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1 March 2011

兩個人的浪漫


週末約了 M 去拍拖。

二個人在分別前到海灘去,真夠甜美。M 說,這幾天她一直為了世界末日而作準備,她說要有一個「浪漫死」的計劃。
M:怎樣好呢?怎樣好呢?
我:噢,很難想到呢。可能世界末日在不知不覺中忽然到來,我們就一併在無厘頭的瞬間消失了。
M:嗯,那也不錯,但我是個有計劃的人,沒有計劃令我不安心啊,而且世界末日不在2012年而是遲些的話,我便更必須在這之前計劃好呢。
我:我是那種超戇居的樂觀主義者,世界末日我會照平常一樣,(最多不上班 :P)在末日前一秒我應讓仍然想著下一秒可能有轉機之類,結果我就在那一秒消失了。
M:無痛消失也 OK 爽。
我想:就是啊。

很久很久沒有單獨約會女孩子,記得從前每天放學總是愛黏著 Y 、M 或者是 K。那些日子都離我很遠很遠很遠了。每次想起她們,腦海就像在放映老舊影片,她們是「我的流金歲月」--在磨砂鏡頭下發出白光的美麗身影,無論動態或靜態都風情萬種--日子久了,記憶中的她們完美,時間原諒了所有的錯誤和過失,(當然也包括自己做錯的事情)只把最美麗和純粹無痛的片段留下,幻化為不存在的記憶。我才驚覺自己是多麼軟弱和無法面對真實,或許是我所喜歡的女孩們的純淨抽乾了現實的殘酷,讓純粹的美好蓋過一切,不再帶有感情。

我自小不便明白甚麼是浪漫,有人說每個人的浪漫不一樣。

小學五年級時,W 把剛看完的岑凱倫小說借給我,W 說小說的故事很浪漫。我第一次看小說,看著一本幾百頁的字海有點害怕。
W 說:你看它好像很厚,但每頁的字其實不多,轉瞬間便看完了。
我:真的嗎?好吧,我試讀一下。
於是我看了《仲夏•浪花》、《再生綠》和《雙面娃娃》,看了這三本之後便再沒有看岑的小說,因為讀後心裡感覺得很單薄,總覺得欠缺了很重要的甚麼似的。接著看了兩本亦舒《流金歲月》和《朝花夕拾》,感覺喜歡多了,除了看到生活也看到香港,但當時年紀太小,不知甚麼是「愛情」,甚麼是「城市生活」,甚麼是「上班」,只是把它們當作故事裡的名詞來讀便算了。再過不久後,我沉迷金庸小說,進入武俠小說世界的我,再沒有理會朋友了。

到最後我是沒有再去想甚麼叫作浪漫,然後過了這麼多年,我還是不明白。

可能,只是可能,我喜歡和女孩子呆在一起,就算是我的浪漫吧。

我喜歡的女孩子都很令人著迷,別人覺她們怎樣我不管,我認為她們是既美麗又特別的。她讓我想變成她,但又不想變成她;覺得不能比得上她,又想她重視我,於是我努力親近她,告訴她,我如何喜歡她,但又相信自己其實不愛她。

預科時曾經想過自己可不可以和她們戀愛,但是一想到不能和她們有「讓身體進入」的性愛,便知道那樣對我來說會構成一種不能彌補的距離。她們都很美很美,都是我不能擁有的人,也其實是我並不想擁有的人,我們親近、我們分開、我們親近、我們分開……這算不算是浪漫?我不知道。






photo by Mitsu / siuding
toned by Mitsu

5 comments:

c said...

「我喜歡的女孩子都那麼令人著迷,別人覺她們怎樣我不管,我認為她們是既美麗又特別的。她讓我想變成她,但又不想變成她;覺得不能比得上她,又想她重視我,於是我努力親近她,告訴她,我如何喜歡她。

預科時曾經想過自己可不可以和她們戀愛,但是一想到不能和她們有「讓身體進入」的性愛,便知道那樣對我來說會構成一種不能彌補的距離。她們都很美很美,都是我不能擁有的人,也其實是我並不想擁有的人,我們親近、我們分開、我們親近、我們分開……」

我也有過這樣的感受。有很喜歡親近的女生,有時想化成空氣溫柔的包圍著她。很想和她們談戀愛,但又不想。那矛盾,大概是那不能「讓身體進入」的緣故吧。

小丁 siuding said...

就是啊, 那樣真的令我苦惱了許久呢. 多可惜啊.

Zhuxiu said...

預科時曾經想過自己可不可以和她們戀愛,但是一想到不能和她們有「讓身體進入」的性愛,便知道那樣對我來說會構成一種不能彌補的距離。她們都很美很美,都是我不能擁有的人,也其實是我並不想擁有的人,我們親近、我們分開、我們親近、我們分開……這算不算是浪漫?我不知道。

To remain close even though far away, no matter the history of faults or shortcomings, this can be very 浪漫 or "romantic" to me. It is the basis of some of my favorite books and films, and in truth, it is the reality of my long-term relationship!

水之子 said...

Beautiful. 感覺很美,很温暖、很柔和呢,令人心動。

小丁 siuding said...

Zhuxiu, (joe)

但我很怕 far away relationship, 相愛的話, 就沒有了"相" 只有愛了, 那麼實在不足夠.不過也很難說, 可能再過幾年我的想法會改變.

只要你覺得幸福, 就都怕是任何形式.

所以我說, 其實我不懂得浪漫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