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 March 2011

酒店藝廊


星期日中午從澳門趕回香港,下午又去了拍照,黃昏時份去了在東方文華酒店內舉行的 Art Fair。

把酒店房間變成 gallery 這點子不錯,A 說今趟已經是第三年舉行,展出的作品大都以「畫廊」為單位,而這個 fair 是由韓國那邊發起的,所以參展畫廊以日本和韓國的較多,另外也有香港、西班牙、美國及中國等地。

相信很多人也有在酒店房間裡看藝術品(或者也可以說成是商品)的經驗,因為不少酒店本身也買入不少作品作為裝飾之用,文華酒店當然也不例外,所以有些畫廊要特別用白布先掩蓋原本掛在房間裡的畫作,有些畫廊則把作品放在原來的畫前,實行以畫覆蓋著畫 ^_^

我本來滿期待看到些特別的作品,活用房間裡的洗手間或浴缸等的位置特色,有較「玩o野」的 display,可惜能夠活用這些位置的作品機乎沒有。印象中只有一個散了花瓣的半滿浴缸,但好像也不是作品本身,而只是作為缸前一幅畫作的裝傭罷了,也有些把作品是置於沒有水的浴缸中,但全部都不算新奇。我覺得最好看的是一張畫幅很長,掛在位於房間角落深處的一個深啡色暗廁格內,畫面對正廁門,由牆上垂至地上,在淺藍色的荷葉及水中露出朝天的屁股和雙腿,由房間一直走近看時,就好像有人倒卧在牆上的水裡似的。(其實我偷偷地拍了照片,不過是黑白照,而且還沒有沖曬出來:P)

我一口氣看完了三層,到最後時已感覺有點膩,而且在酒店房間穿梭得久,感到悶焗。

整個 Art fair 的作品給人的印象是一個藝術購物 fair,也許有些人會覺得這樣形容是貶低了「藝術品」的身價,但我覺得買作品至少比起不停買衫買袋「有益」些,而且藝術家也要吃飯,作品賣得出,藝術品市場活躍也不是壞事,反正作品真正的價值和價錢無關。

這個 Art fair 讓我認識了三位日本藝術家和一位韓國藝術家,分別是:入江清美(Kiyomi Irie)、池田明子(Akiko Ikeda)、片山康之(Yasuyuki Katayama)和 Lee Sang Yong。我喜歡他們四人的作品,大概因為作品都散發著溫柔細膩的氣息,讓我感到很親切。

當中我最喜歡片山康之當天展出的作品。(下圖)



另外我買了池田明子的相集《光景》。封面設計及選紙算是平庸,但內文相片卻不錯。



入江清美本人更在展場裡,她是一位滿臉笑容的年輕女子,我告訴她我喜歡她的作品並留下了名片。而我差點想購買一張她的作品,很喜歡她畫裡的「小小人」,不過最後還是以理智震壓了購物慾,沒有買 ^_^

蝸牛の這う道筋 47.3×29.5cm
アクリル コミックパターン 柿渋 

六角堂の中 89.6×69.7cm
アクリル コミックパターン 柿渋


Lee Sang Yong 的作品是石雕,我找不到他的個人網頁,只有在介紹他的 gallery 網頁裡找到他幾張作品。但我喜歡的是當天展出的鳥兒石雕,作品體積細小,尺寸大約是一個大一點的肥皂,全都是長方型向內凹入,像一個個黑色墨硯,若果把它們帶回家裡放在書桌上,可以代替買雀籠和養雀,因為鳥兒已站在桌上。

相信這個 Art Fair 下年仍會在其他酒店進行,行膩了商場,換個地點去看 Art Fair,說穿了也不過是另一項消費活動。我期待下年有些天花龍鳯的作品能夠聰明地融入酒店房間中,讓我至少記起某作品曾經在某酒店時特別的展示方式,而不是讓人感到其實作品放在酒店又好,放在商場又好,還不是一樣乖乖地只想引你去買下來罷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