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1 July 2016

@ Mong Kok by Jonathan van Smit



認識 Jonathan 已經有六年,那時他剛開始攝影一至二年,轉眼間六年過去,我又回到和原來差不多的生活。他說我近來的話太多了,約我拍照,我總是不停地說說說,我好像不能有一刻靜下來。

近來每次與 J 見面後,在離別前他總會說:你記得嗎,我們初次見面時,你的英語很不流暢,而且我要把話說得很慢,你才能聽得清楚。
我說:噢,是啊是啊。

我的英文是否進步了我真不知道,可能之前二年來在不同地方游蕩,有大半年總是說著英語,著然不太準確,但說多了多少還會進步吧 :P(在尼泊爾的時候,連說廣東話時都變了音調。)

J 的照片近日入選《香港當代攝展》(Hong Kong Contemporary Photography exhibition),展覽獲得一致的好評。在白牆上看他的相片覺得不夠「滋味」,總覺得他的照片配上爛溶溶的牆壁才合襯。

Monday, 11 July 2016

超現實小島.靖﹠丁(2)島聚

Siu Ding(@count_the_almond)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Siu Ding(@count_the_almond)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Saturday, 9 July 2016

Friday, 8 July 2016

超現實小島.靖﹠丁(1)


約她往小島去拍攝只是一個借口,其實是想享受一個散漫的假期。

四月的中午靖和敏與我一起往小島去,吃過午飯後我們交換衣服,隨意拍照。她帶幾了套衣服來作拍攝之用,但我根本沒想過要拍什麼,散漫地一邊看雨一邊拍照。

好一段時間沒有和朋友親密地約會,而我還不太熟悉她們。敏是優雅的女子,身上散發著靈性香油的味道。靖是個溫文的女孩子,我們預定了每月一次小島聚會。

第二天一早攝影師偉來了,這天下著雨出太陽,不冷不熱的日子最悶焗,我們留在室內靠著露台照入的日光拍照。

轉眼間二個月過去,明天又是約會到小島的日子。開著電腦,相片在平面上游來游去,又是我慣常的處理相片的方式,一貫的美學,我納悶,如何才能超越這些「限制」?回想起當天散漫無聊的狀態,便索性在頭上開了個洞。(待續)

靖的回覆:其實我一直在想,如何break the boundary 來創作,一直以來都是心頭有一些「能量」凝聚,然後通過創作釋放這些「能量」出來吧。

Thursday, 30 June 2016

貓之橋

【想念貓之十二:貓之橋】

不經不覺,貓BB已經是離開的第一百二十六天。

貓離開一百日以後,雖然對她的離去已經習慣,但仍然不敢回沙田老家居住,有時迫不得已必須回去取用品,也是速去速回,不敢逗留。

昨天收到 C 的留言,又想念起貓 BB。本來和 C 之間有著不能癒合的友誼,卻因為貓 BB 的離開,我對一切釋懷,想起二年前不在香港的日子,C 長時間陪著貓 BB,我心懷感激,以貓 BB 黏人的性格,她在 C 和 S 的照料下每天應很幸福。一想到我不在的時候,仍有人替代我去愛鍚貓B,我感到既不好意思,又覺釋然。在貓B 臨走前的幾天,我主動邀請了 C 來看她,和她道別。

當一個人能原諒另一個人,也是原諒了自己,這是我反覆提醒自己的。因為貓BB的離開,憑藉她的愛,我成功跨越自我,解開心結。這是貓B 最後送給我的「東西」,謝謝你。

也許之後能讓我們四人巧遇的,也是貓。

ps.上水家裡的小貓花花弗弗還是太年輕了,大廳是她們的遊樂場,在家較為沉默的我有時怕了和她們玩耍,竟獨自躲在睡房中不敢出來。看來需要更長的時間,才能和她們建立更深的感情。


photo by 陳偉江

Wednesday, 22 June 2016

平面設計:細耳傾聽 用心表達﹣﹣與青少年溝通技巧分享會

為唯一相識20年的朋友做設計,感覺很奇怪。

一直以來她都是我的「大姐姐」,我們都是天坪座,但我們的性格卻完全不同。她二十年來都從事社會服務工作,更在同一機構裡上班,居所靠近上班地點,平日的活動範圍二十年來都沒大改變。她今年決定要為自己的生活帶來一點不同,於是向我求教如何開辦一個活動,雖然二十年來在工作上與青少年進行著各種活動,這次卻是她第一次為自己辦一個法動。

