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6 January 2011

東周刊 384期 Book A 【城市特寫】04/01/11

赤條條撐最低工資 露體狂小丁:裸體如食飯

母親大人教落,做女仔要有矜持,不可隨便露肉。但「露體狂小丁」偏偏反其道而行,早前拍裸照支持最低工資三十三元,令她在網絡世界一炮而紅,最近更在藝穗會搞個人相展。

原名廖雁寧的她,○八年拍了首MV叫《聖誕半裸派對》,半裸上陣,僅以生果動畫遮蔽兩點,雖然短片很快被刪除,但足以令她登上港聞版,警察更找上門,以為她真的搞半裸派對招客。

靠裸體出位,當記者對她光着身影相大驚小怪的時候,小丁卻從容地對着男攝影師。「裸體等於你鍾意食飯,你不會問自己幾時鍾意,想食就食。」她懶理別人奇異的目光,一於繼續「食飯」。

↑記者說要影一張裸照做開版相,小丁反問會不會太悶:「訪問又唔着、影相又唔着、表演又唔着,讀者會不會覺得好煩?」第一次見小丁,是在她的畫展中,三十二歲的她穿上鬆身T恤、短裙和波鞋,看上去似二十多歲的少女。她的聲線像王菀之,笑起來有點似初出道的廣末涼子,實在很難將眼前人與裸露拉上關係。

小丁的正職是平面設計師,原本寂寂無聞,直至兩年前拍了《聖誕半裸派對》被放上youtube,她的名字即登上Yahoo搜尋榜,亦在facebook熱爆,「露體狂小丁」的稱號不脛而走。

「當時整了首歌話會有個band show,但只限四人入場,即是『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的成員同我,但有份報紙老屈我們,結果派對改了期,仲改名做『健康道德聖誕樂融融音樂會』。」小丁無出席音樂會,卻吸引了逾百人參加,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誤會有裸女看才捧場。

「有Hardcore fans逐格看《聖》的MV,結果cap到有一格圖是無遮到下體的,台灣有鹹網登了那張圖,有人留言說:『是否真的有這個派對?如果呢個妹妹去,我都會去』。」裸照在鹹網流傳,小丁並不在乎,反正這並非她在網上流傳的第一張裸照。

↑為爭取最低工資三十三元而拍裸照,令小丁成為Yahoo熱門搜尋。(相片由呂馬丁提供)

↑家中廚房門貼滿小丁跟男友的照片,包括裸照。問她日後會否准許女兒拍裸照?她興奮地跳着說:「幾好呀,兩個小丁跳出來,哈哈!」


男友不介意

「以前同ex(前男友)都有影過,但就自己keep。○八年,跟一個攝影師朋友傾開影相,無聊話不如影nude(裸照),第一次在屋企影,跟住就去了啟德舊機場影,又覺得幾好玩。」在一個男性朋友面前脫清光,她自言沒有半點害羞,當時的男友都在場,還跟她一起拍裸照,只是沒有放上網。

記者問她,男友不介意她被看蝕嗎?她無奈地說,這問題已答無數次,「他當然不介意,因為有一種男人的心態是『你睇我女友幾索』,好似中環有些鬼佬攬住個索女,好威咁樣。」

身旁的男攝影師表態,指可能一千個男人都沒有一個肯讓女友在其他人面前拍裸照。記者約小丁在她家中影相,攝影師有點怕醜,不敢直接向小丁提出要求,反而小丁表現大方,梳洗好了就脫下浴袍,一絲不掛坐在窗口前任影。影至中途,剛睡醒的男友跟小丁談了幾句就出門,對她拍裸照見慣不怪。

