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July 2018

夢 20180728


我在房子裡看見 A 感到十分意外。他說因為沒甚麼事情就在這邊旅遊,而且還陪著 L 一起來。我點頭說這樣也不錯,也沒有多問其他。

在不知晝夜的時間裡,我打算外出走走。在廣場上蹓躂,看到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在聚集,零散地遊逛,飲酒跳舞,各自各活動,像是一個愉快的下午。但又其實好像都是夜晚,卻又說不上是晝是夜。

在一座博物館內,有一個凹下去的圓形地庫,經過弧形的階梯走下去,是一條由彩色色塊組成的渦形隧道滑梯,就像一個橫臥著的蝸牛殼。整個建設由反光塑料軟墊組成,可以從渦的外圍滑向中央,越近中央的部份便有越多露天的缺口讓你看到外邊,在中央經過最後一個缺口到出口的位置,我忽然覺得卡住了,滑不過去,我開始覺得緊張、呼吸困難,我上爬不能下滑又不能,猛力一反回剛錯過的缺口,我立刻爬出來。

在博物館內就看見 A 帶著 L 在逛,我不想打擾,又不知要坐甚麼車回去。回到博物館,道上遇到三位紙飛機女孩,她們說會幫我想辦法,但我又說不出住在甚麼地方,只記得之前在博物館一處種有紫花的地方下車,於是她們就送我到有紫色花的車站前等車。

車來了,我們揮手說再見。這是輛空中吊索纜車,一兩站後,有位小朋友 W 上車,自自然然坐到我的大腿上。我說,原來你在這裡,到處找不到你,我認不得路回家呢。W 說:是啊,我這幾小時是小孩的身軀,駕不了車載你回家呢,要多等一會就能變回大人了。我笑了笑。W 續說:我正在計算我的身體變大變小的時間,之後或者能夠控制甚麼時候變小孩,那到時就有趣些了,因為能夠在不同時候用不同身體啊。我:真的?那好像不錯啊,期待變身。

Monday, 2 July 2018

尋找樂評

最近自己重新掀起音樂熱,去音樂會前希望多「做功課」,之後又想把音樂會寫下來。為了做個懶人,決定先找多些樂評來讀,偷了師,就不用全都由自己去分析和學習,可以「抄考」一下名家們的話。在家中的書架上翻出了黃牧的《音樂的故事》《音樂的世界》,文章的資料豐富,但文筆一般,有時看得辛苦,因為描寫音樂意景的不多,大多是人和事的敍述,像看新聞似的,看久了有點乾巴巴的感覺。

於是找來了豐子愷的《豐子愷音樂講堂》,書本由淺入深,是讓古典音樂的初學者讀的:由介紹樂器、樂團、樂曲、作曲家,到兼有簡單的音樂史與派別,也提及作者認為欣賞古典音樂的態度等,是一本較全面的入門書本。

但我其實是希望找到某一曲子的專論及創作相關的前因後果,和樂曲的具體分折,所以《豐子愷音樂講堂》並不夠用。

再找到李歐梵的樂評《音樂札記》,他較黃牧寫得好,對音樂有較深入的描寫,個人感受表達強烈,也有獨到的見解,唯獨要忍受他時而自吹自擂的文字,要一邊讀一邊自動把那些部份篩走,不然意趣大減,只想給他一個反白眼EMOJI。在書中,他介紹了 Alex Ross 的書《The Rest Is Noise: Listening to the Twentieth Century》,看來 Ross 是個不錯的作者,看看在圖書館能否找到他的書。(雖然一按入 Amazon 就問我要不要買齊他的三本書,但還是想先借來看看。)Oxford出版的《音樂札記》一書封面的插圖為 The Scallop by Maggi Hambiling,是一個獻給 Benjamin Britten 的雕塑,上邊寫著 "I hear those voice that will not be drowned" from Peter Grims,真是讓人十分喜歡。

同事介紹了焦元溥,他集中寫琴鋼音樂,《樂之本事》(A Road to the Classical Music)和《樂來樂想》單看目錄已覺得很吸引,然後還有楊照《想樂》一至三輯和John Powell 的“How music works:The Science and Psychology of Beautiful Sounds, from Beethoven to the Beatles and Beyond”。

