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6 December 2010

北京茅廁

承上文:
北京day 1:差點忘記了北京
北京day 2:被打入冷宮
北京day 3:晨早發呆
北京day 4:香山銀杏多




在北京的第四天去了香山公園,香山公園的衞生間有很多人使用,裡邊有踎廁也有坐廁,我想是因為這裡是遊客區的原固,因為之後去的大部份公厠也是踎厠的。衞生間除了地板較為濕滑之外,衞生間裡的衞生是OK衞生的,是個真正的「衞生間」 ^_^

那天我如厠後出去不久,看到一輛貨車駛進來,貨車上掛住一條大喉,喉上有很多啡色的漬,我心想:好污糟啊,好像大便 @_@

這時貨車司機把車子停下來,下車打開衞生間門旁邊的一塊渠蓋,然後在車上按扭,車上的那條充滿了漬的大喉自動移出來掉進渠洞裡,原來這是把地下的大便 bump 走的車子。
這時 E 說:哇,你還看甚麼,快走吧。
我說:看下他們怎樣做,好像很新奇...哎呀,不行了,閃了,好臭啊 >_<


晚上在簋街的「兄弟川菜」吃晚餐,這裡的名菜是「水煮牛蛙」和「酸菜河鮮」,我們都點了來吃。「水煮牛蛙」真的很辣,我只吃了一件便要不停喝水解辣,之後也不敢直接吃,要先把夾好的菜在水裡沖淡辣味,才能夠入口,雖然是有點浪費了原本這個菜的味道,但這是我唯一可以把它們吃下的方法了。同枱的 A 和 E 吃得一身大汗,他們都說,不算很辣,其實只是很麻。



然後 A 和我聊到北京的衞生間,我說了以上所示的圖1,即在香山公園看到的 bump 屎車子。並且在香山回到來時在車站去了圖2的廁所,那是位於車站附近的流動廁所,我因為坐了很久車子之後很急很急,明知那些流動廁所一定不會很乾淨也要用了。我站在有三間流動廁所前等,中間的一間是空的,我一打開門後看到一o舊很大的屎,所以我放棄了,再等另外的兩間。

不久之後,一個男子從另一間走出來,我打算進去時看到沖廁後遺留下來,像「朱古力奶昔」的便盤,我正在猶豫是不要進去時,第三間的廁所的人都出來了,我急急走去看看,地面除了濕以外,便盤裡及地上也沒有異物,於是我進去了。一關門時才感到有股超級尿臭,我趕忙閉氣,小便完後趕快離開,用背包裡的瓶裝水洗手。

至於「兄弟川菜」裡也沒洗手間的,大家都是使用前一個店舖旁小巷裡的公廁。公廁非常乾淨,但是廁所大門沒門鎖,只是「掩埋」,如圖3所示,廁裡也沒有門和間隔,像幼稚園的集體小朋友廁所一樣。

我進去時剛好有一位女生在如廁中,我極不好意思,站在牆後等她用完了才用。我如廁其間有一位女生急忙進來並用九秒九的速度快速完成後離開。我看她那麼快我不敢望她,又不敢起來。廁所裡沒有水可以洗手,如廁後買了一支瓶水,在路邊倒了一點點來洗手。

不過 A 說以上這些廁所其實已經算是很乾淨的了,我是很幸運。他形容如圖4的那種茅廁,才是最有「特色」的一種。

圖4的茅廁裡一個個圓圈表示是一排洞,沒有廁盤的,通常男女廁設在隔鄰,二個廁所中間以一個木板隔著,也有男女共用的。這種「茅廁」的地底下,全都是大便和小便,也是用我在香山公園裡看到的「bump大便車」清理的。圖4side view 就是表示便便的位置 @_@ 好噁心......

A 說:有一朝早我去如廁時,一進去裡邊差不多都「滿座」了,因為有不少男的在大便中。我聽到其中一位男的和在隔鄰女廁的內的一位女的在談天,聽他們的對話,那女的應是他的太太。
我說:不是吧,那麼臭還聊天嗎 =,=
A 說:就是啊,大家都習慣了吧。
我:=,= 幸好我沒有去過這些「茅廁」
A 說:你才應該去啊,是很有「特色」的景點。
我:=,= 

↑在北京第五天下午坐飛機回港。
上機時看到一位穿毛看拖鞋的太叔,10度啊,他的衣著真的很潮,完全不受天氣影響 XD




↑回港了,還是最愛香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