而我這張平面設計宣傳一拖再拖之下完成,(天氣好,只想著去玩。)期待活動舉辦成功,之後為她畫更多畫。加油。



細耳傾聽 用心表達
﹣﹣與青少年溝通技巧分享會

講者:社工 Loretta Li
資深社工,服務12-16歲青少年已經踏入第20個年頭,期望透過經驗分享和小遊戲,暢談與青少年的溝通之道。

.期待了解12-16歲青少年的您
.如何以開放態度,勇敢表達
.如何成為青少年眼中的No.1傾訴對象
.以小遊戲,打開溝通的天空
.一起與青少年邁向理想
.歡迎老師、家長及青少年參加

日期:2016年7月4日 及 14日
時間:7:30 - 9:30pm
地點:活得自在生活館
(旺角太子道西141號長榮大廈8樓I 室/港鐵太子地鐵站C1出口轉右過對面馬路)
人數:25人

費用:每場$50,現金即場付款
報名及查詢:活得自在生活館 6220 1838

Wednesday, 15 June 2016

慢活


受傷的雙手和背部差不多完全康復,只時有時候還使不出大力氣。五六月的電影放映會也結束了。現在進入慢活的期間。
這段時間,總是懶得去 update 網絡消息,有時覺得facebook 玩到一個盡頭,想回到生活的基本。
作家朋友說她若不持繼發放消息或做展覽的話,別人就要她忘記,她害怕被遺忘。
我問:為什麼要害怕?會過去的總要過去。
(((趕稿:六四電影放映會的回顧一直寫不完,今個星期至少要交出一篇來!)))

Monday, 6 June 2016

【放映預告】《天安門》國語中文字幕


《天安門》
導演:Carma Hinton and Richard Gordon|194分鐘|國語中文字幕|1995年

嘉賓導賞:黃津鈺

6月 7日 晚上7.30時
影意志影院
影意志影院(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4樓/聯絡2836 6282)
https://www.facebook.com/www.yingechi.org


【簡介】(轉載):

家明雜感﹕《天安門》重遇記——給電影學院同學的一封信

親愛的電影學院同學:

那天《天安門》放映完畢,看見你們一臉茫然,坦白說我至今還有點不解。
不曉得是事件你們不熟悉,還是影片把來龍去脈說得太詳細,當中的誰是誰非、莫衷一是來得太震撼,一下子反應不過來?還是,又到學期末了,大量功課及死線接踵而來,工作量把你們逼得透不過氣,再沒餘力觀賞及談論電影。

當然,我心裏最不希望的是,你們像坊間一些年輕人的說法一樣,因為自己是九十後,沒見證過1989年、六四事件,覺得事不關己,或說它不過是歷史芸芸不幸事故的其中一樁。別人我不敢說,但念電影準不能沒有同理心吧?若說個人經歷才是一切,那我們活在自己世界好了,幹嗎看那麼多故事?

應該不會的。若有人抱這種心態,恐怕早就吃不消,退學了。來到這裏,誰不是從第一年開始,修讀一個又一個影史、電影欣賞課?看各種古今中外、不同文化的電影?剛開始或許有點接受不了,但漸漸應該明白樂趣所在。學校裏,不少同學揚言喜歡楊德昌,楊的遺作《一一》很多人看過。《一一》提到電影發明後,我們的生活經驗至少是從前的兩倍。就拿我們這學期的觀影課為例,《娘妻母》、《青春殘酷物語》同是日本六十年代,角色及戲味已經南轅北轍了。吾生也有涯,電影卻無涯。我總覺得我們對故事的渴求,源自「個人經驗」的不厭足(是以「虛擬真實」與「網上身分」始大行其道)。那麼,還有什麼比透過電影了解人、認識世界更有趣呢?

應該不會的。《天安門》映後討論氣氛雖冷淡,但下課後還是有位同學悄悄跟我說,感謝我們選了這部片,她從小在外地受教育,以前不大知道六四,看完本片算是認識了。

當天,我本想再加把勁的推銷說,《天安門》載譽回來乃時也命也,我們得睹是緣分,是福氣。影片很多年前由舒琪老師的公司發行。舒琪倒是兩周前才發現,原來電影拷貝遺落在藝術中心。我第一個反應是OMG!小小一片DVD才會遺漏吧,想不到大大本的菲林拷貝亦然,而且一別經年。不是因為藝術中心的影院最近裝修,恐怕影片不會「出土」;影片不出土,我們也沒有機會看到。《天安門》是1995年的影片,舒琪說,九七回歸前影片在新華戲院公映,回歸後藝術中心每年六四前後皆放映,幾年後停止了,然後拷貝一直留在那裏。屈指一算,少說已有十三到十五年,舒琪說是奇譚。我恐怕有十多年沒看了,今天重看,溫故而知新。《天安門》的菲林幾乎沒花痕,廿年前的影像給凝結了。對,影片有網上版,但在偌大的銀幕觀看,跟YouTube上比較完全兩碼子事,看的投入,戲裏細節更清楚。一切像冥冥中安排,影片保留了最佳狀態,靜候跟我們見面這一天。它被「雪藏」的時候,座上同學恐怕只有幾歲呢。