終於由一本書開始找到了這麼多好書,之後可以慢慢享受了。

不過以上的書目,中文的大都集中寫大師作品,而較新的樂曲評論便要從英文作者中尋找,結果我偷懶不成,還是乖乖再搜集資料。我要寫的,是 Jonathan Harvey 的 "Body Mandala",在中文寫作世界中,好像還未見過相關文章。


ps. 以紀念 Leonard Bernstein 生辰100週年,港樂作了現場配樂的高清收復版本 West Side Story。我看了周末的一場,現場演奏的最初樂團音量過大,蓋過了電影對白,下半場以後音量平衝得多,讓觀眾能全程投入電影當中,配樂成功。這是我第一次看這齣電影,原來很多歌曲都已經聽過,但從不知道出自 West Side Story。相比起劇中的以 Romeo and Juilet 的主線,我更喜歡戲內群舞在城市中的場面調度,舞者在街上與建築物及行人的穿插、過度都非常有心思,即使在今天看來也絕不過時,反而更顯得新的荷里活歌舞劇沒有甚麼進步。West Side Story 歌曲中樂器使用多元化,不同種類的樂曲插入引人入勝,歌詞生活化、淺白又不失優雅。總歸是莎劇的改編,不朽的故事在不同時代中流傳,故事新編,人性同樣顯現,不難發現物質條件不同,但我們的思想及社會變幻大同小異。藝術的價值不在娛樂大眾,而是諷刺時弊,突破時代,引領自由意志的追尋。



Wednesday, 27 June 2018

王健/ JAAP

【王健/ JAAP】第二場「追星」音樂會是 JAAP 與王建,我不算古典音樂的發燒友,很多知名的音樂人我都不算熟,而王健也不列外。這場機乎滿座的樂音會萬眾期待,不過意外地發現王建只拉一首柴可夫斯基 Variations on Rococo Theme,然後便是 encore,他獨奏了 Bach, Cello Suit no. 3 in C major Sarabande(第一晚encore 了 Cello Suit no. 1)。無容置疑,他的演出精準精彩,但感覺太「趕」了,18分鐘+encore 只是把櫈剛坐熱便要走了。而不知是我累還是甚麼原因,竟然在 Variation on Rococo Theme 的中央一大段我睡著了,坐在隔鄰的 W 完全拍不醒我 。。。T_T 。。。 下半場我打醒十二分精神,不過Shostakovich,Symphony No. 7 Leningrad《列寧格勒》的戰鼓又怎會讓人睡得著,為了這次演出樂團追加了不少樂手,銅管樂部的浩大聲勢,管弦樂部的緊迫追隨,雙豎琴,整首樂曲超過60分鐘,單是觀賞者也有疲累的感覺,更何況演出者,樂曲完結時全場鼓舞。



其實在聽音樂會前,我們做足功課,預先把《列寧格勒》聽熟,以便在欣賞現場演奏時能全程投入。不過這方法有一個不好的地方,就是當你太過熟悉某一指導或樂團演繹該樂曲時,在現場一聽到有「不對版」的演奏便會覺得「刺耳」,有時還會感到總是那裡不對「周身唔聚財」。其實有時即席演奏的樂曲難以和那些粒粒音執到正的超級錄音大碟作比較,而且偏愛一個版本的話,也不能說另一版本一定差。幸好這夜的演出水準十分高,不但沒有讓我們這些聽熟樂曲的人失望,而且除了那段以熟能詳的中央戰爭抗敵旋律外,其他的部份都非常細緻清晰,這些細節在家中是無法完全集中精神去聽的,這是現場演奏的威力。樂曲一完結大家更興奮得拍掌高呼叫好。W 問,真有這麼興奮嗎?我答,有啊,六十多分鐘的觀眾與演奏者加在一起的集中力,好像能發電一樣,大家忍耐了一個小時才可爆發(或放鬆)這怎能讓人不興奮!



好戲還在後頭,最讓我有意外驚喜的,卻是最後 encore 的一首舞曲小約翰史特勞斯Johann Strauss《蝙蝠 序曲》The Bat(後來從網上留言的觀眾得知曲目名稱,有個人說聽完《列寧格勒》再聽《蝙蝠》很反高潮;有人說是諷刺現今香港。我覺得音樂就是音樂,本來就無分界限,不必苦猜一個隱喻。),指揮的揮手、雙手向下像潑水的揚手,所有動作都直接牽引樂團不同部門的回應,樂團像他的手腳又像他正在彈奏的樂器一樣,他甚麼跳起舞來,讓整首樂曲像活著的舞蹈,讓人嘆為觀止。(我沒有寫太誇張啦,是真的,W 也說 JAAP 跳著舞)而這也看出他能把樂團發揮到甚麼程度,無論抒情的柔潤、進行曲的莊嚴與暴發力、輕盈跳動的舞曲,都一一在場內展現。這是個包羅萬有的夜,樂團變變變,像個魔幻師帶你進入不同境界。

於是我決定要追他的下一場演出。

真期待我的追星能延續下去,因為尋找一種喜歡的風格實在不易。
#fridaymusicclass #星期五音樂課 #jaapvansweden #hkphil #jianwang #shostakovich
spencerchan138如果個個都可以好似你咁做足功課入場,一定會越來越多人迷上古典音樂這個典堂!


