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7 March 2015

流放一年半:小丁原畫展覽及故事分享 1.5-year stray: siuding exhibition of original drawings & story sharing



流放一年半
小丁原畫展覽及故事分享
[畫展沒有 opening,主要聚會集中在星期五全日及「懶散星期六工作坊」2pm前 6.30pm後,每星期與你交流不同城市的人和事。]

4月4日 ﹣5月19日,2015年
逢星期二至日
12noon - 7pm

場地贊助:
艺鵠 ACO
香港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4樓【銅鑼灣港鐵站B出口】
+852 2893 4808



1.5-year stray
siuding
exhibition of original drawings & story sharing
[There will be no opening for my drawing exhibition. I can meet you on every Fridays, or before or after the Saturday workshops. We can share stories from different cities.
Looking forward to meeting you ^_^]

4 April ﹣19 May,2015
every Tuesday to Sunday
12noon - 7pm

Venue Support:
艺鵠 ACO
14/F, Foo Tak Building, 365-367 Hennessy Road, Wanchai, Hong Kong
+852 2893 4808


﹣﹣﹣﹣﹣﹣﹣﹣﹣﹣﹣﹣﹣﹣﹣﹣﹣﹣﹣
懶散星期六工作坊
每星期分享不同城市的趣事及動手畫畫剪剪
4月11日 法國,巴黎
4月18日 德國,柏林
4月25日 冰島,雷克雅維
5月2日 克尼泊爾,博卡拉
5月9日 中國,拉薩/喀什
時段一:2 - 4pm
時段二:4.30 - 6.30pm
每班4至8人,適合12歲以上人仕,每節工作坊每人費用HK$200
請電郵報名siudingworkshop@yahoo.com

﹣﹣﹣﹣﹣﹣﹣﹣﹣﹣﹣﹣﹣﹣﹣﹣﹣﹣﹣
Saturday workshops
To "play" with handcrafts and drawing about different cities around the globe
11 April - Paris, France
18 April - Berlin, Germany
25 April - Reykjavík, Iceland
2 May - Pokhara, Nepal
9 May - Lhasa, Tibet / Kashgar, Xingjiang, China
workshop A : 2 - 4pm
workshop B: 4.30 - 6.30pm
4 - 8 person per workshop, age 12+, HK$200 per person
apply by email: siudingworkshop@yahoo.com

Thursday, 26 March 2015

夢 dream 20150326

臨時提早一個晚上回家,家裡沒人,我放下巨大的綠色背包,亮了主燈,一屋昏黃。糟糕了,我忘記與 S 通電話說我要回來,可能他也在回家途中,如果我們撞過正著那就麻煩了。醒來,發現身另一個家,現在是要回家不回家?我的相機電腦畫薄在桌子上安安靜靜地休息著,假如能夠拿出一包「(粗條)童星點心麵」就已經有齊了家的感覺。

Monday, 23 March 2015

夢 dream 20150323


清晨。夢。黑夜,我在一街滿燈的迷矇夜走著,默然發現沒帶相機,如此熣燦夜色卻無沒捕捉,可惜。身邊的李泰不知所蹤,一天一夜被暗殺者追趕著,李泰終消失眼前,我一定要找到他。經過電車路軌,走進醫院。醫院像個白色迷宮,四方八面都是白色的走廊,一模一樣沒門牌的白門白房間。一個人從一個房間走出來,一手按著脖子,我上前扶著不知是他還是她。你沒事吧?我……我……我……你還好吧?他/她手按著脖子一個小孔在流血。我有點驚慌失措地鬆了手,他/她就這樣消失了。我跑呀跑呀,一定要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李泰,李泰,你在哪?

