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8 May 2010

投票日的安樂茶飯

↑在家中煮的「安樂茶飯」

剛過了的星期天是五區公投的投票日,我睡至下午四時才起來煮點吃的填包肚子。由於我的選民登記住址仍在九龍城,所以必須坐車到九龍城區的票站投票。投票完後我和S去了香港仔吃晚飯,那是一家西式小店,十時到步已沒有客人。

我:收舖未呀?

老闆:未呀,收十一點。

我:星期日人客少 d ?

老闆:都差唔多啦,d人早黎早走。

然後我要了一個飯餐,朋友要了意粉。飯麵還未到,老闆走來和我們打牙骹。


我:我因為特登由西貢出門去投票,所以搞到咁夜先食飯。你投左票未呀?

老闆:無呀,我都無登記,其實我應該去登記既。

我:哦,咁你快d去登記啦。

老闆:好啦,我遲d去登記。

我:快d登記,支持想持的人,我投左「肉文」。

老闆笑笑口:哎呀,你講出黎係咪唔得架,呢d唔係機密黎咩?

我:宜家投票的時間都過左啦,而且我自己講出黎,我又無宣傳或誤導你要投邊個的意途,應該無問題既。

老闆:你投「肉文」呀,乜你你唔憎佢咩?

我:我支持佢架。

老闆:即係你同意佢係立法會掟蕉?

我:我支持佢,因為佢唔係得個講字,是有行動的人。

老闆笑笑口問店員:咁你有無去投呀?

店員:我無呀。

我:你地都應該去投票架。例如最低工資咁,遲遲都唔立法。

老闆:咁你認為最低工資應該幾多呢?

我:三十蚊卦。

老闆:哇,咁點做呀,三十蚊一個小時請一個人,即係你計下佢一個月有幾多,成萬喎。

我:好多老闆都只係會請part-time又點會要那個人返足所有工時,很少會有一萬啊,就是因為有可能開工不足,三十蚊一個小時唔算多啦。

老闆:三十蚊太貴啦,請唔起啊...

我:咁二十五呀?(現在在香港生活的人,月入不到一萬元已在苦惱了吧。)但係現在貧富懸殊的問題很嚴重,政府應該做點事來改善,最低工資應set高小小,可以幫助低下階層的人的生活。

老闆:set 左最低工資咪趕左班新移民羅。

我:咁政府可以補貼佢地或商戶的。

老闆:咁我又唔覺得政府要無啦啦補貼呢樣野喎。

我:咁政府就係乜都唔做羅。set 左最底工資,政府最多話係降低香港係亞洲的競爭力......

S:其實如果定左最低工資,又真係會有好多舖頭執笠的,我覺得如果d舖租平d就大家都有得做了。

老闆苦笑:係呀,其實而家都好難做架啦,請人又難。好似話KFC的人工真係低架,二十蚊唔到......

我有小小嬲:其實你要諗有無得做,就幾時都無得做,幾多蚊都係貴架啦,你要倒轉身份黎諗,而家二十蚊時薪的人係你,你制唔制先。個個做老闆的,賺多一蚊都想賺,你問佢地唔想八蚊一個鐘請人做咩,實想啦!所有既得利益者都唔想放棄自己的利益的。一日唔 set 最低工資,已被剥削的人只會更被剥削。

眾人忽然停著,空氣中有股無形的鬱結。

老闆:咁但宜家都已經好難請人......

這時飯菜送上來了。

老闆:咁我唔阻你地食飯了。

↑送這個表情給所有認為自已「無得做」的老闆。(別誤會,當天不是在這餐廳吃飯)

請看看2010-5-27 新聞透視「最低工資」怎樣講。

===== comment from FB ==================

Sedna Plutonic
"真係會有好多舖頭執笠"

首先要了解 阿張廿四 果番"$33執笠論"既受訪者係咩人,
果個調查既 受訪者好似係"八間分店"以上既餐廳集團,
而香港既大集團既運作模式都係一條龍, 集團旗下既食材供應商 到 食品加工場 供貨到餐廳, 全部大集團自己左手右手包辦, 要做靚盤數避稅 或 做到盤數蝕錢 走數清盤無難度, $33工資就執笠? 我自己就唔多相信了

