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5 August 2016

上班前後,還可以做甚麼?


這是公司天台的一片海,讓人鬆一口氣的地方。雖然辦公室窗戶外也是無敵全海景,但長年累月都是用百頁簾遮著,拉開窗簾工作又嫌太亮,相當浪費。

photo by Marcel Sauder


今早上班前,破天荒到了馬灣舊村拍照,再回公司。一路上坐車坐得頭暈,到了馬灣迷了路,大家晨早起來睡眠不足,感覺很不爽,我黑著臉完了拍攝,事後趕回灣柴上班。在途中問攝影師 M,其實我們為了甚麼?沒有答案。

快手買了個麥記外賣回辦公室,阿姐正在訓話,好像由一個世界跳到另一個世界。

Friday, 12 August 2016

台北周末


七月末的周末到了台北,本來只有三天的短暫停留,卻因為颱風的關係,在沒有機位回程的因由下,需額外逗留三天。於是三日的短暫假期變成了六天「長假」,讓我意外高興。

一到埗剛好先到城市田園書店看了插畫家 CROTER 的展覽《沒有事實只有詮釋 To Hide Everything》。

周末便由 M 帶領,到訪不同的地點進行拍攝,我們更由台北走到宜蘭。之後多出的三天,分別到了台北美術館看《李小鏡回顧展》,再到北投享受溫泉,最後一天尋訪不同的書店。雖然台北朋友推介了不少獨立書店,但不是找不著便是剛巧關門了,幸好到了最喜歡的伊紀國書屋(誠品書店的日文部關閉了,店員推介我到在微風廣場的伊紀國書店),買了些相相集。這真是完美的旅程。

感謝 M 作導遊,有時候我們說英語說太多,我一下子「轉不了台」,他還要替我把英語轉成國語向其他查詢,我笑說他這為瑞士人才是貨真價實的台灣人,他打趣用台言說:胡說八道!(音:哦鼻公)

Thursday, 21 July 2016

@ Mong Kok by Jonathan van Smit



認識 Jonathan 已經有六年,那時他剛開始攝影一至二年,轉眼間六年過去,我又回到和原來差不多的生活。他說我近來的話太多了,約我拍照,我總是不停地說說說,我好像不能有一刻靜下來。

近來每次與 J 見面後,在離別前他總會說:你記得嗎,我們初次見面時,你的英語很不流暢,而且我要把話說得很慢,你才能聽得清楚。
我說:噢,是啊是啊。

我的英文是否進步了我真不知道,可能之前二年來在不同地方游蕩,有大半年總是說著英語,著然不太準確,但說多了多少還會進步吧 :P(在尼泊爾的時候,連說廣東話時都變了音調。)

J 的照片近日入選《香港當代攝展》(Hong Kong Contemporary Photography exhibition),展覽獲得一致的好評。在白牆上看他的相片覺得不夠「滋味」,總覺得他的照片配上爛溶溶的牆壁才合襯。

Monday, 11 July 2016

超現實小島.靖﹠丁(2)島聚

Siu Ding(@count_the_almond)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Siu Ding(@count_the_almond)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Saturday, 9 July 2016

Friday, 8 July 2016

超現實小島.靖﹠丁(1)


約她往小島去拍攝只是一個借口,其實是想享受一個散漫的假期。

四月的中午靖和敏與我一起往小島去,吃過午飯後我們交換衣服,隨意拍照。她帶幾了套衣服來作拍攝之用,但我根本沒想過要拍什麼,散漫地一邊看雨一邊拍照。

好一段時間沒有和朋友親密地約會,而我還不太熟悉她們。敏是優雅的女子,身上散發著靈性香油的味道。靖是個溫文的女孩子,我們預定了每月一次小島聚會。

第二天一早攝影師偉來了,這天下著雨出太陽,不冷不熱的日子最悶焗,我們留在室內靠著露台照入的日光拍照。

轉眼間二個月過去,明天又是約會到小島的日子。開著電腦,相片在平面上游來游去,又是我慣常的處理相片的方式,一貫的美學,我納悶,如何才能超越這些「限制」?回想起當天散漫無聊的狀態,便索性在頭上開了個洞。(待續)

靖的回覆:其實我一直在想,如何break the boundary 來創作,一直以來都是心頭有一些「能量」凝聚,然後通過創作釋放這些「能量」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