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4 May 2016

【放映預告】5月 10日《北京的西瓜》


《北京的西瓜》
導演:大林宣彥|136分鐘|日語中文字幕|1989年

嘉賓導賞:馮家明

5月 10日晚上8時
影意志影院(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4樓/聯絡2836 6282)
https://www.facebook.com/www.yingechi.org

簡介:再看有點仿如隔世。大陸學生到日本留學,窮到沒錢買蔬菜,營養不足而昏倒。本性孤寒的蔬果店老闆竟動了惻隱心,向留學生半賣半送,還當上眾人的「爸爸」。留學生視老闆如大恩人,一幕幕窩心的「中日關係」因此開展。根據真人真事改編,電影1989年初拍攝,沒想到竟遇上六四事件。故事本來發展是,老闆受學生邀請到北京出席感恩派對,卻因為六四,表現形式及調子被逼改變。松竹出品,導演大林宣彥功夫紮實、趣味盎然的庶民喜劇,人物鮮明,虛實相應。當年本片廣為傳頌的,還有那無聲的「三十七秒」。﹣﹣家明,影評人。

*歡迎捐助、費用全免
*放映影片媒介為 DVD 或 VCD,假若未能滿足對影片質素的要求,敬請見諒。

由於場地所限,有興趣欣賞電影的朋友,請先留座,謝謝!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c0-dr8Go3rNzReoBme425ammX-MpUixoKAt9qL4eZeY/viewform?edit_requested=true



64電影放映會 2016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59769567655423/

5月10日至6月7日
逢星期二晚上8時
影意志影院

5月 17日《九月二十八日·晴》同場加影《星火》
《九月二十八日·晴》
導演:應亮|25分鐘|粵語(中英文字幕)|2016年
《星火》
導演:胡杰|100分鐘|國語|2008年
嘉賓導賞:應亮

5月 24日《我們》
導演:黃文海|102分鐘|粤語|2008年
嘉賓導賞:張鐵樑
5月 31日

《凜冬烈火:烏克蘭為自由而戰》(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
導演:Evgeny Afineevsky|102分鐘|烏克蘭語、俄羅斯語、英語|2015年
嘉賓導賞:羔羊

6月 7日《天安門》
導演:Carma Hinton and Richard Gordon|194分鐘|國語中文字幕|1995年
嘉賓導賞:黃津鈺

Saturday, 30 April 2016

小島的雨

上個下雨的周末,在島過了一夜,不算最親又像很親的聚會時間冲冲的來冲冲的去,帶著雨水。相片還未及細意整理,轉瞬又到另一周末。連日來同事說資訊快速讓人更疏離,有同意也有不同意。我想是因為網上的方便,讓人更珍見面時的親密。期待下一之的小聚。特別鳴謝 Cheung Chi Wai 來幫忙拍攝。希望大家早睡,做個幸福的睡眠寶寶。(ps.明天做足準備打算到馬寶寶的田裡去,祝福大家一切平安。)

!!||:|;!;;.;. !| |||!; !!||.

Siu Ding(@count_the_almond)張貼的影片 於 張貼



Friday, 22 April 2016

64電影放映會


64電影放映會2016

5月10日至6月7日
逢星期二晚上8時
影意志影院(聯絡2836 6282)
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4樓

「64電影放映會」是希望透過民間自發不同類型的活動去反思「八九六四」在當下的個人及社會意義,透過放映活動交流不同個人意見,並不追求一致立場。

今年一共放映五齣電影,除了放映紀錄片《天安門》之外,其他選擇放映的四部影片都嘗試擴大「六四」的單一主題,以關懷人權和革命為主。五月放映依次為《北京的西瓜》、《九月二十八日·晴》、《星火》、《我們》和《凜冬烈火:烏克蘭為自由而戰》,試圖借不同時代地域的人,對獨立思想的追求和倡導人權與自由精神,去反思「六四」在今天的意義。

「64電影放映會」由2013年開始舉辦,是串連「這一代的六四」的活動之一。今年第三年舉辦(2013,2014,2016),5月份一連四個星期二晚上8時於灣仔富德樓影意志影院放映。而6月3日晚上,「這一代的六四」亦會在銅鑼灣東角駅前的行人專用區進行行為藝術演出,敬請留步參與。