業主們坐定定唔洗做UN UN腳每個月收唔知幾多百萬租金, 勞動者們每日用近半時間換取的金錢比綜援都不如? 點能接受香港有D咁既事發生.
Yesterday(2010/5/18) at 18:22

Siu Ding
勞動者們每日用近半時間換取的金錢比綜援都不如? 點能接受香港有D咁既事發生 <=== 對 !!!!!!!!!! 如果佢地係咁我寧原係屋企煮個麵就算. Yesterday at 18:27 Sedna Plutonic
就算你係屋企或者返工, 幫你倒垃圾個阿姐都可能十幾蚊個鐘, 口罩仲要佢自己買.
Yesterday at 18:29

Siu Ding
好彩我而家自己倒垃圾, 不過去垃圾站收垃圾個d 就唔知了.... 唉
Yesterday at 18:32

Wilson Lee
$33 未必會執笠, 不過新移民, 低資歷的人, 好大機會會工做, 美國定最低工資, 是為了趕絕d 新移民, 大集團讚成, 因為他們平均工資都高, 所以可以 趕絕一d 小型公司, 這是他們的理念, Apply 在香港, 有人歡喜有人愁....., 我自己認為, 應該高過綜援, $27 會比較好
Yesterday at 18:48 ·

Steven Tsang
如果呢個世界個個都明呢個道理...就唔洗煩啦...
Yesterday at 19:20 ·

Sedna Plutonic
$33係 按綜援金 除 每天工作8小時 再除 五/六(忘記了) 天工作 得出, 高過綜援唔止$27
Yesterday at 19:27·

Yuen Omiu
哎,香港仔西式小店?係唔係紅茶館?
Yesterday at 19:37

Sabrina Wong 咦妳嚟左香港仔? :D
Yesterday at 19:40

Yuen Omiu
HELLO樓上&樓下,我都係香港仔人
Yesterday at 19:41 ·

Chee Lai Sing
S 講得啱,現在做生意最重皮是租金,亦即係地產財團才是最大利益者,一層剝削一層至勞動階層,故其實要向大財團埋手才可保障勞動者,但同時眾多資本集中在他們(少數人)的手上,他們擁有大量或聯合的資本的權力或影響力,以至政府亦受影響。唉...
Yesterday at 21:11 ·

Sedna Plutonic
全香港都知香港各階層既人都受地產商既剝削, 但政府有邊個敢直接向地產商反擊? 要求減租或監管?
11 hours ago ·

Seeforpig Kwok
就係做老闆既唔肯退一步要賺盡,先要去到立法呢一步。
11 hours ago ·

Wong Ho Fung 唉.....一切, 都係人做成的

Jess Lau
小丁,可能你已經很了解最低工資的問題及後果但我還是想說說自己都意見。

最低工資有左又點? 根本就只會降低整個香港ge生產力,阻礙左勞工市場ge正常發展。相信略有經濟學知識ge人都知道,min wage立左法,老闆一定會係其他員工福利到扣返比"多"左的工資,例如以前員工係包膳食,立法之後僱主可以扣除膳食什至收10$一餐etc 黎cover返多左ge勞工支出。僱員絕對係唔一定受惠,同時令勞資關係緊張。生產力愈低ge人愈搵唔倒野做,經濟愈差min wage 的影響愈大,min wage根本係工會的產物,為左得到更大的政治利益。 自由的經濟市場同言論自由對於香港人一樣重要。

以下係經濟學家張五常先生一篇關於min wage的文章,我在這裡不是說最低工資要反對不可,只是看到有些人未了解其問題所在,只看政黨片面之詞就深信不疑感到有點無奈。... See more
http://www.hkcd.com.hk/content/2010-02/24/content_2482489.htm
10 hours ago

