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 January 2021

【虛詞】最赤裸的展覽《我們的模特兒Our Models》 觀眾與模特兒們最赤裸的對話

最赤裸的展覽《我們的模特兒Our Models》 
觀眾與模特兒們最赤裸的對話 
專訪| by 姚嘉敏 | 2021-01-01
原文:https://bit.ly/3811zI6
 

「睇埋晒啲咁嘅嘢!」在老一輩眼中,赤裸的事物就彷彿是魔鬼、是罪惡、是萬惡起源,我們應該不要去談論、不要去觸碰、不要去了解。但曾幾何時,裸體其實比起穿衣來得更高級,因為天造物優於人造物,而我們出生的時候就是赤裸裸的,所以天造的身體比起人造的衣物來得更精緻。亦是因此,裸體繪畫正正是古典藝術的核心。裸體與藝術往往都分不開,除了有裸體繪畫外,我們也經常在博物館中看到裸體的雕像。赤裸是色情抑或是藝術?多年來已經有不少人為此爭論不休。


展覽期現已延長至1月6日。(IG@hklifemodelclub) 

最近,體祭(Body Fest)與細細聲Studio舉辦了《我們的模特兒Our Models》展覽,用了長達2年時間準備,邀請了十三名模特兒和二十名畫家,展出90幅畫作,藝術家們以身體去訴說自身的故事。策展人小丁就希望大家可以藉今次機會了解和討論一下自己的身體:「每人對於身體都有不同的看法,但平日沒有機會去表達,今次希望借人體模特兒展覽,讓大家可以多討論一下關於身體的事情。」 

早在2018年,小丁已經舉辦過一次體祭(BodyFest)展覽,當時共有八位藝術家參與,除了展覽外還有攝影、裝置、工作坊等等活動。在上一次展覽完結後,小丁已經積極籌備今次的《我們的模特兒Our Models》,希望用更多時間去做好展覽。小丁覺得在畫人體素描的時候,大家都習慣畫「靚仔靚女」,但其實身體有很多不同的形態,所以邀請了不同體態的人士作為模特兒,當中有資深的人體模特兒,亦有初次成為模特兒的人。 「我覺得關於身體的事需要更深入的討論」,於是小丁邀請了不同的人作為模特兒,有懷孕的媽媽、亦有患有侏儒症的男士、亦有跨性別人士,希望大眾對於身體有更深入的思考。 

【 以身體說故事】

展覽位於富德地,場地不算太大,燈光不算強烈,予人一種恬靜的感覺。大大小小的畫作掛在白牆上,畫家們使用了不同的媒介去創作,例如油畫、鉛筆、水彩等等,有的身軀色彩鮮豔、有的身軀剛勁有力,有的身驅輕柔軟熟。「今次的動作普遍是Long Pose,畫的時間需要12小時左右,這段時間期間藝術家和模特兒可以沉澱在當中。」身體展示除了是模特兒以身體去說故事之外,亦是觀者與看者的交流,可以感受到當中的沉澱。十三位模特兒訴說著十三個不同的故事。 
 


上至下:模特兒為Serene、華仔和Denise。(IG@hklifemodelclub) 

順著展場的路線走去,首先看到的是和Carol、Serene和Chris。Carol是一位懷孕的媽媽,她希望用今次的經歷記錄下懷孕的過程。Serene就與女兒一同參與今次的模特兒體驗,希望記下與女兒相處的時光。而Chris則是一位性別浮動人士,希望以身體展示的方式去探索自己對於性別的認同。在Chris背後的有小風,同樣是性別流動人士,在運動界中小風有望以女性的身體示人,並且認為女性同樣可以以健碩的身體。之後有三位資深的人體模特兒Kathy、華仔和Lesshunter,他們從事人體模特兒的工作已有20年之久。 

