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October 2011

和媽媽的「情約1天」


這篇日記放在腦子裡很久,現在才有時間寫出來。

上星期看了《情約1天》,之前我看了一些劇照,直覺以為故事好老土:P 但幸好並沒有想像中般難看,是一齣頗不錯的愛情片。戲中的靚仔靚女很吸引,不過看完影片後,我想到的不是關於愛情,而是敍述母親的部份更加吸引我。回家後,我想起母親的種種。

如果「情約1天」所講的是一種既愛又不愛,似乎親近卻又疏離的情感,那和在感情上有這種關係的,一定不是我的情人,而是我媽媽。

和母親同住的時間很短,小時候有一兩個暑假都是住在父母朋友的家,其他大部份時間我都是待在寄宿學校,間期和她的約會每年也不會超過1天。

長大後有些朋友問我,和家人分開住進寄宿學校會不會覺得很苦?我只能說我當時沒有得選擇,但若果今天要我在兩者之間選擇的話,我仍然會選擇過寄宿學校的生栝,因為那是我開拓自我的根源,我喜歡「今天的我」是由「過去的我」變成的,而且我完全不能想像在父母身邊長大會是怎樣的。

初中,一天上課時,我在書桌下看阿濃的《聽君一席話》,書本是在宿舍的書架裡借的,書本的主人是一位愛書的前輩,後來我把我儲了很久的一套不齊全的金庸小說送給她。

我是因為《聽君一席話》的書封是一張雁群向天空飛翔的相片而想看這本書的,這也是我第一次讀阿濃的書。現在這書的內容都已經忘記了,最有印象的是作者寫最怕在巴士上看到挖鼻孔的人,然後再把那手抓緊車廂裡的扶手。

忽然,OK sir(老師的花名)大叫我的名字:廖雁寧同學!
我:係。
OK sir:你羅埋你係度睇緊既書行出黎!
我不情不願地拿起書本:哦。
OK sir:唔係你枱面個本,係你係櫃筒睇緊個本。仲有,帶埋手冊。
我心想幸好這本書漫畫或咸書,老師會不會念在我在讀阿濃的《聽君一席話》而不沒收書本呢?然後我拿著書本慢慢走老師的講台上。這時全班同學肅靜了,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因為OK sir平日很少這麼惡的。
我把書本及手冊交給他,他看了我的書,放在桌上,我心裡念著:不要沒收不要沒收不要沒收……
然後他打開我的手冊,咪起架著眼鏡的一雙近視眼看著學生資料的一頁,然後對我說:你住係呢度架?
我:係啊。
OK sir:你呢,你要記住,其實你爸媽都唔想架,佢地都係自己搞唔掂自己,你記住唔好嬲佢地。
我答不出話來,因為想不到他會忽然講這些說話,於是我點點頭,他順手把書本和手冊交回給找。這時我放下心頭大石,心想:好彩本書無被沒收。

回家後我想到我媽,我也好久沒有想起她了,回想起我們一起相聚的時間,我想,我不太了解她,可能她真的遇上不少困難,那不如我當她是朋友,共同分享和支持對方吧 ^_^

不過也許由那刻開始,母親在我心目中不再重要了。我明白到,得到一些,是因為我用一些去交換回來的。

3 comments:

KK Leung said...

妳說的很對,那種親密的疏離感是很惱人的。因為她畢竟是帶妳來這世界的人。

Bakeling said...

读了,感动。

小丁 siuding said...

下次再寫更多, 這些東西通常要想很久才可以寫出來, 不然會很土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