Sedna Plutonic
Jess Lau的說法部份認同, 的確最低工資問題是極複雜的, 也聽講過最低工資在西方國家也帶來不同程度的負面影響, 例如文中所講到能力最低那群人是會更難有工作機會, 這的確是事實, 但在有123萬窮人的地方, 地產商治港的地方, 信任自由經濟也要很小心, 我也很想任由勞工市場正常發展, 但最正常發展是凍薪或減薪......香港的生產力是否會降低亦很有疑問, 如老闆們會用提高了的工資請能力較高的人, 理應生產力會提高, 茶樓餐廳D姐姐都會醒目D快手D吧, 但競爭力的確可能會降低, 但會否影響到"執笠"就相信不太可能, 港人個個都投機主義, 抄樓抄股才是老闆們的主菜.

聽過很多人講過最低工資是對社會經濟有負面影響, 但個人是支持立法最低工資的.
9 hours ago

Azure Yu
哈哈 突然看到你个表情 哈哈 好好笑 哈哈~~
9 hours ago ·

周博文
台灣實施最低工資多年,的確是有有些負面影響,但是真正決定工資高低的還是自由市場,因為不論所定的工資高低最後還是會受到市場物價的影響,所以個人認為工資的高低不是主要的問題,而是如何穩定物價,充分就業讓勞力市場與資本市場,略頃勞力市場的平衡,才是最佳策略,充分就業的社會才可以防止暴力式的政權變動,一般庶民才能透過勞動及時間來累積未來財富,雖然未來不一定會實現但是有希望,希望對一般庶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2 hours ago ·

Cindy Lam
好一幅錯位的相配一個點都唔會'arm'所有人的議題...邊個老闆會寧願自己賺少d去保障他人? 李嘉誠唔會, 就算香港仔的小老闆都唔會......佢地又知不知這個最低工資, 在很多國家只是算童工ie無咁大擔子的最低工資?
about an hour ago ·

Siu Ding
omiu, Sabrina,
其實邊間餐廳無所謂, 我唔係想話佢地唔啱, 叫人不用要幫襯, 而係由一個不投票的小老闆及員工, 你可以體會到, 這個社會正在發生甚麼事情.

all,
所謂最底工資,麼經濟效益, 社會正負面, 我們能預計多少, 以別的國家來借鏡又能得到多少啟示?
我們以房地產為主的社會, 政府本身就是最大的地產商,
它就是剝削的源頭.
我們講學識和理論的用處是甚麼 ?
簡單如我小學時學會的 「已所不欲, 忽施於人」那麼簡單都做不到. 其他再講的都是空談.
我作為一個人, 看到另一個人在為我服務, 我並不比他們高人一等, 但他們的工資少得連我吃的那個只是五十多元的餐都要用二至三小時來換取, 這是甚麼道理!

Cindy,
邊個老闆會寧願自己賺少d去保障他人? <===對啊, 我想講的, 就是我們至少要去關心及保障他人, 今人被剝削的是別人, 難保有天自己失去工作能力, 被剝削的就是自己. 12 minutes ago

周博文
所以政府應該利用稅收來縮小財富差距!
about a minute ago ·

Siu Ding 我地政府乜都唔想做, 只係想推高樓價

Cindy Lam
oh 我今天已覺得被人剝削, 無論media定係學校, 工作都不成收入正比...只是相較低工資的人, 我們還可以有basic living而已...香港是有錢佬主導, 淨係一個自由黨都煩死政府, 我地個政府咁無能...都好難做到d咩, 我們可以做但唯一做到的,可能真的只有關心

Siu Ding
我都感到好大的無力感, 在立法會投票的議題裡, 工人談判權不能通過. 法定假期亦少.
基本上在香港的低下階層工作的人和奴隸沒有分別, 而且是在一個所謂文明的地方透過假扮申張公義的議會通過. 我真正不明白, 我們的"自由市場" 和暴政的分別是甚麼 ?