 阿怡和小豬亦是一個對比的組合,阿儀是一位纖瘦的女生,而小豬則是一位力士型男生,兩者在身型上有著龐大的落差。之後是Nujande,她覺得成為人體模特兒是療癒自己性暴力創傷的過程之一,也是表達自己的方法。接著是Albert和Ah Lok兩位男士,Albert脊椎生長不良,對於自己的身體一直都不滿意,透過今次成為人體模特兒,他慢慢學習了接受自己。Ah Lok則是一位侏儒症患者,他反而認為這是他的特別之處。結尾的是Denise,她是一位相奉巫文化的女生,身上的紋身對她而言是一種護身符。在成為人體模特兒的過程中,她希望可以把自己所信奉的的巫文化融入其中,給予他人力量。展覽現場除了畫作之外,展覽場地還有多位模特兒的訪問文章,讓觀眾了解到畫作背後的故事,可以更深入去認識他們以及他們希望以身體展示所傳遞的訊息。 

【接受不完美的自己】    

一直以來,社會上有很多標籤,女孩子要著裙、男孩子不可以喜歡粉紅色、男士要健碩女士要賢淑等等,不一樣就不被社會所接納似的。獨自一人觀望鏡子時,相信大家也有不滿意自己身體的時刻,例如阿儀希望自己可以多長一點肉,而Albert也曾幻想自己擁有一個「正常」的身體。小丁認為:「裸體並沒有一種特定的公式,不同人對於身體有不同的看法,大家可以發掘一下身體的不同可能性。」這個展覽正正就是希望把身體不同的可能性呈現在觀眾面前,同時打破大眾對男女身體應知的既有框框。


Albert因為脊椎問題曾在背上動手術。(IG@hklifemodelclub) 

 對於模特兒而言,展露身體是一個自我認識的過程。Albert因為脊椎的問題令到外型上有異於普通人,背上亦有動過手術的痕跡,所以一直不太滿意自己的身體。不過,經過成為人體模特兒的經歷之後,他發覺原來畫家筆下的自己其實不似想像中扭曲。而阿儀雖然並未對自己的身體十分滿意,但就增加了對身體的自信心。「他們覺得原來我們對自己太過苛刻,希望可以多接受自己好與差的部分。」小丁淡淡說道。 

 同樣身為人體模特兒的小丁覺得裸體其實是一件十分普通的事情,同時是一種選擇,可以隨心選擇自己穿抑或不穿。在訪問途中問及小丁在身體展示上有否經歷過感到尷尬的時刻,停頓一兩秒後,小丁徐徐地道:「沒有呀,我也不知道為甚麼。」也許對於小丁而言,裸體就是這麼普通又自然的一件事。 

 《我們的模特兒Our Models》 展覽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0樓 展覽日期:

即日起至2021年1月6日 
 私人展覽,必須登記:forms.gle/oV9pLd2LtsJaajrWA

文化者:【現場】「奇形怪狀」的模特兒 教你成為自己身體的主人

In 藝術,社區,香港,展訊,文化.2020-12-30.
記得一位已故音樂人曾在訪問裏提及,用鏡子好好觀照自己的私處,是她認為一生人必做的一件喜慶之事。因為這是從出生以來就一直跟着自己,卻彷彿是最容易與羞恥拉上關係,而反被人類「收得最埋」的器官。
不過在這個是非當人情,彷彿mean到盡才是待人接物之道的社會,需要收好的又何止私處?別忘記你的法令紋、眼袋、拜拜肉、麒麟臂、水桶腰… 足以判人死刑。 

要別人喜歡自己,先要自愛。然而知易行難,13位一絲不掛兼「奇形怪狀」的「老師」,或許能給我們些少提示。 

(懷孕是較容易得到共鳴的女性經驗,展覽籌委Gary也表示這兩位母親模特兒Carol和Serene的作品,特別受女性歡迎。)


【不一樣的身體】
身兼人體模特兒的策展人小丁,和團隊一直提倡身體自主概念; 相信「每個人都好靚」,他們希望擴濶大眾對美學的觀念。她表示這是兩年多媒體展覽的延,而更集中在人體繪畫的部分。在這兩年多籌備的過程裡,團隊反思香港的人體素描學校,為畫師準備的大多為「標準身型」的模特兒。於是他們忽發奇想,為參展的20無畫師牽線,找來13副「不一樣的身體」,成為這次人體素描的受繪對象。

(身兼人體模特兒的策展人小丁) 

