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2 October 2014

喺香港 陳偉江新書發佈會

今個星期五 this friday, Time Square


做一個自由自在的人是多麼困難。

陳生先說:很多時候人的願望是如此卑微。

人長大了,看清不同的社會機制是如何運作,藝術家(也和普通人一樣)為了生活/生存,要不你打另一份能養活自己的工,空餘時創作;要不你申請各種資助或計劃;要不你把作品變為一條生產線,每段日子定時定量嘔出來。生活離不開人際和政治,在每個機制或人群裡,自有你要「順從」的「埋堆」規則。假如你剛好埋了個堆,假如你天才橫溢撈得兼名成利就,假如你不仇銀根,你也未必可以實牙實齒說你真正是自由自在地創作。

沒有說要拋開塵世,但想清想楚,甚麼計劃甚麼人事甚麼政治甚麼機制行先行後,要埴幾多份 form,都無阻藝術本質的簡單:奏一首音樂,跳一段舞,種一袋米,寫一首詩,畫一張畫,拍一張相片,拍一段影片,生一個小朋友,______(you name it 更多可能由你填上),那管有誰沒誰在看,你堅持地走下去,不論場地,不論時勢,不論回响。「好想藝術就係咁簡單」,假如你真的想,根本沒有借口不行動。

王文興得獎後說:以前全台灣只有十個人看我的小說,經過了二十五年時間,一年一年累積下來,現在已經有四五十人,是積小成多了。

願叫好不叫座的美好事物,永遠有人能堅持地發佈下去。願美好永遠與我們同在。

Friday, 17 October 2014

post a yellow ribbon


支持佔領香港,把戴上黃絲帶的香港街道寄到全世界。(相片為謝明莊《馬照跑》作品。請 inbox 你的地址給我。
Support Hong Kong's demonstration by sending your a piece of HK. Inbox me your address if you want one.

活字報告 Letter Press 002

活字報告002:
把字櫃的活字取下來用水清洗、整理,把木格吸塵、抺乾淨,然後重新把活字上架。這是三個小時內執好的字粒。

Letter Press report 002:
Cleaning the led letters with water, align them by size. Clear the dust and clean the self. Place the letters in the right box.

活字報告 Letter Press 001


活字報告001:
一邊學一邊做,活字仍然未可以使用,不要來找我玩。^_^
雖然有很多不同朋友的意見,但我還是希望花時間去執好啲字粒。字櫃下我買了新地毯襯舊地毯,鋪好地毯以防鉛字掉在地上不易損毀。

Letter Press report 001:
Carpet is added to protect the letters of falling down from the selves.

Postcard from Dalian 大連明信片


離開中國前寄出的明信片,你大概收到了吧。
Postcard from Dalian, China.
Name list:
Argi Chang
Miffy Chong
Yip sui wan
Ng Chun Kit
Danny Seax
陳重亨
Mango Tam
Albert Cheung
Stefania Anna
Pekki Pipsa
Cecil Sophia Poon
Christelle Bruneau
Chen Ping-heng
Xiaoxiao Xu
Porjp Wong
Philippe St-Laurent
Linus Ip
Joseph T. Miller
I-Tang Chen
Suzie Yip
Andrea Rupprecht
Jianmin Huang
Weng Hong
John van Erkel
Puiman
Christian Diehl
Aurelien Péré
James D. Hou
Iris Cheng
Craig Lapp
Fabrice Mabillot
Emanuele Aliberti
Cheung Tin Nga

Wednesday, 1 October 2014

守護香港


每天一個人參與佔中。
下午在「字活」工作後,晚上再到灣仔加入佔中,坐地鐵最後一班車回家。
在佔中道上遇到全是陌生的臉孔,也終於沒有政黨的大台大 show 大聲公,大家或圍坐歌唱聊天,或站著打電話,或躺著休息。平日異常繁忙的馬路變成人民的公共空間。
想不到我回港的第一個音樂會是和全部不相識的人圍坐路上,聽一個吹簧管的樂手和一個彈 Uklele 的女主唱表演。我們的背後就是演藝學院,學院門前設了自發的臨時救護站,上面掛著一條「守護香港」的 banner。
一個美好的夜晚,一個充滿希望的夜晚。我們愛護香港。
((((笑容相當勉強,其實不想笑。W 知道我一個人在佔中,特別從家裡跑出來陪我,謝謝 W 的關心。))))

FYI
如果你搞不懂香港發生什麼事了,你可以看這裡
http://www.wetalk.tw/thread-17383-1-1.html

Monday, 29 September 2014

「知晦朔的朝菌最可悲。」


見到呢張相真係傷心到死,這是香港嗎?