Monika Fung
大部分同意sedna plutonic所言。
其實所有change都會有成本架啦, 問題係邊個揹大部分的cost啫,做老闆的,從來都是來貨價增加、貨品價格相應增加架啦,唔係突然間變左你出人工出多左你會咁好人「硬食」呀嘛?食左咁多年茶餐廳你同我講你會唔加價?點解出前一丁加價你收多我2蚊又得,幫你手洗碗果個加幾蚊你又唔得呢? 反對立法最低$33的,計條數出來,你加左成本再轉嫁左俾消費者(即係加價啫),你會蝕幾多,再調整個$33囉。不錯,可能會令部分人冇工做,亦必然令短期內出現負面影響,但有123萬窮人的地方,你不可能因為這樣就話個議題係窮水猛獸喎,好難做喎,咁就唔傾。話會令「勞資關係緊張」就仲奇!你而家就係剝削至有「矛盾」,至唔和諧啫!定係話齋係攞出來傾已經令勞資關係緊張啦? 咁對老闆來講你唔傾唔問佢繼續俾十幾蚊梗係最好架⋯
唉。之前未餐飲食肆未禁煙時,夠有話禁左煙會有好多鋪頭執笠,結果係點呢?雖然禁煙冇直接影響成本,但立論極其相似,又係果種一步到位的「咁無得做架啦喎!」...

5 comments:

Ron Lau said...

講到尾都係地產問題啦。

啊..睇見你張相你個樣,就好想食 ali oli ><

B.Y. said...

如果立法最低工資每小時三十三,還有誰會請有案底人士,釋囚,精神病康復者,殘疾/長期病患者??唔好講咁極端,就是缺乏經驗的,年長的,主婦,懷孕的都冇乜人肯請吧?

其他行業我唔知,但中餐的利錢極其微薄(唔知點解,中餐就賣賣唔起價),我都唔明,街市買隻雞幾十蚊,酒樓食又係差唔多價錢,點維皮0架?同一隻雞,拆做日式串燒逐個部份計,一隻雞隨時賣到幾百蚊.做中餐好慘0架......

地產商固然無良,但事實上好多地鋪亦係小業主過去好辛苦儲份首期然後用租金比月供咁開始投資的.一竹竿打倒所有業主又未免太過偏激吧?

我寧可由自己做起,食飯比多d貼士,得閒比封利是清潔阿姐看更阿伯飲茶好過lu.

小丁 siuding said...

地產商固然無良,但事實上好多地鋪亦係小業主過去好辛苦儲份首期然後用租金比月供咁開始投資的<===
為甚麼業主要投資呢? 這是一層剝削一層的結果, 就是因為知道有利可途, 明知地產商剝削仍然繼續下去.
你沒有聽過, 有些土地保育人士, 就是先買了一些地然後平租給農民, 或是保留土地運用以防止財團入侵.固然這些都是很理想的例子, 但本身覺得地產商無良仍然繼幫他們買樓作投資, 不就是助紂為虐, 俴情況更壞嗎?

食飯比多d貼士,得閒比封利是清潔阿姐看更阿伯飲茶 <===
我覺得比貼士利是沒有題, 但既然你覺得他們值得獲得多一點報酬, 為甚麼他們不能以名正言順的途徑得到報酬, 而要被別人"闊佬" 或"比得起錢"的人"施於" 呢?

小丁 siuding said...

有案底人士,釋囚,精神病康復者,殘疾/長期病患者??唔好講咁極端,就是缺乏經驗的,年長的,主婦,懷孕的都冇乜人肯請吧?
<===
我不明白他們是不是被名正言順地歧視了, 所以不應獲得正常的工支
固然我明白我這樣說是過份理想, 人每每覺得"有缺憾" 的人工作能力低, 或會有偏差.
有時未能趕上"正常人"的工作效率.
我覺得他們作為社會上的"弱勢社群"政府應進行補貼, 以鼓勵僱主聘用他們.

小丁 siuding said...

做中餐好慘 <==
難道三十三蚊不到的工人不慘?
做任何事也有本身的難處, 無論利錢如何, 我們都在設去找一個維生的方法,人的慾望不會停止的, 誰不想多賺一點?
只是當一個地方的貧富懸殊太大, 社會上和種矛盾、妒忌、貪慾便更易引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