兩年來每次3至4節、每節3小時的作畫時間,果然成為一眾「學院派」畫師的挑戰。例如這次所展出的骨感女生阿怡、肉感男生小豬、甚至孕婦Carol和母親Serene等,都是畫師需要花多點時間去思考如何精準描繪身形的模特兒。其中侏儒症患者Ah Lok,也令畫師感到十足挑戰性:「平衡身體比例係有啲難氷,一唔覺意就會好似卡通化咗個人咁。」現場作品所見眾畫師功力非但沒受影響,而且在某些畫師挑選的角度欣賞,其實難以發現Ah Lok的身高差異。與其說這是作畫技巧所營造的視覺效果,Ah Lok在場刊裹所留下的一句話其實已足夠解釋:「我本來就是正常人。」 

(侏儒症患者Ah Lok:「我本來就是正常人,我不會肯定地說會為這個病感到自豪,我也想過擁有正常體格,但就做人體模特兒而言,這是一件好平常的事。」) 


(同樣對自己身體感到疑惑的骨感女生阿怡,當人體模特兒可說是跨過了自己的心理障礙。)


模特兒的故事=與觀眾的連結
除了從畫師自己的角度出發,模特兒自帶的特色其實影響着畫師的創作。像流動性別酷兒小風,就是在展內被最多畫師創作的模特兒。在水彩、油彩和炭筆等媒介,和分別在全身和局部描寫下,小風的氣質都被不同的手法形塑着; 有趣的,是畫師Fung Kin Fan從不同角度描繪小風的兩幅作品,面部輪廓散發的性別氣質竟有點相異,卻正與小風自我的認同的流動性別身分相匹配。這大概是在現場看作品真跡,才會觀察和感受到的魔力。

 
(小風的作品,突顯了僅限現場才有的魔力。)

與一般展覽不一樣,正是把模特兒的位置放得比畫師更前面的決定。強調模特兒的故事,因為身體經驗是人類的共同語言,也就是最能夠連結畫師、模特兒和觀眾的橋樑。展覽籌委Gary想起一次向觀眾解釋畫作的經歷:「模特兒Albert患上腦膜炎,背上條疤痕,就係佢開刀做手術植入鋼板之後留落嚟。之後有人十田口女仔舉手,話自己同Albert嘅情況一樣。」

(患上腦膜炎的模特兒Albert,背上的疤痕彷彿讓觀眾感到切膚之痛。)

(紋身師Lesshunter,在場刊裡詳談讓自己身體變畫布的故事。同場載有各模特兒的故事,記得把文本拿上手細閱。)


Gary嘆一口氣,續以模特兒身兼舞者Nujande為例。策展人特䑐展出模特兒的兩組姿勢,從原本從容慵懶地躺着,到後來坐着被畫師描繪,動作的轉換暗藏Nujande的情緒變化: 「經過3節時間同畫師相處,Nujande喺畫室感到好大嘅安全感。當畫師差唔多畫完嘅時候,佢終於打開咗自己,分享曾遭性暴力嘅經歷。」心頓時揪了一下。對陌生人和盤托出彷若千瘡百孔的過去,如同比全裸更全裸,那是不容的決定。

(畫師Mark Law繪下首階段的Nujande,當時的她從容自在。)


當時畫師邊聽她分享,拿着畫筆的手又再動起來:「好似畫師Mark Law,觀察到Nujande身上多咗種憂鬱嘅氛圍。佢選擇用藍色記錄當下嘅Nujande,係一種視覺語言嘅選擇。」小丁補充表示有外國朋友來到展覽,立刻就被這張作品吸引:「接收到視覺語言固然重要,更重要係感受到人與人(畫師與模特兒)之間微妙嘅關係。」

 
(敞開心房的Nujande,本來隱藏着的情緒悄悄地散發,Mark感受到了,並把處於這個狀態的她繪下來。)


【當自己身體的主人】

攤開的不只身體,還有血淋淋卻極至真誠的生命故事。Gary直言當觀眾找到與畫中模特兒的連姞,也許就會發現是共同的議題,從前談身體所感到羞恥和尷尬,可能會漸消減:「好多誤會源於不理解,所以展覽嘅籌委、畫師同模特兒都唔需要蒙面。我哋打開門邀請大家入嚟,一齊感受。」

