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March 2015

跨新步放眼遠方


回到香港老家我總睡不好,家裡林林總總與前度一起購置的東西放映著往事舊情,細小的家像個回憶洞,掉進去爬不出來。機乎所有朋友都認為我很快便會從前度的感情中釋放出來,好好迎接新歡,甚至連我自己也相信了。我開始懷疑愛情,十年兩個情人,而我又能有幾個十年?

離家一年多回來三個月,短暫去了澳洲五星期又回港。每次踏足家門都感覺依舊,像是昨天離開今天歸來,這一年多的時間像在時間軸裡消失。家裡的物品原封不動:淩亂的書本塞滿書架、衣物存放在箱子裡、巨大的電腦屏幕以通花白沙半掩著,一切滯留於此。前度被遺留在時間陝篷中,他說他守住陋室,守住我堆放的物件,讓他非常感傷。日子一天天過去,我的歸期一推再推,最後了無音訊,這時他發現我早在出發時便拋棄了他,他為此感到痛苦。

C 說假若我希望和身邊的人建立親密關係,並與此同時不停地遠走他方,幾個月來回一趟,這二個事情本身連帶的感情是矛盾的、不可能的。與你相愛的人將受不了你每段離他而去的時間,而每趟回來又是填補分離之苦的過程。我說如果不能把愛人留住,就找朋友相伴左右吧。

我又夢見回到陽光下熱風吹襲的院子,同樣寧靜的午後,滿臉皺紋的男人眼珠在樹蔭下閃爍。

那短暫而美好的夏季過去了,我的心還未從流放中歸來,但願盡早重拾心情好好準備下月在 ACO 的畫展,更待未來再能跨步放眼遠方。

Sunday, 1 March 2015

昆西的萬能達 Quncy's Minolta

荒木經惟:「有些攝影師會將拍照的行為稱為『創作』,這是不對的,這是三流的做法。攝影比較像是被對方牽引的狀態,而不是創作的行為。」而這之澳洲之旅我徹底地進入被「對方牽引的狀態」了。

往年十二月到今年一月中的澳洲之旅大部份時間都在拍照,五個星期的旅行拍了近一百卷菲林,主要的拍攝對象是兩位 buskers 道求、黑鬼和日本組合松本族。(朋友問我花這麼多錢照相,能否出版攝影集或賣相片賺錢?我說能 post 出來「o危 Like」已經不錯了,還能惘想賺錢 :P)

一次和 Q 去看松本族在 Victoria Market 的演出時我把手上的菲林用光後還想拍下去,所以借用了他手上的萬能達,拍完內裡最後一卷菲林,還追加借了他手上 Fuji digital 相機拍到表演完場為止。照相真讓人上癮,拍了便停不下來。本來我還計劃在他們演出時為他們畫畫,但每次到了現場就忍不住拍拍拍,完全沒有心情靜靜地坐下來畫畫。

五星期的旅程手造了一本小相冊《月》Moon 和畫了三張畫,三張的其中一張更是這張 Q 拿著萬能達(Minolat)相機的。我是好不容易游說 Q 再拿起萬能達拍照 ^_^ 大概是我想把「對方牽引的狀態」傳染給他吧。


朋友總懷疑我每次出門帶的書、畫本、筆袋、一台或二台相機、五至十多卷菲林不等,這一大堆東西是用不來的,通常拍照時畫不了畫,坐車時聊天也看不了書。假若不帶備齊全,萬一想用也是個煩惱,結果甚麼都帶的我總有一個又大又重的包。而總是甩甩漏漏的我,不是漏帶了這個就是那個,出門才發現菲林帶備不足或忘記帶測光標或電芯之類多不勝舉。這次畫畫也不例外,我竟忘記帶鉛筆!

我剛想問店員借筆時發現 bar 枱前有一支短小的鉛筆,我問可以借用嗎?Bar 枱前的大鬍子 J 說可以。5B 鉛筆的粗質感很好玩,J 臨走前收回借我的 5B 送了我一支 HB。T 說 J 是為了與他們洽談為這店釀酒的事才來,我算是幸運可以借到鉛筆。

這間名叫 Clever Polly's 的紅酒餐廳是我們無意間發現的,一位高大的華僑女子 T 講著很快的英語給我們菜單,中等價錢,我看見有鴨胸所以想試試。雖然這裡以品嚐紅酒為主,但 Q 和我沒有要酒,卻點了二個菜和甜品,味道和賣相一流,只是份量嫌小了些(即是作為亞洲人的份量也有點不夠飽)。大部份時間我都希望留在家裡做飯,這是小數外出用膳的驚喜,也是旅程中最美好的晚餐之一,幸運幸福的晚上。

T 離開前看看我未畫完的畫,我承諾一定會把畫完成電郵給她。事隔一個半月,終於搞定了。

Friday, 27 February 2015

用心設計是一種幸福

很喜歡《無花果》這電影,又再次為《無花果》設計新的宣傳 postcards。
由年初開始說要找工作,但太懶散,終日在網上看電影,profoilio page 一直只搞了個小部份,其他剩餘的精力都集中用在這唯一的宣傳工作上。我想工作用心也是一種幸福。有空就買飛奉場吧。^_^

Saturday, 14 February 2015

團年情人節 family Valentine's day

阿媽團年飯,我至愛人蔘雞湯 ^o^

孖女孖鋪過節

Thursday, 5 February 2015

中招了


病了還是有她陪,雖然晚上又因為她而睡不好。因喝太多水,半夜每次如厠我先把她吵醒,然後她叫嚷着陪她玩一會才能再睡。這種愛的距離總是一啖沙糖一啖屎:p

Wednesday, 4 February 2015

養病為藉口,追劇為實

很久沒有寫日記了。為新一年的新生活,重新開始。


我也想要這樣的老師

上周末開始傷風感冒不止一直延續到這幾天,留在家中不是吃藥做飯就是睡覺,結果諸事暫停,只有翻天地覆地看電視劇。
追電視劇的日子實在可怕,無論手上有任何事情也不想幹,只想把戲全部看完。這老掉牙的歴史故事不是沒有看過,但這超豪華版本實在吸引,光看衣飾佈景已經眼花燎亂,尤其愛看老演員精湛的演技,加上時有精境的對白,真是讓我樂透了。雖然朋友明明告知這是「師奶」「大媽」劇,但我「也罷也罷」,算做認命了,切切實實地上當也無妨。萬幸能借幾天養病來作美滿藉口,務求快快病好,也從速把近百集劇集一一看完。

((((以劇集的廣告時間把《太陽照常升起》一戲看完,K 說這行為是瘋的,也「污辱」了這電影。我說姜文若知道有人把他的電影和劇集同時播放,並以廣告時間看畢全戲,他可能會搖頭大笑。而我更期待在電影院裡看《一步之遙》。))))

Tuesday, 27 January 2015

是日廢ed

我本來今日諗住做好個 portfolio web page。點知……早上八點半到黄昏六點在網上看了一天電視劇和電影……其間吃了早餐和煮了午飯。晚飯是蘋果,然後去運動,回家又是睡眠時間……是日廢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