《天安門》的「出土」不多不少,剛好在我們的學年尾聲。亦是每年春夏之交,貼近六月四日的時候。你們也許知道,過去廿年來,「六四」是令無數港人(包括我輩)心有戚戚焉的敏感日子。《天安門》像記當頭棒喝,提醒我們「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尤其是,在今年更多人嚷着別再悼念,事件跟我們無關,拷貝來得合時。它是多詳盡的八九民運紀錄啊!導演Carma Hinton是個中國通,漢語非常流利。她跟丈夫Richard Gordon有條不紊,爬梳大量資料,在影片開始時,嘗試把八九民運放進中國當代歷史的脈絡,由五四運動、開國大典,整肅運動、文化大革命、改革開放一路說來。單看天安門廣場已不堪回首,它側記了多少國人的血與淚,1919年的五四,五十年代擴建、豎立人民英雄紀念碑,文革老毛見紅衛兵;1976年四五天安門事件,先被定調再得平反。然後是八九被學生佔領,最後以血腥鎮壓結終。《天安門》儘管呈現了八九民運受爭議一面,但其結語是很明確的:清場後,天安門廣場回復平靜,官民整齊列隊,向暴力鎮壓過程中犧牲的軍隊「烈士」致哀。「官方」的說法是,天安門廣場再次回到「人民」手裏。電影此時配上《血染的風采》,畫面接上哭着控訴的丁子霖,她等天安門母親,兒子或親人死得不明不白,直到今天仍不可公開拜祭悼念。丁說:「什麼中國的花朵、中國的未來呀,當你們認為黨國需要的時候,子彈、坦克都可以上來。」

看見極權的荒謬,誰不齒冷?看到六四屠城夜屍橫遍地,軍隊竟動用實彈,然而民眾仍堅持聚集,甚至向稍息的冷血部隊舉起勝利手勢抗議的時候,誰不動容?我們讀書,除了求往後一官半職、安穩生活,最重要還是明事理吧?怎麼有些人好像愈讀愈糊塗的?說《天安門》「過去」,不盡然,很多受訪者至今仍活躍、被囚(像劉曉波),一些人則去向未明,但看片總有種在網上查查他們下落的衝動,好奇像工人呂京花有沒有跟襁褓的女兒團聚。說《天安門》是「別人」的故事也不對,影片述及香港的「民主歌聲獻中華」,按影片敘事因果,港人捐獻的物資似乎對運動有不少影響。更不用說,「八九」影響了整整一代港人,有的移民,有的走進公民社會,更多的沒齒難忘。說起來很「老氣」吧,我中學時代最難忘的亦是八九民運,六四翌日全校停課,我們在禮堂集會,高年級同學臂纏黑紗,中史老師在台上說中國當代史。即使你是雨傘一代,《天安門》描寫佔領運動的曠日彌久,由激情到潰散,要不要大台、名人效應、應不應唱歌跳舞等等。回看太感慨了,那都是廿年前初看時沒有的體驗。

今年碰巧又是文革五十年。提起文革,《天安門》放映後有同學提到《八九點鐘的太陽》,那也是Carma Hinton及Richard Gordon的作品。對了,同學們,你們在二年級有紀錄片的必修課,在開拍自己習作前總要觀摩大量經典作品。你們一定同意,紀錄片說人的故事,沒有好奇心、同理心,不懂得等待、細心觀察別人的生活,如何拍得來?若自身經驗以外的皆虛妄,我們何必大費周章去看及拍紀錄片?

告訴你們一件小趣事。你知道我們學院的碩士課人不多,今年卻蠻多波折的。其一原因是,我們選了英國電影雜誌《視與聽》2012年的經典片單來研讀,遇上幾部非常冗長的影片。學期初同學看到片單都苦笑了,他們職責之一是把影片的分場弄出來,但見名單上有七個多小時的匈牙利片《撒旦探戈》(Sátántangó)、十個小時的紀錄片《大浩劫》(Shoah),負責的同學幾乎崩潰了。不過,昨天課程完結了,我想同學會覺得學習沒有白費。不是這個機會,我們準沒機會去看及問,有些導演為什麼一直拍一直拍,《撒旦探戈》也好,《主婦日誌》(Jeanne Dielman, 23 quai du Commerce, 1080 Bruxelles)也好,他們怎麼不剪?不像一般電影課堂所說的,要去蕪存菁、要懂得省略?長鏡頭怎樣領我們走進真實、走進人物的世界?最有得着,想必是負責《大浩劫》的同學吧,十個小時關於納粹集中營的紀錄片,別樹一幟,完全不用歷史片段,只把鏡頭對準一個個倖存者及黨衛軍,跟他們訪談、拍他們真實的反應,奧斯威辛只是冰山一角。影片很平靜、不渲染,但效果卻無比震撼,甚至可說驚心動魄。