(年近60歲的資深人體模特兒華哥)

(同為資深人體模,今年67歲的Kathy,在她身上彷彿看不見歲月的痕跡。)


從外在因素建構自己的身體形象,似乎是一輩子的的事。然而到最後,當我們醒覺而不再把自己的身體當成別人的話題,甚至服務消費主義的產品; 真切了解身體的限制和潛能,接納並擁抱它,與過去的自己和解,才是我們最為自己著想的做法。

「本來身體生成點嘅樣就係靚,健康就係靚。」小丁說。

撰文、攝影:熊天賜 


 完整文章及圖輯:https://wp.me/p9oTr7-6bi

【體祭 Body Fest】╳【Studio細細聲】《我們的模特兒》 
日期:即日至2021年1月3日 
時間:12:30 - 21:00 
地址: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0樓c 
私人展覽,必須預先登記入場 : https://forms.gle/tnyZTfeGx3wkxpsL6 . 


YouTube:youtube.com/c/TheCulturistHK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theculturist.hk 
Website : https://theculturist.hk/ Email:theculturist.hk@gmail.com . 
#art #culture #theculturist #文化 #藝術 #文化者 #人體素描 #humanbodysketching #nudemodel #裸模 #身體 Life Model Club 體模社

Wednesday, 30 December 2020

In Pictures: ‘Our Models’ exhibition promotes body autonomy in conservative Hong Kong

Hong Kong Free Press

In Pictures: ‘Our Models’ exhibition promotes body autonomy in conservative Hong Kong

by Dawna Fung 09:00, 30 December 2020

A smallish frail man sit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a Hong Kong studio, surrounded by several artists whose brushes sweep busily over canvas.

Albert is not your typical artists’ model. His spine is S-shaped, the lengths of his hands and feet are disproportionate, and there is a prominent lump on his top right shoulder. A long steel rod was inserted in his back after he suffered meningitis as an infant.

(Albert. Photo: Andy Wong.)


Yet Albert, a member of the HK Life Model Club, is proud of his body. He is one of the people featured in Our Models, an exhibition of nude studies by 20 artists.

They aim to celebrate body autonomy and self-love, expressing the view that “everyone is awesome.” Pregnant, elderly, and transgender people are among the others featured.

(Albert. Photo: Dawna Fung.)


Chan Kung-chun, one of the artists, remembers the first time he met Albert and how conscious he was of Albert’s deformities. “But soon, when I started to concentrate and draw the outlines, I saw him objectively,” he said.

The exhibition features pictures of many different sizes, colours and types of paints — an attempt to represent openness towards diversity. 

(Photo: Dawna Fung.)

But in a socially conservative city like Hong Kong, the HK Life Model Club faced difficulties finding an exhibition venue. They were refused many times on the grounds that the theme was “sensitive”.


(Photo: Dawna Fung.)

Displaying nude artworks does not violate any law but the club still encounters reservations about its exhibition. 

“Most people think straightaway of sexual implications when they see nudity, which is not our thought,” says Liu Ngan-ling, the host and curator of the club’s show. With the artwork, Liu demonstrates that nudity can be related to body aesthetics and the relationship with nature. “Not covering my body is not shameful,” says Liu.

(Photo: Dawna Fung.)


She advocates body autonomy and believes that everyone can have their own thoughts about an ideal body, independent from the mainstream understanding: “For instance, the ideal woman has to be white, skinny, with makeup… But body autonomy is knowing what you want for your body, not being affected by others,’ says Liu.

(Photo: Dawna Fung.)


At the same time, the definition of an ideal body can be fluid and ever changing with time. Liu introduces Siufung, a participating model and LGBT+ advocate, who had different views about an ideal body in different periods of time.

(Siufung. Photo: Siufung’s Instagram.)


At first, Siufung himself themselves as a trans man, then he saw himself having a mobile sexuality – recently, she thinks that she could present as female.

(Siufung. Photo: Dawna Fung.)


Liu says that it is normal if people have different thoughts about their bodies with the time changing and experience enriching, as body autonomy is a changeable concept.