回來香港還未從失戀的心情平伏下來,兩天躲在屋裡發呆。今天才見到佔中的消息令我更加傷心。

「知晦朔的朝菌最可悲。」
差不多所有朋友都在抗爭,不是在農田,就是在佔中運動中,我個人的情事變得毫無份量。我希望今天可以堅持走出屋外,因為我的情緒還是極度軟弱。

我愛這個地方,走遍世界再回來,下機時看見香港是那麼令人興奮,連有人跟我說分手都影響不了(結果在第二,第三天當然哭得想死)。

我不敢相信自己會軟弱得如此無力,覺得自己很無用。既然今天很多人因為要上班而無法參加運動,我希望可以出一分力。

一年內由美洲到歐洲到中國,香港可能不是最好的地方,但卻是我最愛的地方,這裡是我家,只有這地方能讓我有奉獻自己的精神,雖然我已討厭無日無之的抗爭,但坐在茶餐廳裡聽街坊如何嘲諷運動,屋企樓下的實Q對住新聞叫警察將全部學生拉晒就啱,我實在很想破口大罵,他們以為一切的安居樂業是理所當然。但我忍住了要生的氣,最好的方法還是走出來支持運動,用行動來代替謾罵,建設更好的香港。

photo by Joey C.

Joey: 平靜的站着站着,突然傳來一陣攻眼攻鼻的刺痛。呼吸困難。喉嚨發乾。「催淚彈呀,大家快啲向後退!」與三名站在旁邊的女學生,轉身一齊往後跑;手牽手爬過石躉,走到行車天橋「避彈」。
如是者一次,兩次,三次。
徹退,回來,徹退,回來,徹退,回來。催涙彈的味道,我應該以後都不會忘記的了。然而肉體的痛,是會過去的;但心痛。。。
香港,不消一日的時間,蛻變成為催淚之都,除了心痛,還是心痛。
這是我們的香港,一齊遍地開花吧! We want our Hong Kong back, let's fight for it!

Thursday, 25 September 2014

歸 <  < << < << <  去 來   兮!

          ////// // / / / ////////////////////////////////////////////////   田園*  將 蕪胡不歸?     既 自以心 爲 形 役,       奚 惆悵 而    獨悲?          悟                          已往 之__________  不諫, 知 來者 之      可追;                                             實 迷途    其未遠,   覺     今是 而 昨 非。

Wednesday, 24 September 2014

學生,給力!


【一人一相撐學生】


我的中六學生相片,那時我想做畫家、哲學家和古文學者。

我六歲決定要當畫家。中六時想當哲學家和古文學者。但老師說做藝術家的人生活大都很窮,問我怕不怕窮。我說不怕,因為我家本來就很窮,媽說小時候常常吃不起肉,我和爸最愛在晚餐的尾聲爭吃碟中她做的「梅菜蒸豬肉」剩下的幾條肥豬肉。

老師繼續說,做哲學家其實更窮,窮得連吃的也沒有,病了也沒有錢醫。我聽後真的有點怕了。

我承諾了媽媽一定要上大學,因為媽媽一直覺得自己沒有好好讀書而後悔一輩子,她總想我多讀點書。那時我覺得上大學就像讀《漫畫大學》那樣,學很多大道理,然後就可以「治國平天下」。我自知沒有治國平天下的才能,那做個學者總可以了吧。

最後我當不成哲學家,卻成了藝術家。二個志願一個成真,也算不錯。

在生命中你總會遇到無數困難,有時只是一點點似是而非的理由也會把你打跨。今天的你無論面對前路有多艱難,我願與你們同在。願所有學生能堅持地走自己的路。

加油!

**我將邀請你參與【一人一相撐學生】,請你upload學生時的舊照片(最好穿著校服),然後回想你學生時的夢想,寫下鼓勵學生的說話,再tag 3位好朋友,再hashtag #全城撐學生,別讓罷課學生孤單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