*歡迎捐助、費用全免
*放映影片媒介為 DVD 或 VCD,假若未能滿足對影片質素的要求,敬請見諒。

5月 10日《北京的西瓜》
導演:大林宣彥|136分鐘|日語中文字幕|1989年
嘉賓導賞:馮家明

5月 17日《九月二十八日·晴》同場加影《星火》
《九月二十八日·晴》
導演:應亮|25分鐘|粵語(中英文字幕)|2016年
《星火》
導演:胡杰|100分鐘|國語|2008年
嘉賓導賞:應亮

5月 24日《我們》
導演:黃文海|102分鐘|粤語|2008年
嘉賓導賞:張鐵樑
5月 31日

《凜冬烈火:烏克蘭為自由而戰》(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
導演:Evgeny Afineevsky|102分鐘|烏克蘭語、俄羅斯語、英語|2015年
嘉賓導賞:羔羊

6月 7日《天安門》
導演:Carma Hinton and Richard Gordon|194分鐘|國語中文字幕|1995年
嘉賓導賞:黃津鈺


由於場地所限,有興趣欣賞電影的朋友,請先留座,謝謝!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c0-dr8Go3rNzReoBme425ammX-MpUixoKAt9qL4eZeY/viewform?edit_requested=true

特別鳴謝:
影意志影院 艺鵠 場地提供
Ho Sin Tung 插畫提供
這一代的六四



連結:
影意志影院
https://www.facebook.com/www.yingechi.org/?fref=ts&em=1

艺鵠
https://www.facebook.com/ArtandCultureOutreach

這一代的六四
https://www.facebook.com/%E9%80%99%E4%B8%80%E4%BB%A3%E7%9A%84%E5%85%AD%E5%9B%9B-118677504835578

64電影放映會 2012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403370349696156/

64電影放映會 2013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563024253728105/

64電影放映會 2016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59769567655423/

Thursday, 7 April 2016

我的2016香港電影節小回顧

想看的西藏電影全部場次滿坐,最後看了不足十齣影片,不過撞彩選的電影整體不錯。

《羅浮宮法國瘋》(Sunset Song)大師級劇本一定勁過申請做 PHD project。唔止藝術版舒特拉的名單咁簡單。(德法語男主角係我喜愛的男神類型。)話怕別人把你忘記,好似佢地做單咁大鑊嘅嘢一樣無人記得。所以唔洗自怨人生無用,希望大家好好生活,黑暗總會/從未過去,值得用智慧去保護的由你行動。

《北非偷渡手記》(Those Who Jump)意外地好睇,W 話紀錄片無死錯人。套片由偷渡者自拍再由導演剪輯,有啲位係好《死亡習作》feel,坐太近真係跑到你暈。導演現場的 Q&A 環節雖然唔係妙語連珠,但大家對影片非常有興趣,分享咗唔少拍攝上的方法及影片的取向。好喜歡呢種人小小的放映分享會 ^_^

《超時空出貓》(Sum of Histories)仲以為係好 sci-fi既搞笑戲,點知又係愛情底,不過都算係咁,為左溝死女,命運無限 loop

《夕陽之歌》(Sunset Song)第一次睇Agyness Deyn做戲,情感流露細膩,演得不錯。不過套戲我嫌做農夫做得太乾淨,啲衫全部無泥,雖然明知係導演要拍到咩都乾乾淨淨靚靚仔仔,晒詩意咁讀句句押韻蘇格蘭文學對白,她們住的農莊亦靚到天堂咁,不過真實的農民生活又點會咁一塵不染。「人和海會消亡,只有土地永恒存在,她夢到自己變成土地」


《花與愛麗絲殺人事件》(The Case of Hana and Alice)青春片之王岩井做卡通片一樣出色,尾片 credit 播出他手繪的 storyboard,可以留步睇到片尾。

《蒸汽女孩與不死貓》(APRIL AND THE EXTRAORDINARY WORLD)唔洗問,我係好想要電影中的「生命之水」黎救貓 BB。

《冬之歌》(Winter Song)為左一位法國男演員而入場,唔算好明白,想睇多次 :P

Tuesday, 5 April 2016

貓的約定

【想念貓之十一:貓的約定】

通過重重查家宅的難關,終於成功從貓義工手上領養了貓花花、貓弗弗,上星期已經搬進我家。
媽媽問:為不什麼不把她們養在舊居。
我說:那是貓 BB 的家,每次回家,我總聽見她在門後叫我快點開門。我有點害怕回舊居,想起貓 BB,總是有點傷感。

