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5 October 2010

灣仔會社咖喱


我不常逛灣仔,那天晚上約了兔、柴狼和鹿仔在那邊吃飯。我們經灣仔街市往燈籠街走,沿路吃了很多小食,先是路邊檔的咖喱魚蛋和腸仔,然後在另一間路過的乳酪店買了一個蘚果乳酪雪糕窩夫,這樣食食食,像生日會似的。這天的胃大奇大,到了泰式餐廳我們四隻動物在頭盤食了二碟生蝦、一個柚子沙律、泰式炒通菜、咖喱雞、冬蔭功湯和炒飯。

飯後走街遊蕩,巧遇這個告示,原來有人一早洞悉先機,用「強搶民產」回應了曾生的施政報告。社會上的基層工人、活於貧窮線下的人們到底會在何年何月才能得到施政者的關注呢~唉~

想起柴狼教我唱的一首歌(他說是沒有歌名的,我把它命名為《會社咖喱》事實上我太不熟悉會香港的「會社」,他唱完後,差不多每句歌詞都要為我解釋我才明白:P)

《會社咖喱》(天蠶變音樂)

獨自在山坡
係「樹」食咖喱
越食越放屁
確係和味
行埋黎身邊發出臭味
我都要揞住個鼻

雖獅子山下老新滿佈
膽小的水房決不願停步
那怕14號
寂寞是合桃
皇老爹渣刀
範範都著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