按「自身經驗」的邏輯,二戰、納粹屠猶都「事不關己」了?那為何二戰後半世紀有多,世界各地的電影仍陸續面世?我們作為一個知識人、準degree holder,甚或未來的電影人、創作者,到底相信什麼?有沒有社會責任?提出《大浩劫》,我更旨在說,剛剛從學校回來很晚了,卻發現哈佛大學在網上發布一段畢業演說,看後精神煥發。主講不是別人,正是鼎鼎大名的史提芬史匹堡。我們學院的畢業禮快將舉行,又見證一批同學學成下山。但很可惜,香港人不擅演說,本地大學、專上學院的畢業禮少見如此精彩、富啟發性的致詞。短短十來分鐘演說,史匹堡先以自嘲開始,說自己當年輟學,進了電影行,一直到年邁半百才回到學院,完成學位(《侏羅紀公園》還替他賺取了3個學分!哈哈~),為的是自己的兒女。史匹堡說,他拍的早期電影大多是逃避主義的,直至《紫色》(The Color Purple)開始改變,那作品讓他明白,拍電影也可以是一項使命(mission)。

史匹堡的演說,提到最多的關鍵詞是「直覺」(intuition)、「人道」(humanity),此外還有「愛」、「支持」及我上面說的「同理心」(empathy)。他建議畢業的同學多聽聽父母、祖父母的故事,「過去」有最好的故事,所以他才拍那麼多歷史題材(最新的《換諜者》亦然)。他鼓勵學子憐憫所有靈魂,然後他調皮的補充——包括耶魯學生(全場笑了!);他鼓勵同學投票、和平抗爭、發聲。他巧妙的以電影比喻,說你們都是英雄,英雄需要對付大壞蛋。他說你們走運了,世界充滿各式各樣大魔頭,像「種族主義」、「同性戀恐懼」(homophobia)、「反猶主義」(Anti-semitism)等,到處都有仇恨。史匹堡身為猶太人,小時曾被欺凌。他說我們以為「反猶」已經是明日黃花,錯了。

所以他成立了「大浩劫基金」(Shoah Foundation),為世界各地的集中營倖存者做錄影見證。背後還是那一句: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電影學院的同學們,我們在這裏學習,掌握了一些說故事的工具與手段,除了要說自己想說的,還應該藉此明白身邊的人吧;電影/故事的力量,莫大於此。一些金石良言雖被電影說爛了,但醒世意味不減:《蜘蛛俠》的「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愈是說故事的高手,愈有責任把世間所有動人、荒誕、悲涼、不公義的故事說出來。有沒有想過,其實不是你選了「電影」,是「電影」選了你?《一代宗師》又說,武術是「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三階段先後不會混淆;嚴格看待任何一門學藝,它不止給我們一份工作(「做好呢份工」過時了)、一些利益打償,還是一場畢生的修行,是無價的。學電影的最大樂趣,的確是由明瞭自己到廣及身邊的人與事。我常跟一年級的同學打趣說,進了電影學院是富足生命的始點。行業不景氣,電影不會讓大家飛黃騰達,正好叫我們更看清楚學藝、藝術的意義,不用跟隨大隊,人云亦云。

當然,你們不可能每個都是未來電影人。但專上教育應該提供的獨立思考、治學能力、品味培養、對社會的承擔等等,對每個人終身受用。即使你們往後不是拍電視電影,只是在社會其他崗位,電影教育的磨練與影響,藝術學習給你們的自信,理應從各人身上體現。最起碼是,社會多一個有水平的電影、電視觀眾,爛片生存空間細了,TVB的末日應該更快來到。與其像學院更關心畢業生的就業情况,我從來更感好奇的是,四年前進來,四年後離開,我們有沒有因為(電影)教育,變成一個更好的人。這聽來很虛,但應是所謂assessment的衡量焦點。

謹與各位同學,尤其本屆畢業生共勉。

家明 敬上

文﹕家明
編輯﹕蔡曉彤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60529/s00005/1464458091981)

【延申閱讀】:
與封從德《六四日記》對讀
【六四27年】先做人,再做香港人(文﹕安徒)
外籍攝影師鏡頭下的六四
這一代的六四
黃勤帶:我在廣場的日子


64電影放映會 2016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59769567655423/
5月10日至6月7日
逢星期二晚上8時
影意志影院

*歡迎捐助、費用全免
*放映影片媒介為 DVD 或 VCD,假若未能滿足對影片質素的要求,敬請見諒。

由於場地所限,有興趣欣賞電影的朋友,請先留座,謝謝!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c0-dr8Go3rNzReoBme425ammX-MpUixoKAt9qL4eZeY/viewform?edit_requested=tr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