(Ah Yee. Photo: HK Life Model Club.)

Ah Yee, another nude model, used to feel dissatisfied with her skinny body. She tried to eat more to put on weight but it never seemed to work.

(Ah Yee. Photo: Dawna Fung.)

But she enjoyed posing for the club’s artists. Holding a pose for a lengthy period, she feels a tranquillity akin to meditation. “I love all these artworks. Some of them paint my back, some paint my side… these different angles surprise me!”

(Liu Ngan-ling and Haruyuki. Photo: HK Life Model Club.)

In contrast to Ah Yee, Haruyuki is well-rounded, seeing this as the ideal body shape. Every month, he spends up to half of his salary on food but still thinks he is not fat enough.

(Haruyuki.)

The club put portraits of Ah Yee and Haruyuki together on purpose. They intend to demonstrate different possibilities of body shapes and how people with contrasting characteristics can get along with each other.

(Kathy.)

Kathy is in her 60s and thinks this is the best moment of her life. She never uses makeup or skincare products, as she sees getting older as natural. Her optimism and confidence appear to inspire the artists, who use a wide range of bright colours to depict her.

(Kathy.)

Kathy acknowledges she is no longer young but loves her mature body. “Having wrinkles, hair turning grey, skin losing flexibility… I am glad that I have the chance to get old and experience this process!”

The exhibition runs until January 3, 2021 at 10/F, Foo Tak Building, 365 Hennessy Road, Wan Chai. Reservations have to be made via a Google form beforehand as a pandemic control measure. 


Monday, 28 December 2020

【藝文誌 , 記錄香港】:「體祭」展覽 :身體自主 靜靜的跟自己對話

「體祭」展覽 :身體自主 靜靜的跟自己對話

【記者王鈴欣報道】 27/12/2020 0 

一步一步向前行 才能踏上回家的道路 甫踏進展覽場地, 陽光透過窗折射光,影射在一幅幅畫作上。一幅幅畫家繪畫裸體模特兒的畫作在陽光下優雅並理直氣壯。每個特別的身體突破性別、年齡等的界線,呈現身體的可能性。 

身體自主藝術家暨策展人小丁與其團隊籌備了兩年的「體祭」展覽邀請了十三名模特兒和二十名畫家,將不同的身體狀態以不同的風格呈現,包括傷健人士、性別流動者和孕婦等。模特兒中有些是資深人體模特兒,亦有新手,。策展人小丁當了人體模特兒約十年,她希望透過展覽介紹不同的身體狀況,以及打破人們的一些既有想法。《誌》記者專訪小丁和「體祭」項目經理WY,了解展覽背後的故事和他們對藝術的看法。  

(侏儒症患者Ah Lok 總是不滿意自己的身體。)

 
【期望打破既有想法 反思身體自主】 

展覽的一角展出了兩個資深人體模特兒的畫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男的是華仔,長長的白髮吸引眼球,經過年月的洗禮,畫作中的身體皺紋十分明顯。旁邊的女裸體模特兒是Kathy,皮膚之光滑讓人未能聯想有關年歲的想像。 「其實Kathy老過華仔」小丁的一句說話,讓記者都瞪大了眼睛。 小丁指出原來華仔六十歲,而Kathy就六十七歲,華仔比Kathy年輕。Wain表示這是想打破人們對「男人越老越型」,而「女人越後生越靚」的既有印象。 

「其實人們都對六十七歲都有不同的想象,而大多數人會覺得六十七歲就會有皺皮,但Kathy皮光肉滑,這個例子好有意思,因為她所挑戰的是人們對身體和年齡的關係的既有想法。」
(「體祭」展覽邀請了十三名模特兒和二十名畫家,策展人希望世人可以解放自己的身體,多跟身體對話。)

 除了年齡,還有有「性」。社會大眾價值及其限制,慢慢地、不自覺地加諸在我們身上。小丁說,其中一位模特兒阿怡就算知道畫家都只在專心地畫她,並沒有用性的角度看待她,但她內心仍是很害怕別人會帶著「色情的目光」。 