Wednesday, 20 June 2018

JAAP/ Organ

【JAAP/ Organ】兩星期前,因為 D 手上有十多張「Organ Symphony with JAAP」的音樂會門票無人認領,臨時拉夫請我們去聽。我從不是港樂fans,也不認識Jaap Van Sweden,既然有贈票就去試聽。

有朋友以為聽古典音樂很難,也有太多學問要追,但我認為其實不必顧慮太多,只要用心聽你就能聽懂,至少一個為你演奏的人,他/她是否認真演奏是一目了然的,而樂曲背後的更多,就看你願意花多少時間去認識。

這晚在JAAP的帶領下,整個樂團凝聚力十足,每一個樂手都集中精神全力演奏,即使像開首9分鐘艾菲斯 Charles Ives的《黑夜中的中央公園》Central Park in the Dark,全曲頗具實驗性,其實由頭到尾都圍繞在「夜幕」的音樂氛圍下,樂曲中央部份包含不同的音樂quotation、幾個節奏的「吵架」和演繹雜音,即使在各種旋律沖撞下,細部分明,亂而清晰。

之後由 James Ehnes 以“Marsick”協奏 Bernstein 《小夜曲》Serenade,音樂都化作人物對話,只有中央一段較為浪漫,但對我來說,這5段樂章並不能讓人有甚麼深刻印象,可能我完全不算 Bernstein 的 fans。指揮 JAAP 與 Bernstein 的淵緣甚深這也是為紀念 Bernstein 百歲㝠壽的音樂會之一。


最後是聖桑 Camille Sain-Saëns, Symphony no. 3 in C minor, Organ, op.78, 作曲家不希望把管風琴放進協奏的位置,反而希望它是與整個樂曲渾然天成的一部份。演奏的 Leo Van Doeselaar 是個成熟的演奏者,不過我總覺得台下 JAAP 的指揮更為精彩。這首以 Organ 為主的樂曲就是讓 D 買票入場的原因,因為他鮮有機會聽到香港這台東南亞區內最大的管風琴演奏,不過他感覺有點失望。而我就一早沒抱太大期望,對於管風琴在交響曲中的演出我總認為作用不大,一來很多樂器比它「出色」,二來我覺得它還是在教堂裡獨奏才吸引,不論它的聲音如何有助靈性的彰顯,它本身就是一個建築和樂器的完美配合,必須身在它的肚內才能感受到它,它的獨特性在演奏廳的群樂之中終要被掩蓋。

經過這場音樂會後,我立刻成了 JAAP 的 fans,因為像這種毫不起眼(相對緊接著的 From the New World 曲目而言)的演出,他都能令團隊凝聚,演奏出國際級水準,是讓人感動和尊敬的。

這夜,久違了的音樂世界在我的腦內迴蕩,一整夜就在聽喜歡的小提琴手 Leonidas Kavakos 的演奏,在尋找雙小提琴演奏時聽到 Yahudi Manuhin 和 David Oistrakh 的二重奏,他們的合奏像是上天安排的絕配,而且兩人神情隱重冷靜毫不造作,輕易駕御整首樂曲。結果,我當然是一整晚追看誰是 Yahudi,以及他和 Sitar 樂手 Ravi Shankar 及鼓手 Alla Rakha 的合奏,這是無眠夜的快樂。

Wednesday, 6 June 2018

see you in SHANGHAI ART BOOK FAIR


New book "Shall We Meet?" will be released in the book fair, stay tune! 新書登場~ 作者現場簽名,到時見~


Tuesday, 29 May 2018

Tuesday, 22 May 2018

\o/


#nude project
Photo by Simon Cheung​
#portrait #simonc #simon_c

Monday, 21 May 2018

CRUNCHYexp


Photography: CRUNCHYexp (子朗)
.
fb: 子朗 CRUNCHYexp
tzelong.tumbl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