Sunday, 22 March 2015

夢 dream 20150322


夢。我們躲在類似九龍塘區的街道上,到處都是舊式三層單棟唐樓,樓前有小花園,質感陳舊典雅,旁邊有小叢林。朋友和我欠身躲在樓對面的叢林中,一街之隔,我們守遠候著,等待讓人安心的時機便一溜煙跑到門前,進門上樓工作。以前我們自由進出,不過不久前暴力份子來襲,阻止這一區的人進出,我們都不知道對方是誰,這讓我們提防著所有陌生人。我們一幫人為免受襲,進出唐樓內的辦工室非常小心,總事先在街的另一邊靜靜等待。

不過這天我等得發慌了,沒理會是否覺得安全,打算一個人衝過去。這時矮叢中有一女孩起身跳舞,她穿著蝦肉色的蝴蝶袖雪紡輕衣,在叢林間像蝴蝶似的飛來飛去,非常好看。她一邊舞蹈,一邊說我一個人這樣衝出去很危險,問我有甚麼事情這樣急。我看看她望望自己,我也一身肌膚的色彩,身上沒有性徵沒有衣服。我發傻地看著大家,發現矮叢的一邊連接頂著巨大的灰白水泥柱子頂著樓高二層的中學小食部前的有蓋操場。

空間轉移到中學部早會,我們站立在露天操場上。一位學長說要考驗我們的歌唱能力,看誰能把他點名的歌都唱出來。我們開腔便唱,一首接一首地。我奇怪為甚麼能唱這麼多歌?嘴巴卻沒有停下來。唱著唱著,清晨不知是否快到了?我急著上厠所,決定拋下一切離開。

Tuesday, 17 March 2015

東方之珠我的愛人

小河彎彎向南流
流到香江去看一看
東方之珠我的愛人
你的風采是否浪漫依然
月兒彎彎的海港
夜色深深 燈火閃亮
東方之珠 整夜未眠
守著滄海桑田變幻的諾言
讓海風吹拂了五千年
每一滴淚珠彷彿都說出你的尊嚴
讓海潮伴我來保佑你
請別忘記我永遠不變黃色的臉
船兒彎彎入海港
回頭望望 滄海茫茫
東方之珠 擁抱著我
讓我溫暖你那蒼涼的胸膛

詞/羅大佑




photo by siuding / the last drawing by Firenze Lai
願自由和愛與你同在。
這是美好開始,別讓運動成為仇恨的散佈。

Monday, 16 March 2015

夢 dream 20150314


夢(英語語境)。野草雜花從叢生的園子,夏季的陽光透進來,我在兩樹之間曬衣服,原來我又回到那個寧靜的房子,我記不清已經多少次來回這裡。沒有人,只有記憶中的人們仍在屋裡活動,像影子播放機在牆上放著皮影戲(柏拉圖的洞穴),他們在我身邊走來走去甚至談話,但卻是捉不到的存在。我想還有很多日常用品遺留在家裡,什麼時候我要回去收拾過來呢。噢,我是住在哪呢?是這裡?還是?

Friday, 13 March 2015

夢 dream 20150313


夢見窗外海灣上微弱的日出,四周機乎仍是一片潻黑。我拿起巨大的畫本,在地上抓幾把鉛筆和木顏色對一屋的人說,我要出門畫畫。沒有理會其他人是否跟上來,我沖沖跑了出去,要趕在日出前好好捕捉映在避風塘裡白帆上的各種藍色。
夢見窗外海灣上微弱的日出,四周機乎仍是一片潻黑。我拿起巨大的畫本,在地上抓幾把鉛筆和木顏色對一屋的人說,我要出門畫畫。沒有理會其他人是否跟上來,我沖沖跑了出去,要趕在日出前好好捕捉映在避風塘裡白帆上的各種藍色。
Dream (in Chinese environment),still dark around the room at dawn. I got a big drawing pad with pencil and colour pencils on the ground and bookshelves, left a word to the others that I was going out for sketching. Run out of the house alone, the blues colours on the white canvas sail boats were waiting for me.

二三四年前的你 your were there

以前覺得呢種相唔好睇,而家反而覺得呢種相更有嘢睇。
This kind of photographies are more interesting to me, i do not like them years ago though.

