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May 2011

自己剪頭髮


Y:M 實在太有型了!這期說 M 自己替自己剪頭髮,女人一生人至少要替自己剪一次頭髮,才叫有型。
因為 Y 這句說話,我之後一直追看 A 雜誌買,以圖讓 Y 喜歡自己。


事隔多年,有時我也會為自己剪頭髮,但太多的原因,都不是為了有型,多數是因為工作太忙,或者因為想留長頭髮,怕去了 salon 之後,又被髮型師剪得很短,因為髮型師們總說短頭髮才與我合襯。

最近就是因為懶墮,頭髮長了,假期愛呆在家中,晚上興起便自己替自己剪頭髮。我跟著原本的形態去剪短一點點,都是胡亂地剪,沒有甚麼技巧。



剪髮刀用了十年,因為每次同完也放回盒中,而且不常用,剪刀保存得像新的一樣。十年前買它是,因為 T 不喜歡外出剪髮,總要我在家中替他剪,記得有一次還不小心把剪尖刺到了他的耳背,留了一點點血,差點把我嚇死了,幸好只是小小的皮外傷,貼了膠布便沒事 :P

搬了那麼多次家,可以留在身邊多年的東西很少,這剪刀意外地是其中一件。

算一算,如果剪刀用了十年,那麼到底多久沒有再見 Y 呢。不對,其實上星期我在一個音樂會裡遇到 Y,之不過我不敢上前打招呼罷了。

記得二年前的在街上遇到 Y,因為不小心說了沒有禮貌的話,結果讓 Y 不高興了,但事後我是從 Y 的日誌裡看到關於這事,而不是由她親口對我說,雖然我留言了說對不起,但卻一直沒有得到原諒。不過無論如何,我這種從不在意修飾辭的人,得罰別人,也不奇怪。

最近和 C 見面時談及當年,我心裡盡是感嘆,原本以為被原諒了的事情,其實還沒有完結。C 說其實沒有人有錯,也叫我不要自責,後來她想替我解圍,卻連她自己也沒救了,為此我十分感激 C。

一直以來,我從沒有把 C 視為我的最愛,我們的交情是平庸的,唯一讓我喜歡的,是有一段時間 C 以文言文寫 blog,這讓我驚喜萬分,那時候我很喜歡文言文,但總學不好,看到 C 的文字,心裡既羨慕又自愧懶墮。

畢業後 C 的工作不算很順利,但還算可以,我們因為寫 blog 的關係,偶然也留意到對方的近況,不過卻沒有經常約會,一年裡可能也沒有一、兩次。我搞展覽她特別來支持,算是很有我心。

友誼這東西也不知道在我生命裡存不存在,從來我都是愛上一個人,因為愛上了所以才想找她/他,不想見了便沒有再找,最初的時候我覺得我不懂得愛,因為愛應讓不分男女,這使我苦腦了一段日子。但隨著 Y 的「遠去」,我再不曾再想這個題目了。

我曾經以為 K 和 A 的出現,代替了 Y,但沒有,她們全都是不同的。

後來我也發現 M,再沒有找我,連上次遇到她,想與她吃一個 bunch 也不行,打電話和 sms 也沒有覆我了。大概,因為我也從沒有多關心她。

許多片斷在我腦海裡多年不散,我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呢?

原本我已經把回憶淨化成美好的時光,但一切都沒有原諒我,我也害怕再找她們,我不是害怕她們拒絕我,我只怕再次讓她們傷心。現在我至少可以保留著好美的回憶,說到底那些共同經歴的歲月是真實的。

或者說,女孩子都比較小氣吧。

1 comment:

Cross said...

我也想學修頭髮
反正短時間都是想短髮就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