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6 October 2017

011【如何「入行」】


不少人向我們(體模社)問及如何成為裸體模特兒,向我們查詢如何「入行」,或希望透過我們介紹而成為模特兒。

雖然這不是我們成立這平台的目的,但我們建議有興趣的人嘗試以下的方法成為裸體模特兒:
1. 參加「體模社」舉辦的活動
2. 參加人體繪畫課(life/ figure drawing lesson),在課堂上嘗試繪畫人體,感受一下課堂氣氛,再向辦課人或老師自蔫成為模特兒。
3. 直接聯絡舉辦人體繪畫課的畫廊或老師,自蔫成為模特兒。
4. 自行舉辦相關活動,自己當模特兒。

我們還未打算成為裸體模特兒的介紹所,因為我們鼓勵大家主動去尋找和結識相關藝術圈子內的朋友,先參加相關的活動去感受一下課堂的氛圍,體會繪畫者、攝影者如何與模特兒互動,觀察二者的創作過程,讓自己對模特兒工作有充份的認識,再決定成為模特兒的話,工作時更得心應手。

假如單純是為了工資而成為模特兒,而又不認識任何藝術圈朋友,就更加應該先參加相關的活動去對創作者有初步認識,一來避免一些不法之徒借機利用相關名目來行騙,二來亦不會因為新手而在工作上被壓低工資。

據我們的了解,香港還沒有全職的裸體模特兒,主要原因是工作不足。

現時大部份學院或畫廊都會定期聘請不同的模特兒,有以下三種工作的方式:
1. 聘用同一模特兒一個學期,每星期工作一次,每次二至三小時。
2. 聘用同一模特兒一連二次,每星期一次,即一連二星期,每星期二至三小時。
3. 每星期需要不同模特兒,每星期一次,每次二到三小時。

以(2)的工作模式計算,假設有十個模特兒在同一畫室輪流工作,即一個月需要二個不同的模特兒,需要五個月時間才能完成第一次輪班,可見輪班的時間相當長。

雖然近二年內舉辦人體繪畫課程的地方增加了許多,但同時模特兒人數也在增加中,相信相關的藝術活動會越來越密,有機會做就全職模特兒的可能。

筆者雖然也是裸體模特兒,但樂於維持業餘狀態,因為喜歡把模特兒工作當成創作的樂趣之一,保持作裸體模特兒的熱情。

有意成為模特兒的你,多留意我們舉辦的活動吧,我們期待認識你!

studio: Thursday special theme life drawing session
model: Joyce
drawing by Caleb Wu

Monday, 18 September 2017

一些日常,一些觀影後感


最近寫日常的鎖碎事項都變成圖片記錄在ig那邊了,難以想像之前天天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是上網寫日記或發佈相片。

自從我的上網熱退卻,每天早起來最希望的便是在家裡慢慢吃早餐和看看書,中午最好能吃米飯,下班後去運動一下,再到sauna蒸點汗。而上網時間都安排在上班時的空檔中穿插,工作有時一堆起來,網誌頁面開了一整天,最後都沒有寫進一個字。

之後一連幾個周末不是打風便是下雨,懶洋洋地留在抽濕機全力開動的室內,做做飯、看看戲。


在家裡看了Cinema Paradiso (1988) 《星光伴我心》,知道它是經典,不過次次在戲院中重映都爆滿,沒有一次能在戲院裡看,這天心血來潮便在網上看完了。故事中一切能想像的「老土」情節都具備了,正認為那些親情友情愛情和對電影的熱情也都不過如此,因為無數的電影都受它的影響,有些看過無數次的情節原來出自這裡,感到自己作為一個「正面撚」一定會因為這樣而哭吧。誰知道末段片尾一開首的第一個鏡頭開始我就哭了。

W問:為甚麼之前眾多的情節我都不為所動,反而在片末的kiss montage之下哭了?

我哭著說:我想就是這套戲之所以成為不朽的原因吧。即使在後來的日子裡不知有多少電影因受它影響挪用了它的情節或手法,這電影的力量還是沒有被分薄減弱。它既道出了個人的、私密的成長故事,又帶出一個時代的渴望和變遷,無數的人生酸甜苦辣交織,建構著個人的成長,也是所有人的成長,既是個人又普世的。這些深深的情,導演在二小時裡娓娓道來,最後再與觀眾分享一個秘密,一個只有把前面都「經歴過」的觀眾才能了解的秘密,而這個秘密在我的心中像煙花一樣爆開,我哭了。

之後追索起上次讓我哭的電影,好像是《冷血自傳》(Capote)和《明月幾時有》。

幾年前在戲院裡看《冷血自傳》,尾末字幕升起的瞬間,我淚流不止。一個死囚,在行刑前遇到了一個打算以他的故事作小說題材的作者。那個作者究竟是真心關心這位朋友,還是只是為了「套料」寫完小說便算?而這兩種心態下寫出來的小說會是一樣嗎?那作者的用心重要嗎?我越想越心寒。

