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5 May 2011

整整齊齊的時間


星期日最適合到郊外走走,在一片野草叢生的濕地上,野草(可能它有名字,只是我不知道罷了)開出美麗的紅花。

照相機拍出來的相片不及親眼看到的那麼鮮艷,大自然景色很奇妙,常以為可以用「相機」佔有它們,但其實捉不住多少,相片最多只能當作是喚醒記憶的標記。

「照片可能比活動影像更可記憶,因為它們是一種切得整整齊齊的時間,而不是一種流動。」
《論攝影》Susan Sontag, 黃燦然 譯

1 comment:

shenbo said...

突然想起,永遠懷念塔可夫斯基 – 聖誕半裸派對,背景乐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