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7 March 2008

過去了的食物中毒weekend(上集)

今晚有小小時間,趁今個weekend未到,補寫番小小上個食物中毒weekend。本黎以為上個weekend星期六日都是假期,咁定可以做到N樣野。結果得到食物中毒-->腸胃炎-->邊度都唔可以去只可以係屋企訓訓訓@_@


朋友話一生人點都要看一次Pina Bausch既作品,於是上星期五晚看Pina Bausch《月滿Vollmond》,這是我第一次看Pina Bausch既dance,不過我本黎就唔太識得欣賞dance,在多種Art Form之中,我也對dance持別無感覺,尤其是mordern dance。所以我並不覺得這個《月滿Vollmond》有甚麼好看,只有當中的一個金髮,年紀較大既男dancer既舞動令我覺得特別耀眼和充滿力量。不過我鐘意女dancers身穿簡潔清爽既吊帶長裙,我好想各種款式也要一條 ^O^<--明顯地發緊夢! 10.30散場後我們一行9人去了「香港火煱」在所有人都在吃著火煱既情況下點了小菜及點心。點心不錯,小菜既制法可以,但因為本身的材料唔店,好似全部係「買剩蔗」咁,得d雞頭雞尾,西洋菜老到出晒一束束白根,豆角炒牛肉﹣﹣豆角是沒有一條完整的全部切成2半,牛肉則好細片,份量少之餘可能無大碟用卦,所以要分成2小碟上。大家有點抱怨枱上既「買剩蔗」,卻仍全部吃光,完全沒有浪費食物。 第二朝未起床我個肚已經不定咁搞搞下,覺得d痛。於是E幫我塗驅風油後話「塗左驅風油後會好d架啦,可能你一定去疴個便就好無野啦。咁我返工啦。」 我訓到成3點起身,個肚仲係搞搞下再加埋胃痛,去到厠所一坐就疴晒d瀾到好似水既衰野出黎。B咁啱係度,就幫去買左胃藥同白粥,我食完後覺得好累又訓。打電話給T話要取消一齊下午去看戲既時侯,T話:其實尋晩d餸咁垃圾,你肚疴係唔奇喎!你休息下,好番再約啦。 (第一個公仔係我病到白晒既樣,係係d msn既動畫公仔capture出黎。另一個則是Y畫既作嘔圖,我要強調,↓我個髮型係無咁醜樣既!)
七點起身諗住換衫去看榮念曾既《荒山淚Tears of Barren Hill》,一入厠所即刻嘔番晒中午食既粥出黎,不過係綠黑色既,超核突 >_<。

我趕快換衫飛的去文化中心,好彩戲開遲小小,我趕到去時上到四樓,一出(車立)見到Kwok就話:我好想嘔,邊度係厠所。趕唔切去到就係(車立)口既垃圾桶嘔左出黎,嘔完竟然覺得好好多,E 黎到見到我本黎話陪我走,但我堅特好想看《荒山淚》。

比起《月滿》,我仲意《荒山淚》多好多,(朋友A得知我又嘔,問我係咪因為看《月滿》看到嘔喎。哈哈^_^)可能我對中國戲曲既偏愛多些,加想很佩服榮念曾這個實驗劇場所作既實驗--文化和藝術的跨越。這樣寫出看似高深莫測,但透過認識三十年代京劇名旦《荒山淚》既原作者程硯秋就以西遊德國並在那兒身留學,他在文化和藝術方面同樣作出大膽的跨越的事情,令我感受到這種「誇越」既精神是那麼令人感動和其啟發。幸好我即使病了也沒有錯過《荒山淚》。

《荒山淚》看到大半己經開始腸胃抽筋,陣陣痛,個頭越看越暈。在臨完場前10分鐘已經頂唔住,我用慬餘既力氣離開,E跟著我出去,一推開劇場既門我就訓左係地,太暈了@_@!E 扶起我叫我不要訓係地,場地工作人員替我們叫了的士,然後Doris及Wai出來幫忙,我被E及Wai右左抱起出了文化中心,飛的去了QE。(太累了,明天再寫 X_X)

------------附----------------------
《荒山淚》
詞:陳克華

一剎時心神恍惚,戲裡戲外誰在乎?
陰陽交界荒山地,焦土連天神鬼哭。
趁星辰把前程赴,奈何亂世把青春負。
迷離世間一灑淚,繁華落盡再無尋覓處。

想舞台人生百度,起落興衰一幕幕。
奇緣此生難快意,葉黃花謝無常往。
原想把春光爛漫,滿懷風流都(給)留往。
無奈異鄉夢斷處,從此殊途不同路。

1 comment:

kikiwong said...

我也看了《月滿》,沒特別喜歡,身邊的朋卻嚷著精采。與此同時,腸胃炎也發作了,幸好沒嘔吐,還是讓肚子抖抖為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