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9 December 2010

甘香濃郁的三煲火雞湯

在聖誔派對的末段,火雞吃了一大截,只餘下小部份的肉和大隻火雞骨,大家也知道我不喜歡浪費食物,往往很願意把吃剩的食物帶走。於是 K 和 A 推介我把半邊很大的火雞帶走,說火雞骨帶回家之後,切件放入煲中可作餚湯之用。

K 的菜譜是:先把火雞肉和火雞內已塞入的肉餡取出,繼續留作涷盤。火雞骨切件後,加入二根茜芹和我喜歡的疏菜,不用加太多水,半煲或以上已經足夠,然後煲成湯。

A 的菜譜是:同様把火雞骨取出,切件,加入洋葱和薯仔即可。

結果我拿了吃剩的火雞、鮮菜沙律和番茄尤魚辣肉腸回家。火雞和鮮菜沙律放在雪櫃裡,辣肉腸放在冰箱裡。

過了二天,第三天的早上我開始計劃要如何以最好的方法把雪櫃的食物清掉。

翻煮第一餐:早/午餐 bunch ↓

把番茄尤魚辣肉腸從冰箱取出直接加水煮做汁,由於這味餸本來的味很已很濃,加水煮後仍然味道十足,辣肉腸本黎已是較多油的,煮時更不用加油。最後加入「吃淨的蔬菜沙律」、意粉和熟雞蛋,大功告成了「蔬菜番茄尤魚辣肉腸意粉」加糖芯蛋。




翻煮第二餐:晚餐 ↓

中午吃飯後把火雞骨從雪櫃取出,切件(要把粗的骨頭砌開,必須大力用刀劈下去,在同一個位置要劈幾下才可以把骨頭劈開,感覺很像劈開朋友的手腳或者想像自己正在劈友,非常殘暴 :P 因為平日買肉時通常是肉檔的屠夫把肉乾淨俐落地砌好了的,像這樣用力以刀子劈骨是第一次。)

由於家中只有紅蘿蔔二根和蒜頭數個,於是沒有限隨 K 和 A 的食譜煮法。我想應是加些蔬菜下去便行了吧,把二根蘿蔔切做厚身的一片片,「拍扁」三顆蒜頭後直接放入煲裡,加了5碗水,煲半小時後放入壓力煲裡焗。

晚上把湯取出時,雞味香甜濃郁又不油膩,像極「出錢一丁」雞湯味的味粉的味道。(很可怕呢,要以假造的味道來形容真正的味道!)以這個湯作為急涷烏冬的湯底,湯裡的紅蘿蔔超級甘甜。

把吃剩的火雞肉和火雞內塞入的肉餡加入蒜蓉、菜芯切粒和油炒熟,一拼加在湯烏冬裡。

這道古古怪怪的「菜芯火雞肉餡火雞湯烏冬」便可以上桌了,開餐。


翻煮第三餐:早/午餐 bunch ↓

這天早上算餓,多煮了一點,否則吃剩的聖誕餐可能要再多吃一餐了:P

把吃淨再吃淨的半盤番茄尤魚辣肉腸從冰箱取出直接加水煮做汁,加入意粉,基本上和「翻煮第一餐」的做法一樣,成了一碗番茄意味意粉。

昨天晚上的那煲火雞湯喝完後,雞味仍然很濃,廚房裡還留有很濃的火雞味,於是決定再加水、再加入半束茜芹和蒜頭再翻煲。於是這餐的另一碗湯意粉便以這個「茜芹火雞湯」作湯底,湯的味道竟然和昨天加紅蘿蔔的味道完全不同,雞味仍然濃郁,茜芹的香味不但不腥,卻變成了一種香草味,茜芹吃下去時有雞味和甜味,沒有了茜芹味,非常神奇。

這餐雖然仍很美味,不過加入了熟蛋(後來發現熟蛋不熟,把它們破開來作了炒蛋)作伴菜,是感覺開始有點悶了。



其實還有翻煮第四味:茜芹火雞湯的,不過只是把另外半束的茜芹也加入煲裡,加入三碗水再煲。這時火雞骨已經煲得散開了,煲底有很多細細絮絮的火雞肉絲。第二天這個「茜芹火雞湯」的味道明顯變得比之前淡了,早上連茜芹和湯一拼吃掉後才出門,整個身體變很暖。

其實是前一天晚上外出吃飯了,有點吃厭了這些翻煮餸菜,才留至第二天早上。老實說我的原意不是要省錢,主要是不想浪費食物。不過昨天發現原來雪櫃裡還有剩下的火雞餡料未吃完,要再想想辦法了 :P

1 comment:

shenbo said...

嗯对,尽量不浪费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