最近把 backup hard-disk 偷偷抄下你們的《怒漢推歌》聽完,仍然精彩!
Listened all your archive radio programmes stocked in my hard-disk 3 years ago, you guys were funny and full or humour.

影左好耐啦,終於 post 一張你最型嘅出黎,睇住先,其他仲未搞:P
Your smart look portrait has been taken for 3 years ago, the rest of them are still under processing unfortunately :P

我地又合作啦~ yeah~
We work together again now ~ happy ~

但我還是最想你。
Always miss you, hugs.

Wednesday, 11 March 2015

迷上松本族 MATSUMOTO ZOKU

Tribute to Reo Matsumoto and Koji Matsumoto who bring us lots of magical moments. People enjoy your music with smiles and dancing, and your music touches their hearts forever.


跟著黑鬼在 Melbourne 賣藝,一天在街上巧遇 Reo,黑鬼說 R 是他的超級偶像,向他迎面確認是 R 後興奮得差點在街上跪下來感恩。之後黑鬼和我不但經常在 Melbourne 的大街上欣賞族本族的演出,還歴史性地與他們合奏一曲。看著黑鬼激動得差點流淚,我也非常感動並迷上了松本族的音樂。

松本族由 Reo Matsumoto 和 Koji Matsumoto 於 2009 年於印度偶遇繼而組成,R 是 Beat-boxer,K 則是 Hand Pan player,兩個人同時也是 Didgeridoo 樂手。他們的音樂裡有模仿自然鳥鳴、蟲叫和樹葉搖動的聲音,歌曲的高潮部份往往發放強大的節奏能量,掀動街上觀眾歡呼和欣然起舞。R 於現場演唱時會一邊 beatboxing,一邊用手在半空中畫圖案或加上不同的敲擊樂器來豐富樂曲。關於他們的訪問在網上機乎一個也沒有,要了解他們只能看現場演出。過著周遊列國賣藝生活的他們繼 Melbourne 之旅後,將於 Bali(Indonesia) 展開巡唱。CD 《MATSUMOTO ZOKU》由他們(主要是 R 灌錄的吧 ^_^)錄製,現場觀眾和 fans 們可以購買 CD 以支持他們的遊藝經費,作為小 fans 的我當然也不例外地買了 CD 還要了簽名 ^_^

SOUND CLOUD : https://soundcloud.com/matsumotozoku
WEBSITE : http://matsumotozoku.wix.com/matsumotozoku
FB :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Matsumoto-Zoku/276483785817619

黑鬼介紹了另一位 TerraPan/HandPan 高手 Daniel Waples 也同樣令我著迷,通常我會把族本族和 Daniel Waples 的音樂交替著聽,讓精神上取得平衡。Daniel Waples 的音樂謙遜低調而具包容性,樂章的色彩較單一純真,聽時心擴神怡,不過我還是較喜歡色彩和能量更為豐滿的松本族。

Daniel Waples 的音樂柔揚而富有靈性,節奏感強的同時又帶著一種寧靜,處處透著一般被歸類為 New Age 類型的音樂。他周遊列國的巡唱,在 TED 的分享會上他透露在2013年前後十八個月內到訪了二十八個國家賣藝。在旅途上他會與不同的藝人 jam 歌合作創作音樂,製作唱片有 Daniel Waples & Friends《‘Lisn》及 Daniel Waples & James Winstanley - The Hang Drum Project 《Banyan》《Flow》二張唱片。最讓我欣賞他的是他並沒有慢慢走上商業音樂人的路線,無論成名與否他一直保持樸素親切和幽默的態度,始終專心做自己喜歡的 Handpan music,以巡唱和賣唱片為生。

在此我一再感謝因為黑鬼的介紹而認識了這些美好的音樂。

WEBSITE : https://hanginbalance.bandcamp.com
FB : https://www.facebook.com/hanginbalance

Sunday, 8 March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