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1 November 2010

別再說很忙


今個星期的工作多得瘋了,而且大部的工作也說是很趕的,即是只有urgent/ urgent urgent/ top urgent,老實說我只能憑它們的出街日記作為最後的指準,那些「urgent」的標示基本上沒有作用,不過最棘手的是,作業的出版日期有時會推遲,即是本來很趕得又不趕了,於是又要趕回那些很趕的,認真頭暈。所以現在晚上九時,我仍然在公司「罰留堂中」。

很趕的又怎會只有公司的工作呢,自己私人的事務也很趕,下月我的相展在努力準備中,很想寫新的展覽簡介,不過寫好了一次後覺得寫得不好想再重寫(上次的展覽簡介寫了三次才寫好)。還有正在進行中的畫展「星期五音樂課」裡有東西未補好完,還有另一本準備出版的攝影集必須在十二月出版等等,一切都排著隊等著我去完成。

這段時間破天荒地忙,自己亦覺得說「很忙」這句說話講得膩了,應改口說:「我很掛念睡床和貓b」。

本來想寫很多日記,例如關於集郵、最近聽甚麼唱片,買了甚麼書等等,不過因為忙,手頭上總有工作未做完,而沒有心情寫。

今個星期五晚本來買了票看「新視野藝術節」《火星記事樂隊》,但今天收到 V 的消息說竇唯不來了,我們都興致大減,打算退票留在家中休息算了。若果那天不累的話,便一定會參加藝術中心前空地的「開放音樂會」。(真是太多節目了!)

其實今年「新視野藝術節」有不少節目也非常吸引,之前我錯過了《賣命引擊》,聽說現場的迷幻效果很「爆」,有朋友的朋友只看了十分鐘便離開了,不是因為不喜歡演出,而是因為抵受不了「太刺激」的現場迷幻效果而要離開。聽說好像是因為現場的「迷幻效果主要用螢光的閃燈及鐳射效果造成,觀眾像是進入了一個立體的wave party,不用吸毒,已經真實地站在如吸了迷幻藥似空間裡,非常刺激。(我沒有去啊,很想證實他的形容是否真確)

買了龔老師介紹說必定要看的《坂東玉三郎中日版崑劇-牡丹亭》,非常期待中。

前天(星期二)晚上去看了也屬於「新視野藝術節」的節目之一,進念十二面體《七幕多媒體歌劇 - 利瑪竇的記憶宮殿》,我很喜歡,雖然 M 批評說故事做得不夠好,但我覺得已經非常不錯,可能我對利馬竇的認識不多。這個演出的地點是在華仁書院內的教堂裡,利瑪竇的故事在教堂裡演真是合襯不過了。舞台上佈置用心,整個演出既華麗又莊嚴。很慶幸那天我決定放下工作去看演出,散場是覺得自己很有型,因為看了一個這麼特別的演出。(可能身處歐洲的人經常可以在校堂欣常到古典音樂或者其他演出,但在香港算是稀有呢。)



今個星期六下午我很想去參加「蕉葉為誓、保衛菜園! -停止清拆、先建後搬」大遊行,不過那段時間正好要上釘書課,希望有空的人抽點時間去參加支持村民吧。

還有,今個星期日的還有「土地呼吸‧馬屎埔音樂會」(詳情明天再講^_^)那天我一定去,並落力幫忙。希望那天見到大家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