W:導演就是特別要隱去戲中作家的用心,讓觀者自行切入自己的道德判斷,去深化這個故事觸及人性的複雜。

看《明月幾時有》之後在戲院的角落裡哭,主要是想起《709人們》裡被囚的人,心裡想著救人的心情吧。電影中戲周迅演得很好,配角如李燦森演得出色,「茄尼啡」又有梁文道、黃修平等文化人助陣,讓人鼓舞。雖然有文化圈的朋友認為,導演許鞍華刻意避開敏感政治時期,一轉眼已是現今香港的手法,實在可圈可點,但又有人認為這是一部以雨傘運動作隱喻的電影。我認為無論如何,許導希望拍攝香港歴史,電影保留香港文化的重心是顯而易見的,《明月幾時有》可以和《黃金時代》並看。

不少看過《Dunkirk》的朋友都覺得影片很悶,故事了無新意,平鋪直敍。但我卻是喜歡的,除了因為全片用菲林拍攝之外,救人的愛心總是讓人溫暖。

《玩謝大作家》對我來說是一部完美的電影,觀影後我在戲院旁的書店留了幾個小時,一直沉浸在電影帶給我的啟發中。電影其中一幕,作家要為一個繪畫比賽作評審員,他經過一番考量後選了一張出人意表的作品,當時我以為他之不過是為了扮cool扮勁才有這決定,但後來這個繪畫比賽的結果卻更搞鬼荒謬,反映人性、藝術價值、生活交纏的狂野。我十分佩服此電影透過戲謔的手法,呈現藝術和文化的理念及其必須承擔的責任,這些題目本身就太嚴肅,但它竟然可以輕易地一一帶過,而電影非但不沉悶,反而好戲連場,緊張刺激。若果有機會,我希望在戲院再看一次。

上周末看過《反藝術宣言》,影片本身就是一個「藝術宣言」。加上現在藝術品的商業活動活躍,藝術品和商品已經分不開,不少人亦投資在藝術品市場上。大家都不再認為藝術是乞米的年代,藝術創作的思潮勢必要再革新去開闢新路向。我認同的觀點,是藝術不能被收編在體制裡,它應該超越任何體制的先行者,永遠以推翻陳腐和僵 化為目的,不斷驚醒人們的思想和觸覺。

近來,香港因政治原因被囚禁的人越來越多,有時走在大街、回到家裡或者在辦工室內,我都會忽然感到心裡被刺了一下,自問:「難到我就是被圈養著、只會購物、最有營養和乾淨的豬嗎」?

於中大回蕩的一個陽光早晨,在「天人合一」坐得久了便人多起來,順步經過飯堂,進入角落的漂書處。本來想取一本關於美學的書,好奇地翻開了周保松《政治的道德》,書本一開首:「每個公民,每個自由平等的公民,都有要求得到國家公正對待的權利。這是人作為社會成員最基本的道德權利。這不是乞求,也不是施捨,而是國家對待公民的基本責任。人一旦意識到這項權利並努力捍衛這項權利時,國家便不能只靠暴力來統治,而必須訴諸道德理由來向公民證明其統治的正當性。我們所擁有的權利,使得我們可以堂堂正正地參與政治事務,理直氣壯地批評和監督政府。」這段文字像是給我及時的安慰,感恩我們在此。

Siu Ding(@count_the_almond)分享的貼文 張貼

Sunday, 17 September 2017

010【繩縛 與 人體寫生課】

這次life drawing session(人體寫生課)特別請來繩縛師Avaem T Rika,是香港首次以繩縛作入畫主題的新嘗試。Rika,彭靖和我也很期待這次課堂,籌備時已經感到非常興奮。這次畫課中,繩縛所擔當的角色是作為情景、氣氛和在身體外觀上的一種佈置,並非「SM」中的肉搏對峙。繩縛師以繩把人體縛緊或吊起,展示身體與繩交纏的狀態,讓繪畫者嘗試以畫筆捕捉下來。

卻沒想到這次舉辦一波三折,因為「繩縛」帶有「SM」的背景,有場主認為主題敏感而希望我們改用別的場地;同時亦有繪畫者反對這次課堂,認為以「繩縛」為主題是嘩眾取寵。他們認為應重新思考life drawing的價值,重新審視個人對繪畫人體的理由和目的,而不應一味追求主題的新鮮,盲目參與以不同主題作招來的人體寫生課。

我個人認為創作不應該計較這些,反而應嘗試不同的主題,大膽去顛覆僵化的思想,誘發新想像。我從不質疑繪畫者們的想法和目的,也不認為需要向任何人說明,皆因沒有一條絕對的規則指向。藝術創新求變的想法是無止境的,在人體繪畫課中以不同主題入畫又不是新鮮事,創作人應該推陳出新,互相合作,推動創作的更多可能。

課堂後來得到場地「there is no reason」支持,吸引了二十多位繪畫者來參加。大家第一次看到模特兒在繩縛下的型態,都驚嘆繩縛師Rika的手法利落,都被她牽引著靈感上升,筆畫流暢。模特兒彭靖表現專業,被重重繩索吊起後還能保持著動作,讓大家畫下她的姿態。在最後的半小時,我也特別加入當模特兒,把繪畫課的氣氛推上高潮。

