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5 July 2011

係咪太濫

photo by Dan Dan Dan


近日和朋友談起拍裸照,幾位朋友都說我累積的相片太多,是時候選擇有意思的人合作,這樣對攝影師和我也有「好處」,而且相片發佈得多也會讓人生膩。

我想是時候更認真,近幾星期便老在思考「濫的問題」。

經常有人詢問,怎樣才可以找我拍照,或者有甚麼要求才可以和我合作,但事實上是沒有準則的,是直覺感到OK就行了。

一路以來替我拍照的,即使是攝影師也通常是朋友,或朋友的朋友。如果是本來不認識的,會先看對方的作品,經電郵或相約面談,順其自然地成為朋友,然後合作。有些我很欣賞的攝影師/朋友,我想成為她/他的模特兒,我會好好地present一下,希望合作/被拍。不過不是每次也都成功,經常出現的情況是:我很想被某人拍,某人卻不想;有人很想拍我,我不想。(好像也適用於談情說愛:P)

另外,有些學生找我做訪問/拍照,通常她們有一個已經想好的題目,或者她們的功課需要nude model。她們會以電郵或經我們共同的朋友轉介。這個情況也試過幾次,而巧合地都是女孩子,和她們合作是輕鬆愉快的,我只需要按她們的指示做就行。

我這種隨心所慾的做法完全沒有策略可言,又不覺得自己很「高級」,非要大師來為我拍照不可(有大師找我嗎?好啊 ^O^)。所以朋友找我拍照,我總是抱著:「就試試看,可能會有新體驗也說不定呢」。

要創作出讓人滿意的作品不多,在這裡發佈的雖然經過揀選,但大都不是完美的,反而是發佈「我覺得有意義的」為主。這裡以日記式每天發放,綜合來看時較為雜亂。至於完整的一套作品,通常會製作成小書或留待展覽時才展示。

也說不定有一天我會被這種過份隨意的性格拖垮。

拍了那麼多照片,裸和不裸沒有太大分別(除了會看到自己肥了瘦了殘了),R 說「裸體」本身也是一件衣服,更是我最常穿的一件。

以往大部份訪問都著重詢問「裸體」,我有各種或長或短的解釋,但重點離不開是請別人不要去區分裸不裸,他們便不會覺得「裸體」是一個「問題」。不過我每次這樣說時,訪問者常常搖頭,說看別人裸是可以的,但自己裸便要考慮。
我會問:有甚麼要考慮?
別人:太多了……

有人約我拍照,我有時會問A去不去。
A有時Ok,有時會問:好像沒有一定要被拍的理由。
我:是啊。

很多事情也可以不做,也沒有必須去做的理由,但沒做就是沒做,之後也沒有延伸發展下去的事情。所以在我感到厭倦之前,想做便做。可能會OK呢/可能會開心呢/可能會有新意呢/可能不OK、不開心、無新意/做了再才算,管不得是濫還是不。

4 comments:

Zhuxiu said...

Siu Ding,

Thank you for this discussion of your thinking on how to decide whether or not to be photographed nude. I found it illuminating and thought-provoking.

Joe

小丁 siuding said...

thanks ^_^
我會加油.

would you come to Hong Kong this year ?

Zhuxiu said...

Yes, I'll be there for a couple of weeks at the end of July and early August.

Joe

小丁 siuding said...

i know you must be stay with your lover.

but if you wanna meet me, let me know ^_^

and hope you have a good trip and good time t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