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9 June 2012

守護每一個人:「我們都是李旺陽」藝術行動


6月6日至9日短短三天幫忙何比搞「我們都是李旺陽」遊行,謝謝過百位詩人、畫家、樂手、同行的所有藝術家、相識和不相識的朋友,讓我們創造「詩歌遊行」的創舉。

* * * * * * * * *

在610遊行後,我省再反省,認為自己對「李旺陽事件」是用情不深的,因為在電台訪問中,曹文、何比和 Kitty 說她們得知李旺陽死訊時都先後哭了,而我卻並沒有很大的感覺,我只是深深長嘆,覺得那是一件不公義和不人道的事情,但世上這種事情還有很多天天在發生啊!我就是何比在「記『我們都是李旺陽』的感動碎片」裡所說的「麻目了的人」。

* * * * * * * * *

6月6日,當我得知多個團體發起6月10日哀悼李旺陽萬人遊行時,我想:這還不是和每年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一樣嗎?就是口號和唱歌。我就是不認同這種煸情和即興的表達方式才放棄了「六四燭光集會」,改在6月3日加入「這一代的六四」街頭表演的。所以我對6月10日的遊行沒有甚麼興趣,而且剛剛過了六四,5月份搞了四場「64電影放映會」,加上6月3日晚上的街頭演出之後,好不容易輕鬆下來,想休息一下。

這時何比找我,說本來約了6月10日到她家玩,但她要搞遊行所以要取消。我想,這種亂世,真的讓片刻輕鬆不來,看她一股衝勁,便說可以幫忙製作遊行的宣傳圖片。這就是我參加「我們都是李旺陽」行動的契機,純綷是遇然的。

* * * * * * * * *

何比在面書的對話窗裡說需要一張沒有五官的臉 + 白衣白布矇眼的人像作宣傳 event 之用。

我急急叫醒家裡在發燒的病人李大心,用幾塊不同的布矇眼拍照,但何比說不合用,而且是要白布矇眼,不是黑布。我真大矇!但還不死心旳試著把黑布改白,真白痴,結果失敗了,改作畫圖。

依照何比的描述,畫了沒有五官的人像,白布矇眼,布上寫上「李旺陽」三個字,把一個個人排例像「玩謝麥高維治」的 poster 似的。圖像 post 出來後大家都很喜歡,但我沒有很大信心,(時間緊迫,頂硬上)在選背景顏色時,試用了:深紅、深灰和黑色給大家選,何比貪心地說全部要,然後曹文提議用 Ger Choi 設計的「但願你,其實只是站在窗邊,看看自由的風景」的圖片內的「Ger Choi 綠」,我覺得這個決定很好。後來在排詩集時,發現 Ger Choi 的作品最偉大的地方,是它包含的景願與包容,把悲傷的力量化為平靜和希望,機乎和每一首詩都合得來。

「玩謝麥高維治」的 poster

Ger Choi 作品的「但願你,其實只是站在窗邊,看看自由的風景」

6月8日凌晨,正在為遊行宣傳,收到嘉雯來電說要把「我們都是李旺陽」的圖畫印作明信片在遊行派發,我開心得呆了,哇,真沒想到她那麼支持。

記得 e-print 印刷的話,印雙面是同樣價錢的,於是選了劉芷韻寫給李旺陽的詩放在明信片的背面。(因為喜歡該詩,當時還未取得作者同意,幸好之後她也同意把詩刊出,真的非常感謝她)

你以為你可以/劉芷韻

你可以盲了我的眼
你可以折了我的腿
你可以給我白綾吊死我的願望
你以為
你可以
而我身前身後
仍有無數個我
在前行

同時,Kitty 在網上發起「悼李旺陽」的獻詩行動,曹文和我幫忙收集詩歌。我想這年頭不會有太多人詩寫,幾位詩人很快交了幾首,作品寫得真誠用情深刻。於是又想,不如把詩歌排好,配以 Ger Choi 的圖片,讓詩歌在網上「出版」吧,希望詩人看後感到窩心(好像詩歌已經出版成詩集了)。


不料詩一首一首的送上,Kitty、曹文和我不停 update 詩歌,一首又一首地加進共享的google doc,一連幾晚拖到三更半夜才把詩歌整理好。

我以為有 78 首時,已經有 88 首。我以為有 88 首時,已經有 91 首。我打算關機去睡時,又收到 3 、4首。多謝 95 位詩人,做成「健力詩」,謝謝。<===這是遊行前一天6月9日的紀錄,今天已經收集到 133首詩歌了,詩人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

