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3 September 2010

就算藝術「甚麼也無法解決」

2010 summer

《直到長出青苔》杉山博司

「...安德烈.馬勒侯...他在納粹占領巴黎時是反抗鬥士,也一度是抱持共產主義理想的革命家,同時也是寫下《人類的命運》的小說家、載高樂政權的文化部長,又是三島由紀夫口中『我也想和馬勒侯一樣不斷冒險』的行動冒險家。馬勒侯最為知名的,便是以行動來堅持自己宗教和政治理想。他認為,每個人身上都有一種不朽,那不朽不是神,亦非革命,而是在藝術中可以得見者,即使藝術『無法使生或死正當化』(《非時間之物》)*。他也說『就像人相信神一般,我相信藝術』,就算藝術『甚麼也無法解決』,但『光是超越』,已經足夠。雖然我是藝術家,也為馬勒侯這樣激昂的想法深深感動。」

抄自 杉山博司《直到長出青苔》p.165
*《非時間之物》:安德烈.馬勒侯(André Malraux)的著作《人類的條件》(La Condition humaine)中的章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