貓 BB 病發前後不足一星期就離開,我們全家人在完全沒有準備下送她走,媽媽和樂叔叔傷心得半死,一星期後火化時媽還不停地哭。看見她哭我又哭不出來,只能快點處理貓的身前身後事。入黑,夜蘭人靜時我才更想貓,偷偷流眼淚,V 說這是含蓄的表達。

E 說他較冷血,貓死便死,何來傷心,傷心又一天,快樂又一天,況且貓也陪你這麼多年了,貓十六歲離開已經很長命,像貓 BB 的死法﹣﹣在幾天來個了斷,算乾脆利落,更不用唉聲嘆氣。這是午餐時間,我們一眾同事各叫了洋蔥汁或咖喱汁或茄汁 + 豬扒或雞扒 + 雙蛋 + 涷飲或熱飲的汁撈飯午餐,E 侃侃而談。
我看著汁撈飯,說:也會傷心的,你也一定會傷心,只是時間長些或短些,不會完全沒有感覺。

媽媽和樂叔叔比我更難過,他們不停重看貓 BB 的相,叔叔索性把貓 BB 的臉 set 在他的 desktop,又打算把貓BB的相片沖曬放大,貼在家裡。我說這樣做不是更傷心嗎?媽媽說他們倆天天對著貓 BB 的相片哭,樂叔叔不但想念貓 BB,也想念他從前養過的貓黑咪,傷心加上傷心,他們決定暫時不再養貓。

貓 BB 離開一星期後火化,當天樂叔叔要上班不能出席,媽一邊對著貓 BB 的屍首不定與她講話,又一邊哭一邊放映為貓 BB 生前拍攝的短片。她說:你看你看......
我說:不要,不要,傷心死了,對著她的屍首看她活著的片斷,我不要。

前天我回舊居把一些貓 BB 的用品帶回新居,希望貓花花和弗弗可以繼續使用,尤其那個貓甲剪刀,它和貓 BB 年紀一樣大,繼續使用它,像是把貓 BB 的家當承傳下去。
W:要把貓 BB 的抓板也帶回去嗎?
我:不,這個留給貓 BB 吧。

貓的約定重新開始。

貓離開第四十天 貓回來第六天 ~喵~

2013

Tuesday, 29 March 2016

失約

【想念貓之十:失約】昨天下午,家裡來了一位「捉貓專家」作家訪。W 形容她是「退休後以救貓為己任,與戰友一起讓貓遠離災難。」半小時家訪檢揸家中擺設和防貓水跳窗的鐵網,一切順利通過,晚上可以看望等待領養的貓。

半個月以來在按照「貓義工們」的指示,家裡除了按裝「貓網」以外,更買齊了貓玩具和營養貓糧,未有貓先齊集了貓的用品讓我感覺奇奇怪怪,於是我更想念貓 BB。十六年前貓 BB 被抱回家時便和我睡,除了只能吃貓餅乾貓罐頭和不用上班以外,她和我一起過著貓人不分的平民式生活。貓 BB 雖然吃得不算差,但在家中屯積一堆食物和玩具供她任吃任玩的「貓天堂」從未發生過。反正她不覺得自己是頭貓:P

早前曾經承諾要帶走的貓沙沙和貓多多最終沒有接回來,貓義工 C 覺得我不守信用,速速把我從朋友欄中刪掉,我為了我的失約向她再三道歉,請求原諒。

過去二星期 C 被三家已向她領養了貓的家庭以不同的原因把已領養的貓退回,她因此承受不受不少壓力,也對「出貓」戰戰兢兢,從她的 text message 交談中,我感覺到一天比一天沉重的壓力。結果在約定好要接貓的前兩天,我向 C 推說要領養另外兩隻小貓,而不領養貓沙沙多多。C 後來發佈說因此感到慶幸,我雖然感到不好意思,但同時也鬆了一口氣。

B 說:一生一世的事急不來。而且人與人之間亦難以守約,現在要透過一個人去對貓作承諾的困難可想而知。想起來我也從沒有向貓 BB 承諾照顧她一輩子,也沒說永遠愛她,雖然最後做到了,但可能只是從結果去推斷前因。