小丁指,大眾媒體認為我們該為裸體而感到羞恥,而我們都被大眾媒體過些想法影響著。到底怎樣才是「正常」?怎樣才是「不正常」?小丁引述阿怡一次拍照的經歷,「那一次阿怡與其他被拍的人都是裸體的,只有攝影師和副手有穿著衣服,阿怡反而覺得自己沒有什麼特別。」在多數人都是裸體的情況下,穿著衣服的人好似就變了「不正常」,我們是否該好好反思一下平時大眾信以為是絕對的價值(如裸體是羞恥)其實都只是一些社會建構?小丁說,是次展覽是想人們突破別人對於自己身體的想法和限制,從而「找回」自己的身體自主。
(孕婦Carol想透過當人體模特兒,跟自己的身體對話。) 

【做人體模特兒是一個「呼吸自己」的過程】 

小丁認為,模特兒不只是一個「工具」,他們同時也推進了畫家的創作。 

「做人體模特兒這個經驗給予模特兒一個空間去反思和呼吸自己。在三小時的繪畫過程中,模特兒能坐下慢慢地感受整件事,反思對自己很多的想象,例如懷孕中的自己。」

小丁覺得很多人會以為畫家與模特兒在這三小時之間會有很多溝通和交流,但她認為,更多的是模特兒自己與自己的溝通,例如被畫時懷孕中的Carol,Carol在懷孕時選擇了做人體模特兒是為了感受自己懷孕這一件事,至於畫家把她畫成怎樣,她都不太介意。小丁總結,被畫的經歷是一個不可言喻的經歷。 

做人體模特兒似是很正面的一回事,但是否每個人做完人體模特兒後都會容光煥發,充滿自信?小丁以Ah Lok 的例子回答:不一定。Ah Lok 是一個侏儒症患者,他一直以來都想要一個「正常」的身體。雖然Ah Lok認為在畫中的自己比他心中想象的自己更容易被接受,但他仍不覺得自己「完美」。 

「有時對自己最苛刻的是自己,很多時候都是我們自己不能接受自己。」小丁說。要真正地感受到自己被接納,我們要先接納自己。 

【繪畫與攝影的迷思:有距離才令人想親近】

除了繪畫外,展現裸體的另一個常見媒介就是攝影。記者問小丁為什麼選擇繪畫作媒介而非攝影,小丁坦言兩者沒有好壞之分,一些人會選擇繪畫,一些會選擇攝影,這都是他們基於自己對兩者不同的理解而作出選擇。小丁以Carol為例,「Carol選擇了被畫是因為她不能接受鏡頭下真實的自己」。 

如是說,攝影好像更有入侵性和「赤裸」,但小丁認為攝影是可以更「自由」和更「反叛」。她解釋,「攝影只有百多年歷史,是一個最沒有包袱的新媒體,攝影有其開放性,任何人都可以攝影,不是完全在制度內被框死。」她指出,在四五十年代女性攝影興起,很多女權主義的先驅者都曾以攝影作媒介。反觀繪畫已幾百年的歷史,現在的畫作很多都受西方以前對人體美學的視覺所影響,繪畫一直在父權社會入面流通,加上畫家大多數是男性,「繪畫是一個更加建制的媒界」。。 

但為何我們會覺得畫畫好像易親近些?小丁說,繪畫時模特兒與畫家保持相當的距離,模特兒亦可選擇「封閉」自己,正是這種距離保護了模特兒也保護了畫家,「模特兒與畫家有距離的共處建立了一種親密感,這是一種抽象的感情。」
(女人比男人快衰老?Kathy的人體畫作告訴大家,固有的想法與事實未必如此。) 

【世界思潮倒退?藝術與政治不可分割】 

資深人體模特兒華仔和Kathy都覺得人們對人體模特兒的想法都在倒退。小丁自己則認為整個世界的民主進程都在倒退,這亦正影響著我們的生活,而藝術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世界大環境接受不同性取向和跨性別的人都不是一段很長的時間,「若我們稍一鬆懈,可能又會返去以前。」小丁認為,要不斷提及相關的議題才可以避免思潮的倒退,正如她覺得要多提及與人體/身體有關的議題,開展更多的討論,迎接不同的問題。  

