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November 2009

星期五的音樂課:音樂生活


10月23日的那個星期五我去了悉尼交響樂團(首席指揮 / 藝術顧問:阿殊堅納西) 和鋼琴獨奏:張緯晴的演奏會。這晚在大會堂演奏廳內全場爆滿,場面非常熱鬧,張緯晴的演奏也很出色。我不是欣賞古典音的常客,加上知識及用詞不夠,說實在的不大能夠具體地形容當晚的演奏會是怎樣的。

古典音樂會在演奏時燈光不會太暗,在席間仍可以畫畫,以上這幅便是我第一次畫live classical preformance。

上星期五、六去看了Gidon Kremer (甘祈頓) 的二場音樂會,分別是甘祈頓與波羅的室樂團玩轉甘祈頓─古典樂人全解碼。第一場是比較嚴肅的演奏會,第二場是較輕鬆有趣的音樂表演。

我本來不認識Gidon Kremer (甘祈頓) ,是因音樂課的同學們推介而去的。第一場音樂會後己被甘祈頓所拉的琴音迷倒,實在太幽美了,而且波羅的室樂團和他很合拍,他們演奏時的呼吸一致,令人打從心底裡感動起來。我想:哇,無論奏那種樂器也好,能夠找到和自己如此合拍的人真不容易,而且還不止一個人,而是一隊樂隊啊!

第二場玩轉甘祈頓─古典樂人全解碼的尾聲,甘祈頓問了一個問題:It is a mistake if life without music? *

浩文同學的答案:
Perhaps we may have a reflection on what we have learned and listened so far, whether it is alright to live in a world without music (Kremer's question on Sat), why we still exist and what's the point of our existence, why the world is something but not nothing,...,or look forward and see whether we are going anywhere or just nowhere,...,or just forget about all these troublesome questions and have lots fun!!!

我的答案:
以前我以為每個人也可以欣賞到音樂,直到後來我認識了沒辦法欣賞音樂的朋友才知道不是每個人也有這種能力。朋友R不能聽超過十分鐘以上的音樂,因為她會感到很煩擾,音樂像慢慢變成飛蟲似的聲音,不停在她耳邊飛著令她覺得受不了,於是她只看書,不聽音樂。
另一個朋友S覺得所有音樂的「聲音」也一樣,全都沒有分別,她聽音樂只是為了在一個環境裡播放背景聲音,在播著什麼她覺得不要緊也分辨不出來,重點是「聲音」不要太嘈吵便行。
生命裡沒有音樂不是一個錯誤,但生命裡有了音樂,生活更豐盛,所以我很珍惜我能夠欣賞音樂的樂趣 ^_^

---------------------------
*"Without music, life would be a mistake."
-- Friedrich Nietzsch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