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4 October 2011

夜半,在中環傾心事

上星期五半夜去了「佔領中環」的地方,原本只打算停一會就閃,但遇到 K,於是和 K 一起傾心事,到凌晨4時才離開。我傾傾吓,覺得餓了喝了,就走到中央的 open kitchen,兩位哥仔剛炒好了公仔麵,叫我們隨便吃。我拿了紙杯盛了一點炒公仔麵倒入口中,哇,好香,又好好味。

那天才知道,原來位於滙豐的那個空地,即係「佔領中環」的紮營主要位置,唔係由滙豐擁有的,而係一個公眾地方來的!現在那裡變回了真正的公共空間,天天有不同的活動,黎緊的幾天我一有時間就希望可以去參加活動,見見朋友,傾下計,的確幾爽。

有關「佔領中環」及活動更新的連結在這裡: occupy central hongkong

↓ 我拍的菲林相片有排先沖晒到出黎,以下的相片抄自 occupy central hongkong佔領中環自治社區的日與夜







11 comments:

梁鲲鹏 said...

This is actually very interesting, haven't heard on the news. What's their goal for this action? It will be nice to talk to them to find out their cause and thoughts behind it.

小丁 siuding said...

你應該去看看啊, 多講無謂 ^_^

梁鲲鹏 said...

... living in Macau now

Desertfox said...

反对资本主义? 难道要搞共产不成?

小丁 siuding said...

反對資本主義並不代表就是要搞共產。
而且你看中共的所謂共產也是變了質的。
反對資本主義, 同時也尋找另一個出路, 而出路是甚麼, 仍是未知之數。

梁鲲鹏 said...

:P 问题在于怎样定义资本主义。是反对市场经济呢?还是反对私有制?(市场经济和私有制是分不开的),对市场经济负面作用的呼吁的确是可以带给这个社会以反思,但是对私有制的否定却意味着对整个自由主义传统的批判,我看不出来这条路在香港会往好的方向去。总之,讨论和抗争都是好的,如果能够在阅读和讨论里得到灵感就更好。

小丁 siuding said...

我想, 至少政府講的 自由經濟, 也要真的要「自由」一點, 以我們的MPF 為例, 我看不到自己的自由在那裡, 而我亦不反對富者越富, 只是窮的人不能再窮下去.
作為一個 自稱 國際大都會的地方, 有160萬窮人, 我以這個為恥.

梁鲲鹏 said...

所有政策的目標和效果在社會意義和經濟意義上都有左右之分,對MPF的否定我估計香港人是希望有一個更有保障的退休計劃,而不是完全放棄退休儲蓄?而對貧富分化的救治,我覺得在文化教育、地區規劃、貧富混居、以及其他經濟上的優惠或投資上,政府是可以有所作為的(不過這些都不是“反資本主義”的行為)。作為政黨,因為有明確的政治目標,很多事情不宜明說,而作為青年一代沒有這個負擔:香港的問題,是因經濟體系不自由還是過分自由,应该更资本主义化(更充分竞争的市场可以打破垄断),还是社会主义化(劫富济贫是社会保障的一种方法)?

小丁 siuding said...

我同意你的想法.

「反對資本主義」是佔領中環裡其中一個組織的理念, 我雖然沒有完全同意, 但我尊重他們. 也想人思考覺得人家「反對資本主義」便有問題是否就是正確.

而你列舉的問題, 也正是很多人在思考的問, 不過我們的政府並沒有以改善民生為本去做更多, 反而只是讓大財團壟斷, 只以地產項目為中心的發展讓人覺得可怕.

我們的政府有能力派6千蚊, 但為甚麼不好好利用6千元來做建設, 或者用作扶貧之用?

無論 MPF, 退休儲蓄 <=== 這些其實不應由市民自己做, 而是由政府去規劃更有效的退休計劃.

林綸詩 said...

hsbc起個陣係話要歸還一個公眾地方給大眾/non銀行的人, 雖然塊地係佢地的

然後賓賓們很有vision地看中了, 唔知星六日佢地有無幫襯下個open kitchen?

小丁 siuding said...

佢地好似有用班賓賓開會, 傾下大家點樣分地方黎用.
同埋好似有撐外傭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