遊行前一天我把詩歌做成一個video,希望更多人讀到詩歌。選了 Pascals 的 “Farewell Song” 作配樂,浩蕩的鼓樂聲像我們的遊行隊伍,把悲傷化成勇氣,送走亡魂。


* * * * * * * * *

6月9日凌晨,正準備睡覺,Kitty 留言說:感到「我們都是李旺陽」的意念有點粗疏,因為我們都不是/不能是李旺陽,更不能像他那麼堅毅。
我不同意,我認為每個人的意志很強,每個人的力量不可少看。
Kitty 說:我們都是很容易被煽動的人啊。
曹文也說:對,我們不能那麼便宜地消費了這句說話,應該在遊行宣言上講清楚我們的理念。
我沒頭沒腦,只想:總之我上街遊行代表自己就行了。又覺得很累,把厘清理念的工作留給她們,沉沉睡去。

6月9日晚上至6月10日凌晨,就是遊行前一晚,我們在 ACO 製幡、寫詩(「招魂幡」的想法是 Kitty 構思的),大家勤勤快快地準備遊行用品。當晚最難忘的是 JoJo 對 Judy 說:會唔會he撚vy?笑死我了 XD(之後好幾天都掛念她的「he撚vy」)

* * * * * * * * *

6月10日,遊行定在下午2.30開始,最初只有曹文、何比、我,加上 Janice 和陳達燊兩位鼓手,旁邊有Hoi Hoi, June, 文於天在旁 backup,安排加入遊行的人取幡,分派矇眼的白布。

天氣不隱,時而下著毛毛細雨,時而放晴,來的人應該不多吧。「但不要緊,我們的遊行照舊」何比非常肯定地說。我點頭。何比同時叮囑來參加遊行的人,叫他們隨了跟著我們的步速,也要邊行邊默默思考關於「李旺陽事件」的種種。

下午2時45分 Kitty 朗讀遊行宣言,遊行正式開始,何比和我帶著智海的畫作領隊,曹文、 Kitty 一邊遊行一邊朗讀從網上收集回來的93首悼亡詩,遊行隊伍「佔領中環」、「FM101」的朋友和阿草為我們開路。

而不知何時開始,三木和美桐等拿了木坊加入了遊行列隊的開路先鋒,他們不停地把木坊舉起,往地上敲,發出比鼓聲更強的音律,和應我們1234的遊行步伐。

1234的遊行步伐是何比構思的,像操兵似的步行方式,令遊行隊伍成為莊嚴的送喪進行者,鼓手們打4拍,1停,2踏前一步,3、4停。快速版本是:1停,2踏步,3踏步,4停。

不過後來怕趕不及跟上中環遮打花園的遊行大隊,在灣仔時放棄步操,加緊腳步前行。



以白布矇眼,看不清楚前路,謝謝「佔領中環」、「FM101」的朋友和阿草為我們開路。

Rita 本來為遊行拍攝錄象,但臨時變了矇眼團隊的眼睛,指示了我們何時可進,何時要停,她有時又為遊行隊伍前後傳話,沒有了她遊行不會那麼順利,謝謝 Rita。

* * * * * * * * *

原本以為矇眼遊行很容易,白布眼矇是可以分辦道路的,只是眼前的景物矇上了一片白色。由銅鑼灣東角道開始出發,經過灣仔,一小時後到達中環遮打花園時我開始頭暈,幸好大隊剛好停了下來,我們稍作小休。之後整理隊型,由中環出發,口唸1234,保持1234的遊行節奏,半小時後頭暈加劇,開始頭痛,步行時進入「輕功水上飄」的境界,靈魂飄出,感覺不到身後有人跟隨,只是和前方的幾人不斷飄著走(事後大心說我們像殭屍先生半夜引渡的殭屍 :P),好幾次也覺得快要不行了,透過與何比一起拿著的旗幟,感覺到她從另一端傳來力量,聽到鼓手手的樂聲,身前的遊行者的步伐,心裡默念「再堅持走多一段路吧、再走一段路吧」。快要到達中聯辦,因為警察不願開路,大家滯留在馬路上。趁這時間,我拉下白布,Rita、大心為我們買了麵包和水補充體力(除了口乾之外,其實明明不感到饑餓,但覺得頭暈頭痛持續下去可能會暈倒要讓人照顧,吞了麵包果然整個人精神一點)。我們重新上路,終於完成了全程遊行,到達中聯辦門口,何比和天雅亦順利走到中聯辦門前獻花。能夠完成這次遊行真是奇蹟。

