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0 April 2011

再見,我的海景


我和這個露台上的海景相處了一年多,不過現在已建了新的樓房,全海景完全被遮蓋了。

以前每天晨早起來看到這海,天天都不想上班,尤其在天氣晴朗的日子,便非常非常非常不想離開屋子,心想,這麼幽美的環境,不能前去走走,卻要返回只有冷氣、沒有窗戶的辦公室,實在很慘 :P

有時候早上心情不好,或是沒有精神,這海景總能給我力量,看到外邊的景致那麼生氣勃勃,心裡喊:噯,打起精神來啊!

有人以為這個全海景住宅的租金非常貴,覺得是有錢人的玩意。但其實我是以特價租到這單位的,租給我們的業主和地產公司的人都是好人,他們出租時,一早聲明這海景只是暫時的,前面的空地一定會建一座新的樓房把景致全擋著,而原來的租戶一知道要建樓後便立刻搬走了。地產經紀在合約裡替我們爭取,若果空地建樓的工程開展後很嘈吵,我們可以要求在合約其未滿前搬走,或者要求業主減租。

我以為以上地產公司和業主的做法是正常的,但後來認識了住在一、二樓的住戶才知道,我很幸運。因為一、二樓的業主說她購買二層單位時並不知道前面會建新屋,她就是為了這海景而買的!我的反應是:吓!
她說雖然無奈,但也沒有辦法。

事後,我向朋友提起,說樓下的業主和中介的地產公司沒有良心,說他們騙人。
朋友卻不以為然地說:這個世界係咁o架啦,咁你同人地講明了,佢又點會買呢,現在也不算騙人,只是沒有說出來羅,其實買的人也有責任問清楚的。
我再次覺得很無奈。
朋友:換著是你可能也會這樣做吧,誰也想自己的物業賣得好價錢。
我:如果我是業主,我雖然不想賤價賣出,但也會說明會建樓的。
朋友:你買少o的野,儲多o的錢,買到樓至算啦~
我:哼!


半年前,有一天我發現屋前的樹木被斬矮了,也有些小樹被清走,屋前的樹木變得很疏落,起初我還以為是漁護處的人來了修樹,後來才知道斬樹的是隔壁一戶新搬來租住了二樓連天台的人家,他們自顧工人把樹木斬掉了,我覺得他們真是衰格!

為了這事,我看到村長(好像是村長吧 :P)和幾個村民(好像是原居民吧,但誰在香港不是原居民呢,我質疑「原居民」到底是甚麼。)也來到他們屋前責罵他們:你係租了這屋,但前邊的樹木不你的!你沒有權斬我們村的樹木,你知不知道,我們已把你例入了黑名單,下次你再租樓時,就會知道會很麻煩!
樓上的租戶不敢出來應付他們,只不停地在講手提電話。
我從另一個住在村裡的朋友得知,原來是租給他們的地產經紀胡亂承諾,應該是在為了做成生意,他們出租時說:「若屋前的樹木擋著景觀的話,你自行找人清理吧」之類的說話吧,租戶才會想到斬樹。在這裡,有誰會在意樹木的生死呢。

現在大部份樹木重生了,不過有二棵被斬剩一尺多樹幹的大樹就完全死掉了,現在樹幹旁長滿了野花野草。大自然真的很神奇,你斬殺了一棵,它又再孕育另一些生命。

我家前新建的樓房聽聞是屬於村長的,他申請了十幾年,因為化糞池不能太近濕地而一直建不成屋,但後來他想到了一條「屎橋」,就是把化糞池建很遠離濕地,然後引一條很長的屎渠連接到屋裡。我看到時覺得很搞笑,不知未來那家人的屎有儲多少才可以引到化糞池裡 XD

我家屋前大樹和大樹之間的矮小樹叢,之前因為要擺放建築材料而被清理掉,只留下草地,現在整棟屋己差不多建好,但有幾會發現在大雨後新生的野花野草長高不久便被清理掉。這時我心裡明白,每個周末來看屋,想買海景樓的人,誰不想屋前是沒遮沒擋的無敵海景呢,那麼到底誰清走了矮叢和新生植物便不語而寓了。

如果,看海能讓人心感平靜,這片大家也想得到的海景,到底是讓我們快樂了,還是讓我們變得瘋狂了呢?


前天晚飯後外出走走,幫助消化。我向 S 提起我在周末在村裡逛時看到有二位大嬸在濕地裡斬拆小樹,我覺得她們不對,也可能是犯法的。我指出大約的濕地位置,那裡的矮樹被斬掉了一邊。就在言談之間,我遠遠看到有一條紅白膠帶圍著一個地方,我驚叫:唔係又起樓呀!
S:唔會卦,又起?
我們走近一看,一個位於海景前的停車場,向海的部份被圍起了一個長方形。
S:啊,係喎,十成係起樓,看這個勢。
我:唉!怪唔得知前邊的濕地矮樹被斬啦,很明顯又是因為不想讓它們有機會長高,遮住海景啊!
S:唉,香港!
我:唉,沒辦法,周末若我留在家中也會遇見一團又一團的「睇樓團」,這裡的樓只會越起越多,越起起密,看來又要搬屋了。


↑ 我可能鳥兒(你看不到她嗎?她站在露台邊,燙斗的尖端指向細小的她)
再沒有機會飛到我的露台上了

4 comments:

Cross said...

你的環境真的不錯呢
對了 小丁 之前有試SEND MAIL給你 沒回 有收到嗎

小丁 siuding said...

收到了

空中飛人 said...

小丁, 你這屋外風景真的很美很美. 除了海, 還可以看到小島嶼, 太誇張了. 能否透露在哪兒?

Justin said...

香港什麼人都有. 他們的行為有時候真的令人氣憤! 但也不能作太極端的報復行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