相信無論以什麼媒介創作,大家總希望突破創新,跳出固有的框框,走得更遠。期待下次的繪畫課堂,特別感謝繩縛師Rika作即場繩縛展示。




"Shibari X Figure Drawing"
(Thursday speical theme life drawing session)

drawing by KIN
Model by Jing Pang and Siu Ding
Rigger by Avaem T Rika

Tuesday, 12 September 2017

009【體模之路:祼體模特兒入門】之 【4。關於以金錢作為報酬:報酬 X 時薪】

模特兒費用通常以時薪計算,雖然亦有個別以預算有限為由以「一個job」作單位計算,但一般以時薪計算的原因如下:

1. 難以以工作內容來收費
祼體模特兒的工作,無論是繪畫或攝影,雖然事前了解工作內容,但每個姿勢維持時間,或做哪種姿勢等都難以在事前完全釐定,亦不能比較哪種姿勢的難度高低,模特兒有時亦會按繪畫者或者攝影師的要求作出即時反應。所以難以以工作內容來收費,只能以時間單位作為客觀的收費準則。

2. 身體只有一個
我們認定,模特兒的工作,就是「身體在固定時間內交給創作者,並成為其創作的輔助工具/靈感」。所以無論工作過程中,不管是費力頻繁地姿勢轉換,還是輕輕鬆鬆地換動作,實際上模特兒都給佔據了,將唯一的身體變成創作材料。即使攝影師在set機,畫師在準備顏料時沒有在「使用」模特兒,但這些等待對於模特兒來說也是工作之一。

最後,一切在乎溝通,錢在創作當中只是充當報酬的形式,而不是一個簡單的「金錢價值」——實在不能計算購買一個身體一小時的費用是多少錢。(【體模之路:祼體模特兒入門】全文完)


繪畫:彭靖
模特兒:Liz

Wednesday, 6 September 2017

008【體模之路:祼體模特兒入門】之 【4。關於以金錢作為報酬:創作 X 交易】

創作 X 交易

當「創作」涉及金錢的時候,本來的「單純創作」就可能變成一種「交易」,當中模特兒可能要承受另一種心理壓力——感覺就像「賣身」一樣。

祼體攝影模特兒被拍攝後,作品往往被外界認得出就是自己,或多或少也是自己赤祼祼的身體,心裡上很容易感到自己在出賣自己的身體;相反,祼體繪畫模特兒少有跌入在「賣身」的思維當中,主要因為作品和身體有較大距離,繪畫者不能直接擷取其影像而須要「重新創作」,模特兒只是引發藝術家思考的「活對象」。在作品中,模特兒既存在也隱形,作品的「成敗」往往取決於繪畫者而不是模特兒。

我作為祼體攝影模特兒,若果面對有誠意的攝影師而對方又缺乏資金,有時都不太計較有沒有報酬。基於這種形式的合作,在創作上大家是平等的,心理上反而沒有太多負擔;相反一旦涉及金錢,問題有時會複雜得多。當然有經濟能力的創作者,是應當付模特兒費用的(別裝窮啊!(☆_☆)!)。

所以創作者更需要有清晰的理念和目的,若果在過程中掌握不好,就很容易變成一種單純的買賣。是固有些攝影師會也會相約一些性工作者,充當祼體模特兒拍攝一天,以日薪計算。創作與交易在意念上有不同,大家要警惕以免被假扮創作的人利用。

祼體繪畫模特兒相對容易理解報酬,因為繪畫者不是直接擷取模特兒的身體,而是先去消化眼前所見,去理解模特兒身體的構造再重新創作,創作者與模特兒的交流,正正反映藝術在人與人之間交流的重點:人與人之間的關懷、對人物的觀察,以這繪畫/雕刻等等,去消化見前所見,呈現藝術家眼中的人物,或推進一個新視點,新想法。【文章待續】


繪畫:仲雅
模特兒: Jing Pang
三小時課堂

Friday, 14 July 2017

再見


漆黑將不再面對

作詞:劉卓輝
作曲:盧冠廷

願你熟睡 願你熟睡 但你是否不再醒了
你的眼裡 你的眼裡 難道明天不想看破曉
為了在暴雨中找到真諦 犧牲的竟要徹底

願你熟睡 願你熟睡 但你年輕不再歡笑
你的勇氣 你的勇氣 無奈從今不可再猛燒
為了在暴雨中找到真諦 犧牲的竟要徹底

天與地 幾多的心裡還在落淚
心永伴隨 無人能忘掉你在遠方

如今 夜了 請安息輕帶著靈魂別去
這刻 拋開顧慮 漆黑將不再面對

如今 夜了 請安息輕帶著靈魂別去
這刻 拋開顧慮 漆黑將不再面對

天與地 幾多的心裡還在落淚
心永伴隨 無人能忘掉你在遠方

如今 夜了 請安息輕帶著靈魂別去
這刻 拋開顧慮 漆黑將不再面對

如今 夜了 請安息輕帶著靈魂別去
這刻 拋開顧慮 漆黑將不再面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