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July 2010

午安,憂鬱的星期一

photo by chanwaikwong

剛過天的星期六日被感冒纏住,經常鼻塞、頭暈和輕瀉,不停地吃「必理痛傷風感冒藥」才能振作起來,但病情又不是很嚴重,不過一停止吃藥便又再復發鼻塞、頭暈,實在很辛苦。除了星期六晚外出和朋友吃飯之外,星期日整天在家做家務和休息。把家居清潔得乾乾淨淨以後,頭暈又來了,小睡一會吃過藥後又再睡。感冒真的令我很無奈,甚麼也做不了。

今早我的感冒仍然未清,收到了 S 特別寄來「大正製藥~感冒藥パブロンゴールドA微粒」,真是非常感謝 S ,中午飯後吃了,希望快點好起來吧。本來想每天發佈一篇《變態森林 日記》,也不得不暫緩一下呢。

今天下午很憂鬱,不知是不是因為星期日下午在家中看了電影《莎岡日安憂鬱》(SAGAN) 的關係。


電影中的一句說話很令我感動,大意是:生命要繼續下去,便意味著不繼的「重新來過」以及學會「堅強和振作」,而不是「懦弱」(原文要再看多次電影相找找看)。忽然之間,我也感覺到,為甚麼我總是表現得那麼「正面」,常常要把「負面」趕走。

P 半年前送了一本莎岡(Francoise Sagan)著的英文版小說Bonjour Tristesse(《日安憂鬱》)給我,我看了開頭的一小部份覺得有點悶,放回書架後現在不知甩到那裡去了,看完電影《莎岡日安憂鬱》(SAGAN)後很想找回書本並把它讀完。也許那感覺和看電影時的莎岡的一句對白一樣:他們(讀者)對我的私生活比對我的作品更感興趣。


是的,活得像莎岡一樣的話,真的太有型和耀眼,我很喜歡她。

雖然我覺得吸毒和濫交是對身體不好的行為,但我本身並不反對別人吸毒和濫交等等被灌上「壞」之名的行為,固然我並沒有要提倡或唱好這些行為,但我總是反過來先問為甚麼人們想做這些事多於要去批評別人。選擇要變成魔鬼或天使都是個人的自由,他們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我沒有必要插口,正如電影中所講,我們的成長如果是不停的「重新來過」,那麼當中應當包含了無數的「堅強」或「懦弱」。而我覺得有時生命可能是一面倒的「堅強」或者「懦弱」,無論是一面,承受的人都是孤獨的,因為生命本來就是孤獨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