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9 September 2014

「知晦朔的朝菌最可悲。」


見到呢張相真係傷心到死,這是香港嗎?

回來香港還未從失戀的心情平伏下來,兩天躲在屋裡發呆。今天才見到佔中的消息令我更加傷心。

「知晦朔的朝菌最可悲。」
差不多所有朋友都在抗爭,不是在農田,就是在佔中運動中,我個人的情事變得毫無份量。我希望今天可以堅持走出屋外,因為我的情緒還是極度軟弱。

我愛這個地方,走遍世界再回來,下機時看見香港是那麼令人興奮,連有人跟我說分手都影響不了(結果在第二,第三天當然哭得想死)。

我不敢相信自己會軟弱得如此無力,覺得自己很無用。既然今天很多人因為要上班而無法參加運動,我希望可以出一分力。

一年內由美洲到歐洲到中國,香港可能不是最好的地方,但卻是我最愛的地方,這裡是我家,只有這地方能讓我有奉獻自己的精神,雖然我已討厭無日無之的抗爭,但坐在茶餐廳裡聽街坊如何嘲諷運動,屋企樓下的實Q對住新聞叫警察將全部學生拉晒就啱,我實在很想破口大罵,他們以為一切的安居樂業是理所當然。但我忍住了要生的氣,最好的方法還是走出來支持運動,用行動來代替謾罵,建設更好的香港。

photo by Joey C.

Joey: 平靜的站着站着,突然傳來一陣攻眼攻鼻的刺痛。呼吸困難。喉嚨發乾。「催淚彈呀,大家快啲向後退!」與三名站在旁邊的女學生,轉身一齊往後跑;手牽手爬過石躉,走到行車天橋「避彈」。
如是者一次,兩次,三次。
徹退,回來,徹退,回來,徹退,回來。催涙彈的味道,我應該以後都不會忘記的了。然而肉體的痛,是會過去的;但心痛。。。
香港,不消一日的時間,蛻變成為催淚之都,除了心痛,還是心痛。
這是我們的香港,一齊遍地開花吧! We want our Hong Kong back, let's fight for it!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