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5 January 2011

女人就只是女人嗎?


這是我最近看完了川上未映子的《乳與卵(乳と卵)》其一我最喜歡的個選段。

不過我記得,的確有個女孩子說,好想讓胸部變大,在場還有另一個不是我的女孩,那個女孩對此提出反駁:啊?可是那樣,到頭來只是為了男人才想變大吧。

「為了取悅男人,而改造自己的身體是錯誤的」,她用冰冷的語氣一針見血地說。於是想讓胸部變大的女孩回答說,「不是這樣的,胸部是自己的胸部,跟男人無關,胸部長在自己的身上,這純粹是自己的問題,當然在身上放進異物的確未必須好好思考。」於是,另一個女孩子說,「不見得吧,妳這種只要胸部變大就好的單純價值觀,本來就是一種媚俗,實際上,那只是透過我們思考而生的男性精神,所培養出來的產物,只不過好沒有發現罷了。」

想讓胸部變大的女孩對此的回應是,「我只是單純地想要把我長在這裡的胸部變大,這個單純的願望,幹嘛硬要跟那種沒看過也沒摸過的男性精神扯在一起?如果,那個什麼男性精神或男根精神,真如你所說的存在,而我是遭到那個所洗腦,那麼不就表示,妳的想法同樣也是男性精神的產物嗎?我跟妳有哪裡不同?」於是那個冷冰冰的女孩說,「所、以、嘍,自己的價值觀到底是從哪產生,對於這個問題是否抱持疑問,差別就在於,對此有無個人自覺。」

對於這個批判,胸部想變大的女孩說,「我是不懂那有多大的差別啦,不過我自己對現在的小胸部感到不滿,並且對大胸部懷著憧憬,這些從頭到尾都是我個人問題,為了這點小事,硬要扯上什麼男性精神把話題複雜化的人是妳,我看妳才是被那個什麼鬼男性精神影響吧?我的意思是說,至少我很清楚知道,自己不曾想過這是為了跟男人性交時,比方說被搓揉時讓男人亢奮才想把胸部變大,這純粹只是自己獨處時的想法,只是覺得這玩意扁扁的有那麼一點遺憾罷了。」於是冷漠的女生說,「所以我才說妳會有那種遺憾的心情,就表示妳已經徹底被洗腦了,那種感慨,那種遺憾的心情,那種對自己慾望的來源,毫不懷疑就傻傻說出,要是胸部能長大該多好的態度,真不知該妳是太不用心,還是無知愚昧。」冷漠女生用更加冷漠的聲音如此沉靜地說道。

「哈,那我問妳,你臉上化的妝,在這個被男性精神荼毒的世界又該放在什麼位置討論?說到動機,妳又是為什麼化妝?妳對化妝質疑過嗎?」想隆乳的女生說。「這個?這是為我自己而化的,是為了提高自己的自信心。」冷漠女生說。想隆乳的女生聽了之後說,「所以我不是跟妳說,我也是為了自己才想讓胸部變大嗎?妳那種濃妝艷抺,如果照妳剛才的論調是為了自己,那我們是生在同一世界,憑什麼我就是受到男根主義影響,而妳就沒有?」她嗤之以鼻地說。

「妳在說什麼傻話啊,真是的!化妝和隆乳本來就截然不同,基本上,妳可曾思考過,歷史過去強加在女人胸部的社會角色是什麼?我只覺得,如果你說想隆乳,就該先思考一下妳的胸部會面臨的種種問題,況且,化妝本來最早的意義是用來驅邪,人類害怕妖魔,所以為了驅魔避邪才想出這種智慧,這是人類共同體的一種儀式。是文化。很久以前,男人其實也化妝。基本上,妳根本就沒聽懂我說問題的重點,這簡直是雞同鴨講。」冷漠女生高倣地揚起下巴說。

「哈,那就只有妳的生活種種,沒有受男根影響,全部都是驅魔的延續動作?只有妳的行動,才是與性別無關的文化,才是純粹的人類智慧?那算什麼,歸根究底,女人到底算什麼?女人就只是女人嗎?身為女人的我,可要老實不客氣地說句話。首先妳剛才對我說的那番話,請你回家先好好反省一下。那或許是你的信條,哈,但是很蠢,蠢得過分,蠢得鍾聲響了又響、響過不停,蠢得掉渣砸在妳的豬腦袋上。」想隆乳的女生如是說。

不知為何,說到最後變成了大阪腔,而且只有這段既不值得一提,也不有趣的嚴肅對話留在記憶中,所以這究竟是不是我親身見聞,說真的我還真是一點也想不起來。

抄自 川上未映子的《乳與卵》p.58-p.64

川上未映子的《乳與卵》真是超好看,文字不多,故事簡單,一拿上手便很快看完,是近期我的最愛,也向所有女生推介這本書。

為甚麼只向女生推介呢,因為書裡所寫的都是女生,男生當然可以看啦,但是可能會有不能完全明白的地方呢。

我不喜歡先看書本的內容介紹才讀書的,除非我沒有那本書在手,或是不太想讀那本書,否則往往是直接讀內文,也不喜歡先看序和解說,都要在說完書後再讀那些關於書本的「副產品」,因為沒有讀過看那些也沒有完全能夠明白,意義也就相對減底了。

而當初買下《乳與卵》這本書,純粹只因為書本設計得很精美,我想買了再算吧,不好看就當作收藏,等到有天覺得它開始討厭了再轉送別人也不遲 :P

↓繁體版的書封設計簡潔,封面用上有手感的米黃紙,
整個設計讓人感到肌膚之親的細白溫柔。

↓我最喜歡日文版的書封,同樣簡潔,
紅色背讓讓人聯想到月經,也讓二個隆起的白色山丘,即像乳房,又像床單。

↓簡體版本的書封,在網上找到的這個圖很小,不知道中間那個像孔頭的紅點旁的是不是一隻小鳥,不過我完書後,有點不明白為甚麼要加這個小鳥在書封裡。

↓上網翻查川上未映子是誰,發現她很有型,原來她是個流行歌手,也演戲,幾年前以寫blog為基礎,開始文學創作,《乳與卵》便是她獲得「芥川賞」的作品。不過我覺得就算這書沒有得獎也非常值得閱讀。

延伸閱讀
鐘文音:可見與不可見---- 乳與卵,捉弄女人一生的物質
http://blog.chinatimes.com/wenin/archive/2009/12/18/457648.html

2 comments:

shenbo said...

「為了取悅男人,而改造自己的身體是錯誤的」

Bakeling said...

值得让女性思考的对话,谢谢分享。

我也喜欢书本的封面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