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9 July 2009

掇核訪問

掇核(偉樂)︰掇
小丁: 丁

掇 : 何時開始有自拍或被拍的習慣?
丁 : 沒有思考過,中學時的一些自拍相片算不算? 我承認我有自拍的習慣,但何時開始就從沒探討過,因為這對於我來說是很自然的事。記得讀書時學攝影,數碼相機才剛在市面上流通。我在練習拍照時亦同時嘗試自拍,也許這時我開始有自拍的習慣。

掇 : 習慣這個詞語可能不太準確,但我想那個年代未必人人也會像你一樣在讀書時就開始自拍了。
丁 : 你可以說未必人人也這樣做,也許這是一個特別的行為,但對於我來說卻沒有甚麼特別,因為我已經實踐了,也漸漸成為我生活的一部份。

掇 : 換言之,你並不是有意識地把自拍變成主題?
丁 : 平日自拍那些相片通常是為了記錄日常生活,或是因貪得意,或是因為開心才拍的。我想自從手提電話擁有拍攝功能後,自拍也開始成為了不少人的習慣,像六四燭光晚會當晚,我看到旁邊有兩個人不停地自拍留念。

掇 : 何時開始有被別人拍攝的想法?
丁 : 因為有部份朋友從事攝影工作,偶然相約一起去拍照,這樣子就開始被拍。當時沒有覺得要特別邀請人來替我拍攝,更沒想過後來會做一個展覽展示出來的,只是想和自己朋友分享部份有趣或好看的相片

掇 : 但你網誌裡的相,好像先有主題才去拍攝的。
丁 : 有些是我的主意,有些是朋友的,也有些是我們一起討論後得出的意念。

掇 : 會否因為你自拍的量很多,朋友想拍照時便立即想起你?
丁 : 大家是朋友,他們也知道我喜歡拍照,所以自然來找我拍照。另外,朋友有時覺得相中的我比平日的我好看,所以他們也想嘗試拍我好看的一面或者特別的一面。當以我為主題的作品愈來愈多時,就有更多機會使人欣賞到作品,接著又再有人找我拍照,於是事情就會愈滾愈大了。




掇 : 大部份相片的產生也是很隨意的?
丁 : 是的,都是比較隨意,不過有部份是事先和別人商量好幾個意念,或者是我和別人一起計劃的。

掇 : 為何把相片放到網上與人分享?
丁 : 我覺得相片有趣或者好看就放出來。

掇 : 那你的BLOG只是你的生活記錄?
丁 : 對呀,是我的生活記錄。

掇 : 但你的BLOG愈來愈多人來看,會否已成為一個發佈作品的平台?
丁 : 現在我也有些顧慮,以前會把地址和手提電話號碼寫出來,現在都不會了。我的BLOG是我的日記,發佈我的日常生活,當然我也會在那裡發表我在做的作品,例如書本設計和手造書之類,但我覺得沒有必要把所有我在做的事情都交代清楚。

掇 : 你有沒有底線?丁 : 底線呀?有呀,死亡吧,我還未想死!

掇 : 現在你的BLOG已成了很多人瀏覽的網站,大家也會來看。
丁 : 多和少是很難定義的,跟YAHOO相比我的BLOG算不算多人瀏覽? 因為你要有比較才有多與少這個概念。

掇 : 原本你的BLOG用途是與自己朋友分享,但現在卻不是了。
丁 : 就如我之前提到,我也開始顧慮到有關自己私隱的問題。除了這個原因之外,不論是兩個人來看或是二千個人來看,我想要發佈的內容大致也是一樣的。

掇 : 那你認為自拍和被拍有甚麼分別?
丁 : 我可以認識到那個攝影師。

掇 : 那過程或是個人心態上有沒有分別?
丁 : 可以多認識一個人已經很重要,雖然我說得這麼簡單。

掇 : 自拍與被拍,你是否覺得被拍比較開心?
丁 : 是,一定是。因為自拍的限制很大,每次影出來的相片都非常相似,就像每個人也對自己有一些取向一樣。如果你平日鍾意穿灰色衫,可能有好多自拍的相片都是著灰色衫的。但若和攝影師合作的話,他可能會要求你穿紅衫和做不同的姿勢等等,於是你便多了不同的拍攝經驗,而當中的過程都是很令人高興的。

掇 : 我有個想法,對你來說相片這個成品是次要,你拍照的主要目的是結識朋友及豐富自己?
丁 : 也不是完全是這樣,因為我認識了攝影師,然後拍照,這是很自然的事情。但你要我比較拍照和認識一個人的話,我一定會覺得認識一個人遠比得到一張相片重要。

掇 : 現在自拍或被拍已經變成你生活的一部份,但你認為會有停的一日嗎?
丁 : 會,當然會有停止的一日,這並不出奇。我並不覺得自拍或被拍是一種必然的習慣,如果有一日我覺得自拍或被拍都變得很悶時就會停止。

掇 : 攝影對你來說除了是一件好玩的事,有沒有甚麼特別意義?
丁 : 有。攝影起初對我只是作為記事或者作畫的草圖,但之後再去重新細閱那些相片時,發現到那些被記錄下來的特定時刻,濃縮了多年來我對那個地方的感情。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