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5 September 2008

3: blur 一餅餅

by Jasonissofat
20080827

我喜歡這幾張有厚重質感和表情豐的相片,其實拍這輯相時很緊張呢 >_<... 想表現得「咸濕」或性感些,但失敗了,變成甚麼也不是 :P




一張19歲的 Polaroid 裸照被 E 扣留了,E 說那是禮物 >_<...

那年我在 APA 諗書,完成了初階攝影課,不過我的相片拍得不好看,構圖很差,常常攝取瑣碎雜亂東西,既沒有主題也沒有重心,雙手不夠穩定,拍照時常手震失焦...T_T...但我是喜歡攝影的,不過若要再上進階課程的話,根沒有錢花在相紙及菲林上,所以決定放學習攝影。

那段時間我在學校參與很多舞台製作,借用學校的 FM2 相機,用 1600iso 或 800iso 的底片乘大一陪來拍 techincal rehearsal,因為不能用閃光燈,拍下來的場景都是一餅餅的光,很好玩 ^_^


讀理工時買了第一台屬於自己的 LOMO 相機,拍出來的東西也是一餅餅的....
有朋友問,為甚麼你想拍 Nude ?
或那麼喜歡 Naked?
我想,主要是因為自戀吧。我沒有想「留情影」,因為若要「留情影」的話,便不應該等到現在那麼「老」才拍啊,而且我一點也不「倩」,是「騎呢」多一點呢。

中學時被同學們笑我是「大胸」,有一段時間我很討厭自己的身體。我明知「胸大會被取笑,平胸也會被取笑」的道理,即是你不能「突出」,必須和其他人差不多,便不會造成話題,所以我渴望和其他人一樣,不想別人討論我,不想別人認出我。不過我越是這樣想,我的倣慢、不合群和怪雞便越見突顯出來,但是這些事情我一直沒有察覺到。

中四某年某日,唯一好朋友 M 打電話給我。
M:喂,你唔o黎o的同學既 BBQ 呀?
我:唔去啦,我唔得閒。
M:哦,你忙咩呀?
我:我要留係屋企度畫畫同睇書,我唔去啦。
M:但係佢地叫我問下你喎,佢地好想你去喎,話你都無乜出現過。
我:哈,我正常o黎講都唔去o架啦,佢地都慣晒啦,只係咁啱順口問下o既姐,我唔去啦,怕去到會悶……
M:唉……咁好……我同佢o地講。
我:好呀。
M:唉,其實我唔開心呀!我對朋友都唔係差啦……
我:係呀,咁你做咩唔開心呀?有人對你差呀?
M:咁又唔係,不過我覺得自己好唔被重視羅,去同唔去o既分別係無,又唔見佢地問我去唔去,次次都問你做咩唔去,點解唔見你呢……之類之類,又唔會問下我……我成個人出現左,佢地覺得係理所當然咁……
我:咁你同佢地 friend,佢地當你係一分子啦,我呢o的「外人」……所以佢地先至會問啦。
M:唔係羅,我覺得佢地唔重視我,但係覺得你好特別,次次想邀請你羅。
我:我都唔係好特別姐……我又唔參加佢地o的活動……
M:先唔係,佢地係覺得你好特別,次次都想你出黎架,我就可有可無。
我:都無乜野乍o麻,我小出聲所以佢地覺得好奇姐……你唔好咁啦,佢地真心同你 friend,我次次唔去,佢地會慢慢忘記我o架啦...
M:先唔會呀……
我:會架啦……

之後.我想不通為甚麼 M 會有這想法,我問 L。
L:可能係你朋友好珍惜佢o的朋友o羅,佢覺得你乜都無做,但係又得到其他人o既重視,有小小妒忌你吧。
我:會咁既咩……
L:都會o架,因為你唔重視佢地,所以佢地點你都無感覺。
我:咁 M 會點o架,佢係咪會好唔開心o架。我己經盡力解釋下咁架啦……
L:你都幫唔到o的乜o架啦,等佢自己諗通羅,而且咁咪幾好,因為佢同你 friend,佢先會坦白講比你知佢o既感受。
我:係啊。
現在回想起來真的很感動,M 對我那麼好。
我關始認為自己是特別的,是預科那年,那時我打算發掘自己,努力畫畫和寫作,為自己而活,讓我成為自己認同的「最特別的人」。

唸 APA 時我才開始學習去習慣自己的身體,然後和 E 拍拖後,我終於真正學識喜歡自己的身體,對我來說這是頗長的學習過程。

曾經聽過無數次別人問,為甚麼我的胸部是這樣?我是吃甚麼長大,所以變成這樣?
我:鬼知咩!如果知,我想要細胸部。

預科時班上V、W和我一樣是「大胸部系列女孩」,我和 V 較好朋友,我們研究過有甚麼方法可以令胸部變細,例如去抽脂;減肥;用布大力束緊胸部,像札腳一樣地讓它萎縮……

有一天 W 抱著我哭了,說忍受不了被同學取笑胸部大,說們的說話很「難聽」。我說,不用理會他們,他們會然覺沒趣然後走開,而我通常是怒目而視或者索性扮作視而不見。久而久之,他們也不再來惹我。

至於 Y 則是我讀預科的偶像,因為她,我讀董啟章的《安卓珍尼》,這讓我開始思考生為女身的自己是怎樣的人。然後我再讀黃碧雲《溫柔與暴烈》、董啟章《雙身》,發現男和女身體真是好奇妙啊。(不要叫我變性啊!但下世我想當男孩子,咁會好玩o的。^_^)

我想更愛我的身體,希望它可以表現不只是靚或醜的面貌,從而發掘自己的到多樣和可能性,攝影是甚中一個方法,而且拍攝的過程好玩又開心!多謝攝影師 Jasonissofat 和 Jesse Clockwork。

05/09/08


about my Nude / Portrait:

6 comments:

Alex Liang said...

呢d真系文化差異了,如果系大陸,一定唔人會咁出面咁笑你大胸,d衰衰既男仔,又或者好似我呢d扮正經既男仔,都只系會系人地背後討論人地既身材。可能呢d就系我地“偉大的party”保守教育既結果。
anyway,選擇珍惜愛護自己,正確對待自己是好事,可惜我又唔靚仔,又有m字額,如果唔系我都好似你咁,成日自戀咁自己影自己,因為我都系貪靚既天秤座。

小丁 siuding said...

呵呵...係背後講人就乜野文化背景的人都會啦.

其實好多自戀和自拍的人也不算好靚, 太靚的東西有時失去一種令人迷戀的怪異, 好像太完美, 不需要留戀.

Alex Liang said...

“偉大既party”真厲害,block咗好多網站,搞到我幾經辛苦先可以打開你不blog,睇下睇下,個software又有d問題,又要重啟個代理software先睇到。真系萬惡!

小丁 siuding said...

以港式的說法是被"河蟹"掉了 XD haha

河蟹=和諧 <==你應知道吧

Alex Liang said...

哈哈,我紧系知道啦,我咁“煙”(in)。

河蟹社會嘛,大家快來打醬油!

Conie Leung said...

Really like your picture and John Lennon's quote, th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