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6 August 2010

親愛的朋友,謝謝你們

想起上星期看《樓城》引用的一句說話我很喜歡,大意是:人們很易知道自己做錯了甚麼,但需要很長的時間去認知自己甚麼是做對了。

親愛的朋友,謝謝你們的鼓勵,其實我很蠢,要努力的事情還有很多。


南說:
未認識妳之前我有朋友提起過妳。朋友曾說你很蠢,被人利用了。
我的回應是:我覺得冇問題wo,而且佢係做緊自己鍾意既野。你點知係邊利用邊個呢?

我說:
噢。可能是在講拍 MV 的事,沒有想過自己被利用了,不過沒所謂啦。
最近我參加了「支持最低工資三十三」的vedio拍攝,但應有好多人未必喜歡呢。

冧說:
政治講形象,也許有人不同意妳的表達手法拍會影響活動本身吧。

我說:
對啊,之前在華英中學校報《華采》的一個訪問被禁了,原因不在訪問本身,而是校長在網上搜尋關於「小丁」是誰後,便不準刊登了該訪問了,大概是怕家長投訴吧。
↓No.47 Lustre被禁內容(被禁原因:小丁)(Click入圖看訪問內容)



冧說:
有時人事問題就係咁,當有人自以為有權限做事,拿自己的標準衡量你,自然會令你有hard feeling。

我說:
其實我也不是一定要參加的,原意是參加很好,不參加也沒有所謂。

皮說:
Ah... I had similar issues in some group of friends before. Sometimes, it is not against the person that is being excluded. I mean, not about his/her character/identity. It is just that a group needs to exclude others to remain a group. It needs insiders and outsiders. Who picked you as a potential good outsider. Maybe this is the only reason (but maybe not :D).

我說:
我知道有多有很多人喜歡我,我也收到不同的鼓勵,但很自然地也有很多人不喜歡我,二邊同時增加。

冧說:
生活上有那麼多野要想,為甚麼你要浪費時間在想這些時情呢,有時間不如做多些有意思的事吧。

我說:
我也知道,但是停不了自己這麼想,我也覺得自己很笨。

多說:
不喜歡你的人多數係女人,不喜歡的很多覺得你賣弄身體,另外有D覺得唔知你點解咁做...RIGHT?

我說:
也不一定是女的。
另一個朋友說,女的不喜歡當中有時也包含了妒忌(不一定是負面的),那是一種同類動物之間的比較,是很自然的說。

多說:
YESYESYES....

我說:
男的不喜歡我,他們有些覺得我不道德。

多說:
妒忌呢樣一定有。不道德這講法我未聽過。只聽過有人覺得你唔知自己做緊乜。
你因為有這些原因不開心?

我說:
我當然會唔開心架啦,唔通好開心、好想得開、覺得無野咩?
點會喎,我又不是機械人,當然會因為被討厭而不開心啦。

多說:
佢地識得你咩 ?

我說:
唔識,有 d 係唔願意識你,只因為佢地已經判了你死刑。

多說:
同朋友傾談,有人不同意你的「表達方法」。
不過我反駁朋友,覺得每個人都有佢自己條path,究竟係點,我唔認為我可以comment,因為佢諗既野同我地唔同,而我地好多對佢既comment,係用我地自身既角度出,我覺得太唔實在了。

佢地又問我:如果你個女學小丁O甘, 你又點 ?

我說:
「如果你個女學小丁O甘, 你又點 ?」 <=== d 人經常咁問,以為是corner 一個人是最簡單的方法

多說:
MY ANSWER:
因為牽涉小丁而引申呢個問題落黎,我既理解係問緊,如果你個女又係o甘choose佢自己既path,你點睇 ?
我既答案係,我一定有我個人既perference,呢個係我對阿女既期望,但係咪一定arm曬呢 ? 始終佢會有自己既路,自己去走,佢唔跟我既路,我可能會唔開心,但一定要尊重, 同埋一定要俾自己知,唔開心係因為佢唔follow我既expectation,而唔係佢唔arm。
我答完,原來有好多人認同我既睇法。

我說:
認同睇法並不代表實際上可以認同,因為有太多的「家庭式指導」和親威朋友的壓力,到時又係回到問題的本身:跟隨最安全的方法去評一些事情。
我也很想生小朋友,我希望我的兒女本身就不是自己的 follower 而是一個新的個體。
所謂「你女朋友咁得唔得先」「你個女係咁得唔得先」提出的人本身對那個「咁」已非常有成見,是誰「得唔得先」其實佢已沒有理會。

多說:
只以以為自己既喜好可以COMMENT任何人其實有時未必有意思。
如果要我comment你,我會話,你想帶出既message,佢地receive唔到。但你是否真係想佢地erceive到MESSAGE呢?我又唔SURE。

我說:
No,我沒有msg 想帶出,我只是做自己。

多說:
that's the msg....

我說:
我只想成為誠實的人,這是在何老師那裡學到的,我要成為自己的榜樣,讓人覺得有勇氣去面對一個未必被認同的自己。
我不是要人人學我,只想廷申獨立的精神,不跟隨家長指引的背後,是要很大的力量的。好我似我朋友咁講 “you must be very strong to do something wrong”

多說:
我冇諗咁多,只係覺得每個人都可以選自己既生活方式,而且可以好自由地選。

我說:
我本來也沒有想咁多,但係被問太多次了,不得不答,也不得不總結成理由,那也是一個自我的重新處理。

多說:
但好多時,我地自己可能好快CONFORM左主流的生活思考方式,

我說:
「慣性收視」是有一定的保障的,哈哈。

多說:
我地選既LIFE PATH可能根本唔係自己想要,而只係自己以為應該要的。

多說:
人們在這城市,天天營營役役,還要有時間為自己保有自我相當難。

多說:
your expression 剛好給我們影照一下自己既盲點,例如我,我會欣賞你,但我唔敢過你既生活方式。

我說:
沒有敢不敢,只因為怕失去現在擁有的,才不敢做很多事情。
我其實也是一樣,所以才做多一點証明給自己看甚麼對自己可行,甚麼不可行,我要成為自己的「參與者」不是「觀看者」或「跟隨者」。
我自私、我犯錯、我小氣、我貪心......讓我去經歷和試探自己,以証明、以解答我的存在是甚麼。

多說:
你俾我知道,我既existing pattern係我自已choose,而唔係必然唯一。

我說:
噢。謝謝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