我對朋友堵路示威的做法不太讚同,覺得應有更理智的行動可以代替。

之前幾次的遊行,我都早早離開或者完全沒有參加,這次剛巧有朋友要去支援示威者,便跟著去看過究竟。


我們到了大會堂的馬路旁等了一會,然後我想到 T,我想我唯一想支援的只有她,於是致電給 T。
T 說:快 d 入o黎支援啦。
我雖然有點猶豫,但還是想了解她留守在那裡的原因,於是我一邊走進去,一邊答:哦。
我坐在 T 的旁邊問:你為甚麼要堵路?
T:我要佢地(以曾蔭權為首的政府)下台。
我:但是這樣做真的有用嗎?
T:多 d 人o黎就會有用。
只是這幾句簡單的對答我被感動了,可能你會覺得我這樣好像很「流」,但當時四周漸漸圍滿警察,T 簡單直接的願望感動了我,對啊,我去遊行是為了甚麼,就是希望無能的政府下台,希望政府收回「財政預算案」和最新發佈的「選舉替補基制」,我來不是只為了參加一個被按排好「到此一遊」式的71遊行,而是實際上有所行動地要表達我們反對的聲音。如果坐在這裡堵路的不是二百人,而是二百萬人,那麼我們便真正成為一個反對的聲音了。

在雙普選還未落實的今天,政府便先行開倒車,提出小學生也分辦得出有問題的「選舉替補基制」,除了對選民不公平以外,日後還可能造成假選舉,這荒謬的「惡法」一定不能通過!

我望望天空,忽然覺得我的世界有點不一樣了,是因為我走進了人群裡,我參與其中,我感受到朋友的真心,而不是片面地稱這些為激進,在我成為他們一份子的一刻,我感受到那種能量:我們不代表任何政黨,我們坐在一起代表自己提出反對的聲音,提出訴求。

當然,很多人會不認同堵馬路的做法,但有誰有更好的提議呢?(之前「反高鐵」朋友們苦行,朋友們在立法會門前靜坐、露宿、斷食,這一切以博得眾人同情的手法都沒有效用,最後法案還是通過了。)而更多的提議又有甚麼用呢?如果政府真正關心市民,真正想了解反對的人為何反對,他們會好好地派代表出來對話,而不是只派警察來扣查所有人便算。

不少在場堵路的示威者是我或親或蔬的朋友,他們大多是文化工作者、農夫和藝術家,他們為甚麼會那麼不理智地冒著被警察扣查的風險去堵路,就是因為他們有更大的理由:要求無能的施政者出來對話。

即使在這地方大部份人都不明白他們,但他們仍然堅持去告訴你,他們不會認同,他們不會缄默,他們要求改變。

而改變,是由自己開始,所以下一次,我邀請你先改變自己,走進示威的人群裡。


我在示威的人群裡逗留至十一時半,那時警察的行動升級,開始把堵路的示威者圍著,這時 T 提醒我說,若我不想被捕,可以在這時離開,因為她之前曾被捕過,覺得行動雖然有意義,但也不想被捕。我也覺得雖然我支持他們的行動,但也不想被捕,於是決定離開。我向圍著我的警員提出我要離開,他們很樂意地開路給我退出,之後我在行人路旁一直伴著堵塞馬路的人們唱歌,到十二時多警方開始一個個人抬走,這時我才帶著沉重的心情離開。

離開時,我對自己和對這個城市,也很失望。

隔天看到的報導更一面倒地說示威的人如何阻路,如何擾亂公眾秩序是不對的等等,便更加覺得昨天我走進人群裡是對的,我不要再讓傳媒和官腔新聞來告訴我甚麼是對和錯,我去親眼去看,親身體驗,讓公義在我心裡滋長。

1 comment:

朔~ said...

這很好、知道自己做什麼就好了。(明哥也有出來呢~)

我也遊行、跟在港英龍獅旗後、上一上政府山就走了。

我其實很想走入去、不過人大了卻很多限制

那晚、我眾在酒吧、心卻在現場、
不時用TWITTER, HKG 更新消息、
擔心那班熱血兒女白白消弭
不期然與64連在一起(下午有解放軍演集呢~)

64、係我輩傷口呢

對我來講、香港是沒救的了、
我輩做不了的事、
希望那眾後生的年青的會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