十六年前的我,是個居無定所、沒固定收入、二十二歲的學生。以今天「貓義工們」對領養人的基本三大條件:二十五歲以上、有穩定收入、家有「貓網」,我沒有一樣合格。我可能連貓臉也見不上,只能在街上慢慢守候自來貓。

朋友們說,現在人對動物的殘酷對待事件多了,大家對動物權益重視,相對對人失去信心,在「三九唔識七」的情況下,不查明「你係乜水」實在難以把一條生命交托給你。嗯,明白,但又是誰給與捉貓者權力去把貓放出來領養?在街上拾回來的生命就全權由你主宰。W 說:「就算把這主宰貓的事情推到哲學的層面,貓也不會從天而降到我家。貓在貓義工的手上,要求人要貓便要跟他們的規則,不然我們只能等待自來貓,或索性自己去把貓捉回來。」(我又想起小學時在公厠拾回家的貓小花)為了滿足貓義工們的要求,家裡一切準備妥當,待領養的貓貓還在查詢中,希望能成功領她們回家。

在這個城市中,人生活不易,流浪漢流浪貓都同樣被禁止流浪,流浪貓又被視為要「被保護」,其實貓真的全部喜歡被養?以人為主的城市,人權也不見得完整,貓又不能自己去申請權利,要人代言,我做了十六年的貓主人,有時也太清楚貓到底在想什麼。當一個城市窮小孩更沒有權利去擁有貓,人貓約會在沒有充足的物質條件下也是不能被接受的,我城人的「潔癖」不單對人,對貓亦如是。給貓吃得不夠好、不是指定的天然貓糧,貓義工們又認為是對貓的毒害貓。「窮」可能不是罪行,但可以卻造成「不仁」,可能遲些將有更熱心的善長仁翁進一步推行「貓綜援」去幫助窮困的貓和貓主人。

貓 BB 離開第三十三天 ~喵~


2014 攝影:陳偉江

Saturday, 19 March 2016

在你面前彈 keyboard

2010 攝影:陳偉江


【想念貓之九:在你面前彈 keyboard】媽媽說有時貓 BB 想我,我又不在的話,她就會躺在電腦桌上等我。

貓 BB 除了喜歡她的「皇位」(我的大脾)以外,還喜歡在電腦前走來走去,有時睡在 keyboard 上,她就是恨不得你不要「按摩」keyboard 了,來摩摩我吧。我總把她從桌上趕走,強迫她坐在我大腿上,不能躺在 keyboard 上。用電腦的我非常集中精神,常常無視這位扭計精的疲勞轟炸,她有時站在電腦前監督我的工作,看厭了便在桌旁等待,後來索性睡在桌邊的布上等我工作完畢,再抱著她睡。七歲時她試過睡在電腦桌旁的布墊上,沉睡的她像放進洗衣機後再曬乾的「殭硬貓」,摩她的手手她也沒有反應,繼續打著鼻鼾



媽媽總愛喚我作「笨蛋」,是她取的花名。媽最初與貓 BB 見面時就叫她「笨貓」。媽說,姓笨的人是一家,一個笨頭(已由笨蛋變笨頭,原因不明。)養的貓也一定是笨貓。OKOK,隨你怎樣稱呼,你高興就成了。反正我算是如假包換的笨,至於貓 BB呢?不知道,但你叫她笨貓她一定不理睬你。

有一次我把她的相 scan 了 post 上網,她剛好在電腦前看著,我問她:喂,是你啊。她歪著頭望了又望。她知道那是她,還是她以為是另一頭貓?我想,相中的她就是媽口中的「笨貓」XD 哈哈哈哈

半年前,有一次我們看見貓 BB 困難地跳上膠櫃,媽媽笑她「肥貓、笨 B」。我們當時以為她老了胖了才跳不動,其實那應該是腎功能開始轉壞,讓她不再能靈活跳躍的癥狀。現在想來雖然很自責,但這是對觀察生命的一次學習。M 安慰我說貓是天生的忍痛高手,她們都把病況藏得很好,家人很難發現他們病了,主人是疏忽粗心了,但也不能全怪罪於主人。假如我家再有老貓,無論她看上去多麼活潑、多麼像小孩一樣萌著要零食,也一定要多留意他是否真的健康,即使貓多麼不願意,也要年年帶貓到獸醫診所作貓體檢查。