【體祭 2020】 展覽:《我們的模特兒 Our Models》 
日期:即日起至1月3日 
地點: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0樓舉行 

-------- 
王鈴欣 
Final year 法律學生,多愁善感(其實是中二病)。想深入了解不同人但又太怕醜,所以希望透過寫作與人有思想和情感上的交流。不甘平凡,在亂世中努力尋找自己的位置和意義。 
-------- 

【延伸資料】 
女性攝影 – Vivian Maier: 上世紀五十年代女性「攝影師」,生前是一名保姆,作品在死後才被發現,多數作品為自拍。 

繪畫與封建社會 – “Cartesian”的概念: 古典西方的畫講求要跟從一些規限,同時不容許人們對畫有其他解讀方式,見到畫作是怎麼就是怎樣。
(延伸閱讀: Scopic regimes of modernity, Martin Jay ) 
--------

Monday, 21 December 2020

【#excohk_展覽】你喜歡哪一個你?


 

excohk【#excohk_展覽】 你喜歡哪一個你? 

---------- 

是否只有我們在當模特兒的時候,才能勇敢正視自己的形象?還是,這恰巧證明了我們沒有正視自己的勇氣? 

這個展覽非常簡單,就是展出了不同畫家所畫的裸體模特兒。這些裸體模特兒的背後各有故事,有些是跨性別人士,有些是孕婦或產後媽媽,有些則是身體有缺陷的人;人體模特兒雖然不算常見,但是大家也該有些概念。大家都會說「每個人也有自己獨特的形態」;於筆者看來,擔當人體模特兒,其實也有點兒像演戲一樣。舞台上總不能每個人都是俊男美女,每個角色都有著無盡的優點 —— 那實在與觀眾所認知的現實生活太不同了。不同的體態、性徵、高矮肥瘦,在畫家筆下通通成為了一份藝術品。大家都是平等的,大家都是一位值得被畫的模特兒。 

身體有缺陷,是不是一定要抱着樂觀正面的態度,表示自己很慶幸被「賜予」這一條路呢?筆者覺得,雖然這種觀念隨着大家對於「男人就一定不可以流眼淚嗎」這一類的意識提高,也許也會有一定的認知;但當主流媒體為每一個有缺陷的人都塑造出美好而樂觀的形象,也許沒有人能感受到他們背後的痛苦,也難以真正喚起大家的同理心,代入狀況,去理解他們的痛苦。 

縱然畫家的畫風各有不同,作品卻巧妙地展現及流露出一樣的神情,而背後的故事則似乎更為吸引,也像一個個值得被探討的社會議題的開頭。孕婦與「新人」分享自己身體時,有不適或不快的感覺,到底是正常的嗎?一位女士曾經遭受過性暴力,卻選擇面對自己的創傷,成為裸體人體模特兒,更從中找到自己的價值。 這位女士的故事,於筆者而言,也正正是最為吸引的。寬衣解帶於華人而言,也許是一件羞恥的事情,更何況是遭受過性暴力的男女。在陌生人面前脫下衣服,想必也需要很大的勇氣:不僅僅是面對他人的目光,更是害怕自己的心魔纏繞左右。但是作為人體模特兒,她反而找回自己的價值:「看見我的身體不只是一個性徵的代表。」 

這個展覽的感覺有點像一本書,策展方式較為平實,但卻值得大家細看。很多觀眾愛在打卡位前面自拍、拍下美美的照片,而事實上筆者也不例外。但是要說到評論自己的身體,總能找到一百種挑剔的方式。若叫大家赤裸裸地面對自己,又有多少人敢說自己是美麗? 

一般人的我們並沒有那麼多煩惱,但,我們除了喜歡身光頸靚、戴上快樂面具的自己外,還會否願意一併珍惜自己那個有皺紋、有缺陷的肉體,以及喜怒無常、情緒萬變的靈魂? 

