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4 September 2009

停不了的執拾和家務

沒有去海邊的星期天,我上了天台試相機--R 修好了我的polaroid 180相機--現在shutter 運作正常,太好了。\(^O^)/

近來我的生活休閒,最愛執屋和做家務。我每隔幾天便鑽進衣櫃裡執了又執。由上幾星期最初執拾衣櫃開始發現有很多衣服已經幾年沒有穿過就一直放著,有些還是全新的還未剪牌,於是我挑了些不喜歡的準備扔掉。但在那十幾件的衣服中只扔了一、兩件,其餘的左想右想,不因為甚麼就是捨不得扔掉,於是又放回衣櫃裡。結果每隔幾天我又打開衣櫃,又再忍不住要執拾執拾,又把那十幾件打算扔掉的衣服看了又看,拿出來又放回去,放回去又拿出來,又再放回去……幸好每次還可以選到一、兩件來扔掉,漸漸地不穿的衣服數量減小了,而我每扔掉一些,心情便輕鬆一些。

房間滲水後的一大堆書佔據了廚房,但原來廳中的書架也已經沒有空位了,我以工作量大減為理由,把部份參考書送給別人。而自己製作的書籍原來都會保留一本作參考的,但看著它們佔著書架的位置感到很煩膩,其實他們對於我來說並沒有多少價值(由於大部份也是重覆自己或抄襲別人的商品,它作為一個消費品可說是非常稱職,但對我的義意卻不大),於是挑了一堆送給朋友。

說到家務呢,今年上半年實在太忙,家裡的東西都鋪滿了塵埃,我最多只是忍不住洗了廁所和刷浴缸。近日則老想著應該慢慢地為家中各部份進行大清潔。事實上我並沒有潔癖,否則在忙碌得沒時間做清潔的日子裡便很難過。不過即使很忙,我都不喜歡找鐘點來家裡做清潔,因為自己住的地方應自己清潔呢。

唯一令我自己感到驚奇的是,最近我開始不喜歡看見皺的布。以住我穿衣服以懶墯為大前提,盡量不買要燙的,但現在老是想燙直它們,包括窗簾和手拍也要燙直。記得我習慣把窗簾洗好後再用,但是現在忍不住要先把它燙直才用,掛上後還老感覺它不夠直……

而且我發現我越來越不喜歡有雜色的布,因為廚房的雜色抺布我越看越覺得不順眼,它們本來是買來作細小的臉巾,但後來我討厭雜色的臉巾改買了格仔巾後將它們全用作抺布。近日用它們來清潔時感覺很奇怪,但直接扔掉它們卻太浪費,雖然每次使用它們後都有立刻很想扔掉的想法,不過用髒了便忍不住要洗乾淨,洗淨晒乾了又放回廚房裡待下一次再用,再用時又覺得心裡不爽……=,=

唉,我應是續漸變成麻煩的老人了:P

1 comment:

sleep said...

執屋、清走啲舊野,都是好

部 180 修好了,快啲映多啲 real polari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