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 July 2011

背向大海,讓風把我喚醒

13 comments:

WinterSnow said...

相對而言,景色很美!

WinterSnow said...

文明的倒退,令人費解!

小丁 siuding said...

陽光下必有暗影,
所謂文明不過是宇宙中的抹塵埃.

WinterSnow said...

有潛質,表達方面仍須改進!

你是真的不在乎一切嗎?還是想表達一種什麼主義,什麼意識形態?
請不要誤會,我提出某些問題并不是對你行為的挑戰,而是對大家在思考層面的挑戰!

例如早前有"蕩婦遊行"抗議衣著性感成為受侵犯的理由;我是這樣理解的:無論是衣著性感或是全祼,都不能成為受侵犯的理由;但我是絕對支持男女平等,所以我不同意,任何人在不恰當的公眾場合,穿著會令任何人不安的衣著,這是人與人之間的基本尊重.
那些"遊行者"的衣著,便是一種不成熟的抗爭.可以想像得到,如果有一大群男性,穿著類似服飾,或是泳褲和人群一起迫地鐵,是多麼令人嘔心.
而我相信那些"遊行者"的衣著,也會令某些搭客不安,由其是小朋友;當然小朋友是否要早點提高接受能力會是另一種議題,目前大家都認為小朋友應受一定程度的保護.而且在醫學角度,性太過早熟會影響長高.

我并沒有發覺你有那些"遊行者"的不當想法,只是我對你的意識形態不太理解,所以提前討論一下,希望你有勇氣把這段留言post出來,讓大家都思考一下啦!

WinterSnow said...

藝術工作者如果不能真正認真面對社會,政治問題,(當然,有時錯誤還是在所難免,最重要還是不斷認真探究的心.)請把創作放在個人層面,藝術層面;不要利用政治,民生作為個人的宣傳工具,擾亂視聽.(這種做法,我不是永遠不能接受,只是目前不能接受.)因為香港市民目前的政治智慧不足,容易受人擾亂,這做法會影響下一代進步.如果你認為我們這一代已如此失敗,還要害下一代嗎?明了嗎?

小丁 siuding said...

我的意識形態你不能理解, 便由佢吧
我沒有要你理解.

而且"遊行者"的衣著性感並沒有問題,
如果你覺得不安, 請你移民去如依斯蘭教的地方, 那邊的婦女都包著自己身體, 被強姦是因為她們引誘人, 你可以在那裡極力保護那條法例.

而且, 以保護兒童為名而提倡的東西, 請你先想清楚. 就算有甚麼研究表示了甚麼又怎樣, 最終的決定應是開放法兒童去選擇, 而唔係一味話這樣做不對. 或者會「影響長高」...以「影響長高」為理由真係第次聽. 真係最沒理由的理由.

兒童早不早熟, 不是你油定的, 是兒童自己決定的.

小丁 siuding said...

香港市民目前的政治智慧不足,容易受人擾亂,這做法會影響下一代進步 <=== 你是神嗎? 你認識全香港每一個人嗎, 憑咩你有這種定論.

下一代進步 <===誰說下一代一定要進步? 下一代自己決定自己做甚麼, 進唔進步係未知數.

WinterSnow said...

你上述的回應完全曲解我問題的核心;無所謂啦,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一些涉足政治民生話題的藝術工作者的思維程度而已;我之前也不是說你有問題,只是想提出一些問題讓大家思考,你慢慢領悟啦.
你搞清楚那些"遊行者"某些過火的衣著再講啦!我說的是恰當場合,有些場合全祼也沒有問題,但"遊行者"某些過火的衣著和小男孩一起逼地鐵(例如啦)就有問題,也影響小女孩.可能你不是為人父母啦,所以唔明!
講返政治民生啦,香港攝影圈中也有一些藝術家在這類議題的處理上,做得不錯的,值得支持欣賞.
我不熟悉你的作品,我提出問題只是想激發思考,不是說你有問題!
建議閱讀《激情的政治》作者bell hooks 的「人人都能讀懂的女權主義」;共勉!

小丁 siuding said...

事實上引起詩論的人是你,

在「搞清楚那些"遊行者"某些過火的衣著」一題中我亦多次問你是講甚麼, 你由頭到尾沒有給我任何reference

再講你不清楚我的作品, 那你原本想討論的問題到底是甚麼呢, 你之不過路過便留下問題, 其實無意展開討論. 你心裡根本已經覺得甚麼是甚麼, 而而你的那我套我不讚成.

"遊行者"某些過火的衣著和小男孩一起逼地鐵(例如啦)就有問題 <=== 如果這是事實上發生了, 就有得討論, 但如果這只是一個假設便不成立, 因為可能「遊行者」沒有坐地鐵, 也有可能"遊行者"只是遊行完便換衫回家.

如果你要說我沒有小孩就不明白的話, 那你便不應在這裡展開論, 因為你不如說你不是我, 你不會明白, 那是沒有分別的.

涉足政治民生話題的藝術工作者 <=== 我不知道我是否這一類工作者, 在我的角度看來我不是. 我的工作是設計師. 平日會搞藝藝創作都不是因為「工作」.

請你先了解你要發問問題旳人, 才問問題. 謝謝.

WinterSnow said...

網上例子...//我阿爸今年66歲, 本來在大廈做看更, 做12小時6500元, 該大廈有日夜2名護衛, 因為要行最低工資, 每更加至8300元, 大廈看更由2位減至變做一位, 所以情願請年青人. 我阿爸就變左失業對家庭造成好大壓力.,所以呢d所謂最低工資,定咁高,講得好聽,害死好多人.中壯年人自然搵到工,老弱的根本唔會有人用呢d錢請佢地,白痴議員只為呃選票,//
28已有這問題,定33,會怎樣?
有些工作一般做8小時已很疲勞,有些則一般可工作12小時,是否可以分類定2種最低工資?或者先承認每個行業的不同標準工時,再定一個最低的全職月薪,OT再按33計?

WinterSnow said...

我是從你對我問題的回答去了解你的,進而了解香港的藝術圈,這樣較有效率.
如果你也認為只穿著類似內衣的"遊行者"要逼地鐵之前應先換衣服,那便沒有問題了.只是她們的表達方面仍須改進!例如:
應是:無論我穿著怎樣,都不可以被侵犯!
不是:(類似)我喜歡穿成怎樣,去哪裡都可以!
"所以話表達方面仍須改進!"
請思考一下我剛提出的最低工資問題.

小丁 siuding said...

我是從你對我問題的回答去了解你的,進而了解香港的藝術圈,這樣較有效率 <=== 這只是你自己的想法
我並不代表香港藝術圈的任何人, 只能代表我自己 !

如果你是想去爭論甚麼問題, 請到高登討論區, 不要再在這裡留言.

閞於最底工資問題, 請你清楚一點, 最最障低工資的人, 如果老闆用 最底工資為借口裁減人手, 或者刻扣飯鐘等, 是老的老闆的良心問題, 而不是最底工資出了問題. 老問不應以裁減員工的人工來作為節流的唯一方法.

小丁 siuding said...

最後, 請不必再有新的問題提出了, 我重申, 這裡只代表我自己, 不代表任何藝術工作者或者其他人, 亦無意再與你展其他題目的討論, 你請不必再留言討論. 要討論請到別處,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