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August 2011

轉戴:「孫中山先生1923年香港大學的演說」全文

我此行真彷如游子歸家,因香港及香港大學,乃我知識之誕生地也……從前人人問我,你的革命思想從何而來?我今直答之:革命思想正乃從香港而來,從香港此一殖民地而來。三十年前肆業香港,暇時輒閑步於市街,見其秩序井然,建築閎美,無有干擾,嚮往不已。每年回敝鄉香山兩次,兩地相較,情況迴異。

每次回鄉,我竟須自作警察以自衛,時時留意防身之槍彈完好否。年復一年,情況俱如是。家鄉與香港雖僅有五十英里之隔,唯兩地政府何以差別若此?由是想,香港此一荒島落於洋人之手不過七、八十年,即有此成績,反視中國歷經四千年而無一地可比。

因而返香山與父老斟酌,促其取法香港,或至少灑掃街道,並築路連繫別村。父老稱是,所憂者為財力不足矣。我答:我等人力殊多,並由我輩少年發起可也。期間,我即親自清掃街道,並引來不少青年效法。我等遂動手將此工作推至村外,唯麻煩驟至,於鄉間造一小香港之想只得放棄。後面見香山知縣,解明來意,欲彷效香港,知縣甚喜,並答允於我下次放假回鄉時助一臂。

不意第二次返鄉時,此知縣已告離任,其缺已為新任者以五萬元購得。此等腐敗情形,接踵而至,於我感受甚深,回港後我即著手對政府之研究。遂發現,在一般的政府當中,貪污只屬例外,廉潔終屬常態,唯中國之情況則恰恰相反,於此地官場之貪污竟屬常態。初以為省城政府情況稍佳,不料一抵廣州,方知其腐敗尤烈。原來中國之官,勢位愈高,貪污愈熾。最後我到北京,其腐敗又千百倍於廣州,至此,我始相信,縣政府竟是中國最廉潔之政府機關。

有人告我,英國與歐洲的好政府並非來自天然,而是經人力之變革而成。數百年前,英國之腐敗與中國無異,法院中之捏造與刑罰之殘酷,不讓中國。但英國人熱愛自由,並高呼:「我等已忍無可忍,非要改革不可。」英國能改,中國何以不能!我等必須以此為效法,必須先從改革政府入手,否則休談其他。

若無良好政府,不論何種民族,辦事必不能成;我等為此而受之苦難久矣。遂一俟畢業,即深明必須放棄行醫救人,投身救國。故問我之革命思想從何而來,當曰全在香港。

惟革命以來,流言不斷;殊不明在中國之所謂革命份子只猶堪比作歐洲──溫和之政客而已。我等非激進派只欲得一溫和的好政府而已。經多年屢敗屢戰,我方推翻滿清,建立民國,民國至今已有十二載──而且還會永垂萬代。誠然,十二年來困難不絕,人民受苦殊深,甚或禍烈於前。中國藜民見此即罵革命黨,並稱寧服帝制,不願共和。須知,共和國之要義,乃變一切人為主人,變我四萬萬人皆為全國人之主人。現時國人容或未能實現其理想:彼等大都每因身受其苦,自對眼前新變化味同嚼臘。一如拆一舊屋,並正建其新者。我等雖已推翻滿清帝制,唯殊難於十二年間建成此一大共和國。

是以,於此舊宅已去,新屋未成之際,一有風雨,自然群藜受苦,唯此苦不過是爾後幸福之代價。雖國人多昧此等改變,唯知識界均大力支持此新興之共和國,且吾等在國外尚有好友不少,誠然吾等亦有敵人。

吾人之敵人謂中國尚不宜行共和制,宜恢復帝制。十二年來,復僻之舉凡二次,生事者一為袁世凱,一為清帝本人。但兩次俱敗。革命人士於建立此共和國當中一再遭阻撓,連若干中國之朋友亦感失望。吾等以為此一共和國政府可改革處尚多,此固整個改革運動仍在過渡之中。若吾等欲中國保有永久安寧,當必完成改革大業,完成新屋之架構。

困擾革命人士之因素甚多。一.滿人一向致力剷除新思想;二.官僚從中作梗;三.是督軍與軍人當道。此等障礙一天不除,中國當難覓久安。我等當為實現好政府奮鬥不懈,好政府一旦出現,國人自當稱快、安寧。此事大可以香港與新加坡、檳城等英國殖民地之發展為證,而且國內民眾一旦來港,也會成為愛安寧的好市民。欲治中國人非難事也,好政府在,彼等即於願足矣。

深願各位同學,我等在此英國殖民地之英式大學求學,即應以英人為模樣,並須以此英式好政府之模範,傳遍中國。

*原文見1923年2月21日The Hong Kong Daily Press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