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7 April 2011

然後然後……

我常常覺得自己很懶散,學識不夠,正在考慮到外國升學,但基於金錢上的缺乏,我還在猶豫不決中。

很多朋友都不讚成我去唸書,說我應該花多時間做自己的作品,想學習不必一定要到外國諗書,自己進修便好。

其實我也想過自己進修,但我是個沒有壓力便動力很低的人,自己進修的話就像現在一樣,看看書,一會兒看電影,一會兒又說想參加朋友邀請的project,結果是甚麼也學了點皮毛,但又不算博學,更枉論能對甚麼題目有深入認識。

我最近除了跟小月老師學習手造書之外,另外還報讀了由Kalun主講的「東洋攝影美學+創作思維」課程。

我是在Femine Arts學校那裡認識Kalun的。我一早錯過了之前由他主講的另一個課程,看過Kalun的攝影作品後,我便成了他的fans。有說所謂fans是盲目的,所以我沒有理會他新課程是教甚麼的,便參加了。後來翻查課程內容,更令我喜出望外。因為他將會介紹一眾日本攝影師:川內倫子、梅佳代、市橋織江、蜷川實花、楢橋朝子、渡邉博史、瀧浦秀雄、中野正貴、こずえ、青山裕企、瀨戶正人、志賀理江子、鬼海弘雄、細江英公、石內都、北野謙及衫本博司。

哇,真是讓我開心得不得了,我非常期待,更寫了電郵給Kalun,說我很喜歡這課程。

他回覆說這課程的內容是他二年內做的research的成果。然後更詳細地說:「最近三年去了六次日本,朋友問為甚麼又去呢,我其實也答不出來。與其說喜歡不如說執著,總覺得日本還有有趣的東西我未看過,雖然朋友說,你應該到歐洲/ 南美去看看呀。我其實也覺得應該到別處去看看的,然而不久又一頭栽進日本的種種。

也許因為小時常打電玩,被日本的Soft Power攻陷了吧。我讀書時接觸的都是歐美的的攝影師,到最近一、兩年,才沉迷日本攝影,雖說他們都是受西方影響的,但我卻發現他們也有其獨特性--結合了『西方影響』與『東方特質』--大概這特質與香港這中西文化夾質的地方有著某方面的連接點吧。而且已經有太多書藉、blog及課程正在介紹歐美大師的東西了,反而以日本攝影為主的討論在香港卻經常被表面化、印象化。

比方說,在日本攝影藝術普及的亞洲國家裡,很多人會形容某些照片「很日本feel」,我覺得這一句「很有日本feel」的形容抹殺了對日本攝影更深層次的閱讀,所以這次舉辦這個課程,可以說是希望為日本攝影在來一次大平反吧。

我祈望大家透過了解日本攝影,可以重新思考自身(創作)狀況,當然,像你一樣單純地喜歡日本攝影的話,就最適合不過了。」

真是謝謝他這麼詳細的回信,而我為甚麼成了他的fans,看看他以下的作品,便不難理解我的心情吧 ^_^

photo by Kalun「Shito Shito しとしと」





1 comment:

LittlePerson said...

喜歡這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