記者不相信,再追問她男友真的不介意嗎?「試過他以為我同個攝影師有曖昧,就成日黑口黑面,攝影師說替我們合照,他都不理人,其實他好小氣,哈哈!」小丁笑說。

↑小丁說找她影相的都是拍裸照居多,但她並不介意,「如果可以nude是有多點影相的選擇,影得形態靚就可以啦。」


直接拒絕性要求

她的家已變成半間影樓,經常有人來找她拍照,幾乎清一色全裸,還有心邪的人約她做愛,「通常是在facebook或者blog度留言,邀請我影相,然後說你咁open,不如一起做愛啦,我都會好直接拒絕。我open,不代表甚麼人約我都可以。」

她自言小時候性格孤僻,不愛交朋友,只愛讀書和畫畫,「我條命得一次,最想做的事是不停看書吸收知識,時間得咁少,不可以交朋友,因為交朋友好浪費時間,又要傾偈,又要去街,好煩。」

雖然心中有奇怪的想法,但小丁間中也會應酬同學,但只限比她叻的人,就算跟同學去打羽毛球,她都書不離手,所以同學都叫她「書蟲」。

「細個周圍的人都說,讀大學有好多出路,但我唔知大學是甚麼。在圖書館看到一本書叫《漫畫大學》,以為會話我知大學是甚麼,當然唔關事。」但自此她愛上艱澀的儒家文學,不斷背誦《論語》、《大學》等古文,「覺得就算唔明,背了大個就會明。」

小學時代,小丁父母離婚,她最初跟行船的父親生活,後來改為跟媽媽住,跟着父母各自有新家庭,小丁便搬到宿舍住,由細到大搬了二十多次家。

過時過節,有時只剩下她沒回家,就會在空洞的禮堂裏背書。問她寂寞嗎?她口硬說:「我是從來不會覺得寂寞的人。」與父母感情疏離,媽媽知道她影裸照,亦沒多問半句,向她取了一本小丁自製的書來看,以行動支持她。

↑小丁早前舉行畫展,她的夢想是做畫家或哲學家,要不是老師告訴她「做哲學家比做畫家更乞米」,她現在也不會做設計師。


家中貼滿裸照

「我是個沒安全感的人,現在跟男友感情好好,但無人知幾時會散!」其實她也像尋常少女般想有個家庭,只不過她的概念與眾不同,「我有仔女,會要他們十幾歲就搬出去,不用事事問我。」

小丁愛影相,家中的廚房、洗手間和睡房的門都貼滿了她和男友的照片,食飯、煮餸、如廁時都拍,當然少不了裸照。「上來的都是朋友,看到都無所謂。」男友也愛拍裸照?「他是被迫的,不過被我影慣了。」她笑說。

對她來說,裸體已是生活的一部分。問她何時開始喜歡裸體的?她滿面疑惑地答:「等於你鍾意食飯,你不會問自己幾時鍾意,想食就食。幾時開始鍾意(裸體)?鬼知咩!」是小丁思想太前衛?還是記者太守舊?讓讀者自行判斷吧。

↑小丁手持的,是她成名MV《聖誕半裸派對》的照片,樂隊成員替她起了「露體狂小丁」的綽號。

↑丁畫出她跟朋友的音樂分享聚會,很難想像眼前愛笑、愛說話的她,小學時代是個「孤僻怪」。

source: http://www.eastweek.com.hk/index.php?aid=10153&highlight=%E5%B0%8F%E4%B8%81

東周刊內文


6 comments:

Sue said...

間屋好大咁喎

shenbo said...

你睇我女友幾索,不懂粤语能用白话翻译一下嘛小丁,嘿嘿

shenbo said...

...自此她愛上艱澀的儒家文學,不斷背誦《論語》、《大學》等古文...

shenbo said...

「我是個沒安全感的人,現在跟男友感情好好,但無人知幾時會散!」 ...积极点嘛 :)

小丁 siuding said...

Sue,
普通村屋的 size, 700呎

shenbo,
你睇我女友幾索 <== 你看我的女朋友多麼性感... 這樣譯好像沒了那個「索」的意思

shenbo said...

ok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