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5 February 2017

copyCat 老番:緬甸餐廳璧畫

Siu Ding(@count_the_almond)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Siu Ding(@count_the_almond)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緬甸餐廳璧畫】預計花兩至三天完成的餐廳璧畫,最後卻共用了四天半,由落機午飯小休後開始畫,到臨上機早上再touch up四小時,吃完午飯又上機,所謂緬甸五日遊大概就是這樣。 這幅畫作來自一本寫於三十年代,W. Somerset Maugham的小說《‪The Gentleman in the Parlour》一書的封面(他也是The Painted Veil的作者)。由於只有網上圖片,原畫作者不詳。畫中的歐洲女孩帶著東方色彩妝容,手持緬甸式油紙傘。A要求把原來的淺黃連衣裙修改,保留上身的襯衣,下身配上緬甸longyi‬,雖然G說這樣很奇怪,但我們認為很有mix n match的時尚感。 在學習scenic art時,大部份的畫作都是由designer設計而由我們執行繪畫,雖然說是「抄」作,但由一張不大於A4的作品以投影方式在五米以上的牆上起稿,到上色都需要不少技巧,那經驗是與畫一幅枱面大小的畫很不同的。 由於室內還未安裝照明,每天我由早上九時前開始畫,到下午五時半日落為止。不過在臨走前那晚,為了能從容不迫地把女子身上的珠寶勾畫出來,在六點過後唯有開著iPhone電筒繼續畫。珠寶需要一一細緻地用金色塗上三層,再把光暗邊highlight出來,是較為細緻花時間的工序。雖然第二天還有最後一個早上可以工作,但還是選擇在夜裡,感覺沒有時限地慢慢完成。(邊畫邊餵蚊,很多蚊!) 畫完的一刻才覺得筋疲力竭,畢業後多年首次再畫璧畫,當中不少工序都重複了,有時上錯了顏色又得等它們乾了再「洗」一層,時間就這樣用光。 這個還在裝修中的緬甸菜餐廳,座落在仰光市中心Lower Pansodan Road,一座建於1906年的英式舊建築內,餐廳名字採名當年建築物相同的名稱Sofaer & Co.,正是當時創辦人猶太家族的姓氏。
Siu Ding(@count_the_almond)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