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7 March 2011

最初的雙人照,我們


最初的雙人照之二,我們在我的書櫃前。


2008年,盛夏八月,第一次相約 J 拍照,當天拍的不只有我的單人照,也有 E 和我一起拍的雙人照。

3年後的今天,即使已經做過不少次訪問或分享,每次都必會被問道:
1.第一次nude是甚麼時候?
2.為甚麼拍?
3.男朋友的反應是甚怎樣?

有些訪問我的人,雖然已經看過我之前的其他訪問,或者在這裡看過我寫的文字,不過,他們通常都必定會說:
我們循例一定要問,因為也一定有不認識你的讀者。

那麼看來這三個問題對「讀者們」很重要呢。不過這三個「重要」的問題,對我來說卻是毫不要緊,幾乎是完全沒有必要去問的那種問題。

08年當天我約了 J 來我家「玩」影相,因為大家也未拍過裸照或色情的相片,大家想試試看會不會拍到一些 Av 感覺的東西出來。那天我們都很開心,大家也沒有考慮甚麼,著衫的拍了些,半裸或脫清光的又拍了一些,最後因為 J 約了另一個女孩拍在舊機場荒地前拍她的衣服,我們一同去玩,結果在那裡又拍了一些相片,當然也拍了裸體的。

J 事後把相片放在 FB 分享時,我覺得都是一些自然的相片,即使有裸露的,也沒有拍出色情來,這恰恰反映了當時的情況:我們第一次合作拍照,自然地進行拍攝,當中沒有引發任何情慾,於是相中只有我們和我,自自然然地。

E 是一位情人,我也當他是一位老師。
他:到底你喜歡我甚麼?
我:我覺得你的英文很好?
他:就因為這樣?
我:是啊。還有,我問你很多問題你也可以回答。
他:那也算?
我:也算,另外我覺得你好靚仔。
他:吓,我唔係好靚仔架乍喎。

當我很愛很愛一個人的時候,我會常常想像他在我身邊粹死。例如我們在馬路邊行走,忽然一輛車衝過,然後拖著我的他被車撞倒飛出馬路中心,但他的半截手仍然拖著我的手。又試過半夜夢到自己接了一通電話,是他的家中打來的,說他已在醫院,而且身患絕症。或者在回家途中有瘋人拿著牛肉刀亂刺途人,瘋人在我/他的背後用力一刀刺去,刺穿了胸膛然後大笑逃去。不論他或我被刺中,沒有被刺的一位都會抱著被刺的,在道上拚命地找的士前往醫院。再接下去的想像,當然是在病床前面對垂死的愛人時無言地握著對方手,雙視而笑的情況,之後還有喪禮和往後一個人孤單地過的日子的幻想。(可能我是看太多電影和書本了,幻想沖昏頭腦。)

時間像風一樣吹過,經年一下子過去了。E 說那是我的選擇,而他有他的選擇。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沒有能力去守護珍愛的東西,或者是,讓我珍愛的東西轉換了形態。

最初的相人雙照也是最初的單人照,我把他填滿了在內,所以沒有必要問「他怎麼想」,因為他已經同步中,不需疑問句。

不過我相信相同的問題,可能會繼續被問下去,所以我想寫下這些 FAQ 和答案,看看會不會隨著時間過去,問題和答案也有所改變。

當然要特別多謝 Jesse 拍出這麼好的照片。

about my Nude / Portrait:

2 comments:

Zhuxiu said...

Thank you for this wonderful and thoughtful post. Your open expression is reflected in the post and in your art. Also, on a side note, your bookshelves look as "busy" as mine. Take care of yourself, Siu Ding...and keep on searching and growing.

小丁 siuding said...

thanks again, i update some of the old post there
http://siudingnude.blogspot.com/

for the bookshelf, the one is belongs to the past la
but the new one in my room now is more messy than the old one ^_^

good to know we all have busy bookshel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