 (Exco鼓勵大家可以先收藏地方,待疫情之後再到訪;請小心注意社交距離,量力而為。) 
---------- 

我們的模特兒 
地點|灣仔富德樓10樓 
日期|至1月3日 
時間|12:30 - 21:00 
備註|請到 @hklifemodelclub 提前預約
 ---------- 
文:#excohk_rin(本評論僅屬個人意見) 
@excohk 歡迎任何團體及形式的投稿、活動分享、創作企劃及意見。
歡迎與我們一起探索新的意念,或是成為合作伙伴,與我們共同成長。 

20 小時 excohk 的大頭貼照 excohk #香港好去處 #人體模特兒 #裸體 #跨性別 #🏳️‍🌈 #香港 #拍拖 #郊遊 #工作坊 #藝術 #情侶 #聖誕 #展覽 #藝術 #hktravel #hkart #nudemodel #nude

Thursday, 17 December 2020

小城藝術館:《我們的模特兒》在此被看見

《我們的模特兒》在此被看見 
2020/12/17 

 作者:波利 

十三個模特兒有十三個不為人知而私密的故事,這落在社會記者手中相信會變成得奬的作品,可惜波利是寫藝評的,何不簡簡單單的容讓這些故事,透過畫家之手傳遞出去。 本展在策展結構上已是極其有趣,有資深的裸體模特兒小丁作為策展人以推展身體自主作為理念,邀請一群認同其理念的畫家進行創作,再由策展人鋪排展覽並配以每位模特兒的專訪探討其故事和作為模特兒的心路歷程。以模特兒為中心的擺畫模式,就如入侵到寫生的現場一樣以不同的角度觀看着模特兒的身體。
其實作為觀眾透過繪畫你甚至不知道模特兒真實的樣子是如何,只能透過畫家主觀的眼光以及不同的畫技去猜度真象。這裏面涉及了模特兒、畫者和觀眾的三體代入差異。如策展人小丁所言,她所重視的是模特兒在被繪畫的過程中展露身體的體驗,這並不是在任何其他活動所能體會的,而得到的東西亦是因人所異可能更接受自己的身體,也許想尋求改變,亦有尋得某些答案。 

對於波利如果說裸體在藝術中沒有任何符號性或特殊意義我是不認同的,例如文藝復興的裸體便是對羅馬、希臘藝術的仿效與致敬。單從減法的角度看,衣物與身份等的細節亦從退去中減除,更純粹的觀看身體本身。在藝術以外的角度看必有更多對身體議題相關的詰問:簡單一點可能是母與子的身體連繫,人體態上的差異,甚至涉及到身體與性別的定義;透過寫生竟然便有猶如現象學方法的觀察方式。 回到展覽上的作品,Harvey Chan與早前訪談過的Mark Law僅展一天已出售了幾件作品;於我們便聚焦其他藝術家有趣的作品。
Chan Kung Chun – 小豬 

寫實畫家Chan Kung Chun糅合立體主義所繪的模特兒《小豬》,時而平滑時而粗獷的筆觸,令模特兒的身體與背景產生對比,形成了有趣的效果。
Carmen Wong – Ah Lok Carmen Wong

所給繪的《Ah Lok》則用了近年流行的水彩上色,只用了一支兩層的疊色營造氣氛而非取其寫實,為空間與環境營造了一種恬靜的氣氛。
Joshua Foo – 阿怡  

Joshua Foo的《阿怡》在構圖上去了三個角度透過明暗的層次讓觀眾從不同方向看見模特兒的身體,似乎亦呼應着阿怡在訪問中類似冥想觀看自己的心理狀態。 

資深模特兒華仔在一訪問中談到社會環境對裸體模特兒的形式在他從事的數十年生涯中並無進步,這某程度上亦是波利採訪這展覽的源起;另一資深模特兒Kathy談到即使大學的藝術學院訓練亦逐漸省卻了裸體寫生的環節,反映到這方面更是不進反退。不難相信,若是沒有小丁這群人也許不知那天,香港甚至會永遠失去了這一種藝術形式。 

在古典繪畫中模特兒往往是付費的委托人,當有天他們離開了藝術生態中心,但他們的想法對於作品的誕生與詮釋仍有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難以言傳,不如親來富德樓一趟欣賞一下箇中的魅力吧。 

 《我們的模特兒》富德樓10樓 / 2020年12月10 – 2021年1月3(敬請預約)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