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0 October 2018

牛叔叔

【牛叔叔】想寫這個故事,幾年前請朋友扮演其中一幕,作為故事的配相,但不知怎地,那筒菲林沖曬出來時全黑,一點光也透不進去。

從那個時間再推前幾年,有一天在往觀塘那邊的工廈活動後,在大廈之間的一個鐵絲網旁,有堆木頭,木頭邊趴著一個人。他赤裸著上身,在昏黃的燈光下,他的整個人的顏色與木頭混作一片。身體偏瘦,上身的肌肉 明顯,勞動工人常有的體形。這是誰?我想起牛叔叔,一個和這個場景毫無關係的人。

上大學那年,我不知怎地和一位外國老師談起他,然後他說我應該去見他。我說,我約好了他,但他說他雖很想見面但還是不來了,他說他要把毒癮戒了再見。但我說都不要緊了,已經十幾年沒有見面。他說不如去飲茶,但結果他還是沒有來。我問老師,是不是因為他覺得不好意思見面?老師說,他可能不想讓我看到他的樣子。我說早在我出生之前他已經是吸毒的,難道他還怕他會破壞形象?那是那時,現在是現在,我長大了,他可能不想讓我留下壞下印象,他那麼老了,時日無多。那我能夠做點甚麼嗎?沒有。或者你再試試約他吧。但我們沒有再見過面。上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是在我的12歲,他那時已經皺紋滿臉,皺紋很深,曬得很黑,望上去像個瘦稍的西藏人。

因為看到以下這個攝影展而想到自己想拍的故事,在此推介一下。



《被囚禁的吸毒者》攝影展

「吸毒者被逮捕時會嘗試逃脫,所以我們必須用強硬手段應付,讓他們遵守復康中心的規條。」禁毒團體Pat Jasan領導人之一的Lum Hkawng如是說。

緬甸政府數十年來與當地北部反政府武裝分子克欽獨立軍鬥爭,政治和經濟蕭條以至民不聊生令海洛英得以在區內盛行。吸毒問題嚴重,有150萬人口的克欽人中約六至七成人都有吸毒習慣,但中央政府卻一直視而不見,有人甚至認為政府是想借毒品氾濫來滅絕尋求獨立的克欽人。如果問題遲遲未能解決,他們將面臨種族滅絕危機。

2014年4月,自稱擁有逾10萬成員、緬甸克欽邦基督教反毒品團體Pat Jasan成立。該宗教機構不滿政府對海洛英的消極態度,而自發組織街道巡邏和羈押販毒吸毒者。被捕者會被送去由他們管理的復康中心並關在一間大房裡,在復康中心渡過至少六個月接受「治療」,即隔離、工作和禁慾。由於未曾提供美沙酮或心理治療等藥物,只依賴信仰治療法、而一系列對待吸毒者的措施亦被指過於極端而惹來人權組織批評。

攝影師Nicola Longobardi深入Pat Jasan管理的復康中心,拍下這一輯相片,讓我們感受被囚者的恐懼。

《被囚禁的吸毒者》攝影展詳情

日期:2018年10月6日至2018年10月22日(星期三休息)
時間:上午11時至晚上6時
地點:.jpg(香港西環保德街6至20號保基大廈地下5號舖)展覽免費入場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