拉下白布遊行差不多到達尾聲,才看到有成千上萬的人來了圍著中聯辦說:「市民獻花」,場面振憾。感謝讓我參加行遊的朋友,感謝其他加入遊行的人。

遊行過後,我感覺到自己的改變:把「自我」縮小一點、再縮小一點,希望更關心別人,同時守護他們,不要讓他們被迫害。而且,希望這種想法可以持繼下去。

這是欠了 Kitty, Hoi Hoi, June, Judy, Rita, JoJo, 陳達燊, 文於天等等等等人的合照,謝謝你們。
(手持嘉雯出品的明信片,謝謝,講多少次也不夠。)

* * * * * * * * *

610遊行時我們製作的招魂幡,遊行時浩浩蕩蕩的隨風飄揚,由昨天開始,這些詩幡已經掛起,連同4本詩冊在兆基創意書院地下展出。

謝謝熱心勤快的校對小姐為我們校對了詩歌,加上曹文漏夜編集,依照收集的次序,重新把131位詩人和12位圖象藝術家的畫作排成了四本 A3 超大詩集。

4冊詩集,同時間可以有四個或以上的人坐在一起閱讀,A3 size 兼內文以 24 pt 大字印出,讓正在讀詩的、路過的、八卦湊熱鬧的也能從遠處看到。

「我們都是李旺陽」的藝術行動並沒有結束,我們會繼續收集詩歌和畫作。七一上街再見。

再次感謝參與的每一個人。




安魂詩幡上展
「我們都是李旺陽」藝術行動
6.18-7.21
兆基創意書院(九龍聯合道135號)
星期一至六 10am-6pm(星期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未竟之志 成為眾人*

六月六日傳來八九工運領袖李旺陽「被自殺」的消息,使我們震驚不已,這是六四之後,香港人再次感受到義人之死是多麼近的事。我們憤怒!我們悲痛!我們身處在此尚有一絲自由之地,過得過份安逸,都遠離因為堅持公義而受到殘酷對待的苦困,所以我們更有責任背負起他的未竟之志。

「我們」是誰?「我們」只是一個個從事文化藝術界各行業 的個體,卻也有不多不少投身本地社會運動的經驗。這個荒謬的噩耗傳來後我們都在思考:面對這個龐大殘暴的殺人巨獸,我,這個微小自身可作何回應?獨力固然難支,但假如我們結集成一個群體,成為眾人,共同把李旺陽義士以及眾多維權人士那種至死不渝地爭取民主中國的精神在這片土壤持續散播,帶回生活現場,去關心身邊事、甚至世界問題,我們相信,總有一天自由的花朵會處處盛放。沉重的石頭壓死了孤獨的義人,還有一個個為我們死去的人,我們就承諾,一同背起石頭,直至把石頭搬開。

「我們」之中有文學人/有出版人/有學佛的人,於是在想 像行動之可能時,選擇以熟識的媒界參與介入:詩寫、書法、覺知的慢行。六月七日始至今我們已收集了過百首致李旺陽的安魂詩。六月十日,逾三百五十位「李旺陽」與我們同行,一起舉起這些載有詩句的招魂幡由銅鑼灣鬧市出發,一步一正念,為李旺陽送行。每一首詩都讓我們看見一扇窗口,或照亮了尋找出口的路途。這個展覽決不是一個行動之終結,而是要延續安魂詩的力量,希望詩作除了在網上傳閱,更可接觸到廣泛群眾。我們的心願,是把每一首載有動人力量的詩篇出版詩刊,於七一當日派發,並把詩集送交到李旺陽家屬手中,作為一點點心靈支援。

感謝所有獻詩的李旺陽們,還有與我們一起送行的李旺陽們 。
請透過面書繼續關注事件,如你有適合的場地提供可繼續舉行幡上展,或有任何其他形式的支援或建議,也請透過面書聯絡我們。
http://www.facebook.com/werLiWangYang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