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7 November 2009

迷路的家務助理

搬家後,每天忙著unpack 家中物品。我的書本、筆記本、畫紙及畫薄真的非常多。打開一個個搬運公司紙箱時,要帶著口罩把東西拿出來,否則塵埃飛揚,鼻敏感又要發作。A 說,這是因為我的舊居在馬路旁邊,我又常把窗戶打開,因此屋內的書本及衣物都長期「吸塵」,A 建議我應該把所有衣服也洗一洗,書本也要用除塵紙仔細地抹淨,其他物品也最好抹一抹以除塵。就是因為個建議,我請了這個家務助理回家幫忙。^_^

這位家務助理剛把我買了回來、只用了一陣子後放入櫃中幾年也不用的衣物及袋子穿在身上,她穿著印度style的連身毛衣,配上中式印花民族大袋和各大藥房有售的淺藍口罩正在愉懶。反而我在書房忙著日間在office未忙完的工作(因為不想太夜離開公司,所以把工作帶回家了)...T_T...

我走出廳指著愉懶的家務助理大叫:唔制啊~我要同你交換工作~
但我只拍了她一張相便回書房繼續工作,明顯地我是因為工作壓力太大而在發癲...>_<...

工作至凌晨四點半還未完成,實在太多了,有三本booklet要在明天交貨。但我明天要七時半起床,只好關機回房睡覺。睡前想著明天到底著甚麼衫才可以更快出門呢?

我想:就是那條灰色連帽綿質裙加一對灰黑間襪裙吧。記起上周末把它們洗滌完還未從天台收回來,便走上天台把它們拿到廳裡,忍不住燙好了放在燙板上,明早一起身就可以用最快的速度穿上後出門上班。\(^o^)/

結果,今早睡至十時才醒@_@ 慢吞吞地出門,以為小巴會快一點到達的,結果在等小巴時錯過了幾輛的士。上了小巴後,司機的開車速度顯示板由28-47,沒有快過50 =,= 慢得像在愋跑,我坐在司機後面的座位,很想衝前幫他在油門上加一腳。

「蝸牛小巴」到站後我要轉巴士(上次在烏淨沙下錯車了,今次沒有錯),但下車後我又發現自己找不到巴士站,是迷路了(但我不是第一次在這附近坐車的,只是認不到哪裡是車站)...T_T...最後我找到巴士回到公司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那一刻我感覺到我是這世上最蠢的生物。

ps. 在坐巴士的車程上我把手套拿出來織,發現了一處很顯眼的錯處,本來要說服自己:人手的造的東西就該有小小的缺憾才算親切,於是裝作看不見繼續編織,但那錯處越看越明顯,結果還是把手套拆了一半,重新織過。接近十二點的陽光由窗外晒入車廂,我卻感到滿頭烏雲,心裡下雨。...>_<...

1 comment:

Sue said...

恭喜小丁喬遷之喜!~我想去探你的新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