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3 April 2012

可愛的張嘉雯



上星期五晚上9-12時《八十後今晚起義》節目中,鄭經翰「堅持自己只是普通聽眾的鄭先生」特別在節目中二度PHONE IN,就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在節目中分享關於網絡廿三條(版權條例修訂)的講解及投票意向的發言,並要求主持修正其說法。

第一通電話打來時,節目的主持陳景輝、Kitty 一再解釋,我不想爭論而箴默,除了因為不熟悉條,也覺得何秀蘭和鄭先生也各有道理,沒有必要遣責那一方,而且鄭先生死緾難打的爭論根本毫無義意,我箴默,希望他早點收線。

這時,張嘉雯直拆「堅持自己只是普通聽眾的鄭先生」是干預節目的編輯自主。我十分感動,因為鄭先生第一通電話的意見主要是針對陳景輝的言論而講,張嘉雯搶先為眾人解圍,既有急才又勇敢。



由於張嘉雯CUT了鄭先生的線,第二通電話是沖著她而來的,這次我忍不住開聲說「如果鄭先生是一般的聽眾,未必可以在這裡ON AIR講那麼久吧」。

二通電話過後,監製和眾人也很憤怒,張嘉雯氣憤得哭了,陳景輝再沒有心情主持節目,KITTY和我主力完成餘下的一個多小時節目,事後我們都不太相信自己能夠「專業地」捱過了。

生活不一定是「要麼以卵擊石,要麼苟且偷生」,我祈望可以冷靜而不冷漠,並向火爆的張嘉雯學習,勇敢地對抗不義。


給鄭經翰先生的公開信 by 張嘉雯

堅持自己只是普通聽眾的鄭先生:

世間上絕大部份的事情,我們都誤以為忍一忍就可以過去,但作為無權無勢的人,生活其實只有兩條路 ── 要麼以卵擊石,要麼苟且偷生。絕大部份時候,不是我們在這兩者中間作出選擇,而是它們找上了我們。

大半年前,我在友人的邀請下,以嘉賓主持的形式,和另外兩位主持每周一次在閣下主理的數碼電台第四台(數碼大晒台)主持消閒節目《怪雞俱樂部》;後來節目調動,我們被一併調任到《八十後今晚起義》節目中。除了我們仨,節目監製陳景輝也會一起主持,內容除了《怪雞》原來談的另類生活方式、趣聞外,也包括網絡熱話。

上周五(4月20日),節目談到最近熱談的網絡廿三條(版權條例修訂),監製邀請了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在電話中講解有關法例,並表達了投票意向;我們的原意是,透過何向聽眾講解條例修訂的演進,意想不到的,是在我們結束通話後,你會來電(Phone-in),並在大氣電波中批評我們四人未有炮轟何秀蘭,前後大罵近半小時。

傳媒是社會公器,聽眾打開收音機不是要聽老闆如何指點各位主持。每個節目都有自己的風格,炮轟的方式或許適用於你,但不一定適用於我們。如果鄭先生你對節目內容有任何意見,大可以向監製說明,我們亦樂意聆聽,這種粗暴phone-in,赤裸裸干預節目自主的方式,的確令我大開眼界。

據我們理解,鄭先生已經並非第一次以聽眾身份Phone-in,向其他節目主持人施壓,只是大家一直以來忍氣吞聲。你知道嗎?「八十後」這個詞語的出現,是因為社會上有五十後、六十後和七十後,他們有牢固的社會地位,以及一直賴以生存的生活方式,八十後的出現,讓他們不耐煩、不安全、不理解,結果創造了「八十後」這個詞語,把我們置於放大鏡下研究。

對了,我正正是想告訴你,我們就是你永遠無法理解的一群,就是不會因為你的威嚇、為了你所賜予的飯碗而噤聲的一群。鄭先生,我感謝你曾經看得起八十後,邀請我們這群寂寂無聞的小薯仔來開拓年輕聽眾群。有一句話是這樣的,「愈是討厭某類人,自己愈會變成這類人的模樣」,重看壓史,如果當年鄭先生你感到很大壓力而要封咪,今時今日你已經青出於藍了,因為你看不到別人,你只看到自己,你以為自己擁有真理。

今次的事件,是很好的經驗,警剔我,千萬不要成為像你一樣的人。

《八十後今晚起義》主持人
張嘉雯
2012年4月22日

相關連結:
鄭經翰phone in干預編輯自主 1/2
鄭經翰phone in干預編輯自主 2/2
給鄭經翰先生的公開信 by 張嘉雯 / 可愛的張嘉雯 by Siuding
社運八方:網台激屌主義
80後成日失敗青年 : 記80後字頭之生成 by Ger Choi
陳景輝自白封咪原由:原來我不是青年大班! by 陳景輝

2 comments:

Unknown said...

請代為轉告: 張嘉雯 呢封信似係唔憤氣多D.....就算係背後話你(地)....你地真係會樂意去聽?

請看看你地節目個名叫80後起義, 但節目宣傳banner的拳頭全是大班的......
希望你能將反駁大班的火, 應用於節目之中.

共勉.

Alpha said...

節目都無得做啦,有人請就奇,一聽把死人聲就想息機,八婆一個。我完全唔覺得大班有詳唔啱,講得全對。自己都唔識檢討一下,要老細打上來話你聽,聽到仲唔知哀。我係84嘅,你影哀我哋!一D立場都無,問題又唔識問,都唔知係道做乜!把死人八婆聲,吱吱喳喳,吃屎啦。正八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