貓 BB 十歲那年我們開始常常拍照,當時我曾寫到怕有離別的一天。不過那時候我不能/未能想像她將會如何離開,只幻想她像旅人一樣,執了包袱掛在樹枝上,然後摃著樹枝穿上登山靴說:我出門了,see you。但命運安排的這次旅程叫腎衰竭,發現時是末期,醫生說貓 BB 過不了兩個晚上,但她撐了三個晚上才離開。親愛的,辛苦你了。十六年無聲無息地流走,感恩我們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

貓離開第二十三天,讓我再為你歌首歌吧。

2010
二隻o野上網

兩隻o野o既其中一隻就快十歲,
另一隻o野已經三十幾歲(但係仲未瓜)。
兩隻o野相愛已經就快十年,
老o的o個隻怕無咁老o個隻有日要走,
咁佢拿拿淋一齊影多o的相,
怕第時無機,
要唱:
「呵呵,BBBB。」
「呵呵,BBBB。」
「呵呵,BBBB。」
「啊呵呵,BBBB。」



Thursday, 17 March 2016

綠色貓眼睛

【想念貓之八:綠色貓眼睛】貓離開第二十一天。

想不到在家中按裝防貓跳樓的鐵網是一件令人非常煩惱的事。媽媽知道要安裝「貓網」才可以領養貓後,便打消了領食的念頭。她說,家那麼小,才180呎,一只鋁趟大窗在廚房,如果要連那窗戶都加上鐵網,家就變得跟一個大籠沒分別,她和貓不要住在籠子裡。

經她這麼一提,也讓我不想有住在籠屋的感覺。在一再推遲下,接貓沙沙和貓多多的日期越來越近,雖然不情願,但還是要到了「十二蚊店」買了不同尺寸的鐵網,用文件夾和透明索帶綑在窗戶上,做成「貓網」,家裡真的立刻變得像個大籠子。按裝窗網後拍了照片傳送訊息給貓義工,她說鐵網和窗戶的間隙太大,需要多加一層網或者買大一點的網,間隙不能多於2.5厘米,以防小貓在間隙裡爬出窗外。

閱讀訊息後,W 和我便為了美觀和按裝窗網的原則問題煩惱,凌晨四時苦著臉,睡不著。這時我又想念貓BB。W 重申怕我不太愛將要領養的兩只貓,因為我一直想念貓 BB,也希望遇上樣子跟她差不多的三色貓——三色之中以黑白為主,四蹄踏雪的「頭盔」貓。我說他不是鼓勵領養不同的貓嗎?雖然是在找「愛的替身」,但選貓和選情人差不多,總是有看似更好更靚的在,是永遠選不完的。其實我經過十多少天的考慮,亦未有緣遇到更想收養的貓,而更多時候我想念貓 BB,也會因此想起貓沙沙綠色的眼睛,和貓 BB 一樣的眼睛。

但願這幾天重新按裝「貓網」順利,下星期可以接貓回家。

攝影:陳偉江
photo by Chan Wai Kwong

Sunday, 13 March 2016

忘記貓是貓

【想念貓之七:忘記貓是貓】
貓離開第十七天
攝影:陳偉江
photo by Chan Wai Kwong

Saturday, 12 March 2016

共貓泛舟去

【想念貓之六:共貓泛舟去】貓離開第十六天,夢見貓。

煮牛腩不熟變成叉燒。Y 說不吃。我生氣地說不可煮太久,他說不熟不能吃,我看著紅得像叉燒一樣的牛腩,推門離開廚房。貓 BB 和我去出門,(往年的旅行)她以後雙腿走路,前腿為手。

她拉著我的手走到湖邊,在蔚藍色的湖邊拉出一條木船,我們船上對坐,她輕輕地撐船。四周沒有人,湖邊都是墨綠色的大樹,船向湖中心飄去,陽光打在銀色的湖面,我們躺在船上望著藍天白雲,靜靜地享受陽光和涼風。不知過了多久,睜開眼睛,貓已經把船伐回岸邊。她下船走過沙灘,我拉著她的手。

遠遠的另一個我坐在火車逆向的位置,窗外風景倒流,鳥像退回原點,時間逆流,貓又坐在我對面搖槳,我們的船逆流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