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5 September 2011

跨越1929


跨越1929

《二字頭》的總編找我開這個新的欄目,還讓我佔一整版,主題亦隨我定,讓我開心得不得了,這是我第一次為雜誌撰寫專欄呢,我會好好加油的!希望大家往後多多支持 ^_^

這本書命名《二字頭》,總編說是以年輕人為目標的,但我說我已經不是二字頭了,這個年紀雖沒有好失禮的,但已不算年輕了。

細心想想,過往二十多歲的日子一陣風便過去了,我好像也來不及在意它們,反而是19和29那兩年的時間較有印象。因為我把19和29那兩年拖得很長,一年當作二年用,要不是自己都快要變成21和31,我還是不想承認自己已經是20+和30+歲。看來呢,我還是滿在意自己的年齡吧。

16歲的我認識了一位比我少一歲的學妹,她是那種和她一起走在街上,男孩子經過我們身邊時會向她吹口哨的美女,而我那時的外表很「薯嘜」,加上帶點中性的TB look,因此每次和她走在一起,我知道那些口哨不是為我而吹的。不過我當時明明不喜歡和年紀比我小的人交朋友,唯獨這個學妹我卻拿她沒法子,也不知道是她整天黏著我,還是我黏著她,結果就成了「孖公子」。

在我快將17歲的日子,她有一天對我說:我覺得你好老啊。
我:係咩
她:係呀
我:咁又點?
她:我真係唔可以想像自己變成19歲,因為17歲已經好老。
我:咁你19歲會點?
她:我要死,因為已經太老了,我唔可以見到自己20歲。
我:車,你想潤我之麻,係呀,我17呀,老過你,但係咁點算係老呀!
她堅持:你好老你好老你好老……
我:哼!

24歲那年我們在街上偶遇,我問她:你唔係話19歲要死咩?
她失笑了:你重記得?講下之麻。

事後想來,因為自己把19和29歲的那年拖長了,我對跨越19和29歲的記憶很模糊。19歲那年好像是剛和32歲的R一起同居,而29歲那年拍了《聖誕半裸派對》MV,但這算不是那兩個年份的標記,我也不清楚。

K 說,在30歲之前一定要幹一番「大事」,因為很多作家、藝術家等等,全都在30歲之前做出讓人感動的作品,村上春樹就是在29歲那年開始寫小說的呢。我點點頭,輕聲說,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正做到了「大事」,而「大事」是不是要獲別人認同才算呢?

身邊有幾位同齡的舊同學,在30歲來臨前常常聽聞男的被迫婚,女的趕著結婚生仔。除了因為年少生子對母子健康有幫助之外,迫婚和趕結婚的這種想法我是完全不能理解的。

M:點解你唔可以理解有啲女性希望喺30歲前結婚呢個想法呢?
我:點解非要30歲前不可呢?其他日子唔得咩?
M:咁揀喺30歲之前都無咩問題吖。
我:我覺得唔駛咁執著。
M:咁你有人生目標嗎?
我:當然有,我要睇好多書,畫好多畫……
M:既然你有你嘅目標,而其他將「要喺30歲前結婚」定為目標都冇罪吧。
我:咁點同呢?我理解唔到啊!
M:咁咩不同呢,唔係只有你先有人生目標架?
我:咁30歲前結婚呢個目標會不會太笨?
M:咁你要睇好多書同畫好多畫就唔笨咩?
我:咁又唔係……
M:咁咪係囉,大家的想法唔同啫。

幾星期前看到某雜誌的訪問,是那種定了幾個問題讓所有受訪者回答的。其中一個問題是:你想像自己10年後會做甚麼?很多受訪者也說希望做著現在做的事情,不想有甚麼改變。我覺得他們的答案很hae,幸好有人回答:不知道,我不知道十年後會做甚麼,也未知道自己會到哪裡去。這才是像樣的答案吧。

我是個過份樂觀的人,喜歡活在未知的生活中,不管多少歲,就是因為對明天的充滿了期盼/疑惑/開心/憂傷,才覺得活著有意思。

我「二字頭」的十年就像一陣風飄過,而我傻傻地做了各種讓自己後悔或快樂的事情。

﹣完﹣

4 comments:

sleep, dream said...

我就是喜歡讀你的往事

小丁 siuding said...

你這樣說,我好開心,我會努力加油的 ^_^

吻畸 said...

女人將結婚生仔死線設定在30歲,大概是受生理因素所影響。女人的繁殖力在20-25歲時最旺盛,而且生產後的復原能力也較強;到了30歲,女人的繁殖力就會開始下降。據說,20-25歲女人所誕下的寶寶是比較聰明和健康的。

我想,迫婚和趕結婚的想法只是一種原始本能的投射吧!(原始本能喎,冇得反駁!)畢竟不是人人能接受先生仔後結婚嘛。

小丁 siuding said...

但係生仔 都唔一定要結婚喎 :P (仲唔激死你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