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November 2019

早上從理大離開,興奮的心情令我毫無倦意。從火車站的橋上走到巴士站,有幾個人見我向理大舉機拍攝,也都跟著舉起相機,他們伸腰作勢眺望,但不敢趨前越過圍欄,但這又能看到甚麼呢?頂多是一條被封的橋上靜止的傘陣。

往火車站上的橋兩邊圍上黃色膠板,一邊的橋頂破了一個大洞,也不知道是否因為幾天前學生與警察的對戰燃燒成果,洞被綠色的網覆蓋,慘綠的理大在網外無人問津。橋面的行步道已重新鋪好,火車站內的破窗被封上鐵線網板,迅速被抹去的歷史痕跡,令人毛管戙起。往來的行人亦視若無睹地在橋上穿梭,他們閃避我的鏡頭,我也不太想拍到他們。像一切如常的早晨,一肌沉重的傷感與恐怖在眼前擴張,我想在這烈日下燒光眼前的世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