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 September 2011

不熟習


新工作還不太習慣,上班時間是早上九時,現在早上要七時起床。由於早上只有二班巴士往公司,所以不能遲出門。這二天也在九時十五分和九時十分回到公司,是少有地準時。不過因為趕著出門口而漏帶了很多東西。

幾個星期前的周末去了廣洲南海拍戲,是做一個只有一場戲的「茄呢啡」,不過經驗不太好,星期六下午到達,等了足足一天,在星期日的下午才到我拍,而且是超級辛苦的演出。不過等了一天其實不算甚麼,同場的另一個演員等了足足三天才到他拍攝,朋友說拍戲要等是常事,但沒有戲份的演出則不包括人工。

我之前參加的都是學生作品或獨立影片,通常都沒有甚麼酬勞,像今次這麼正式的拍攝是第一次參加,其實我應該問明按排才答應的,事後想來,早知酬勞那麼低又辛苦便不去。

另外,我還以為南海離廣洲不太遠,在拍戲的空閒時間可以到處走走,但原來那裡很荒蕪,附近除了片場和住宅便甚麼也沒有。結果這兩天陪伴著我的,是村上春樹的《地下鐵事件》。

在片場裡我只留兩天,一切都不熟習,拍攝團隊人多,我不擅記人名,國語和英語也不太行的我都沒有和多少個人交談,大多數時間都是一個人留在被按排的房間裡睡覺或看書。

這時讓我想到自己的小時候,那時我特意避開其他人,為的就是找一個清靜的地方看書。


近幾個星期愛上村上春樹的《地下鐵事件》(賴明珠/譯),書本很厚,讀得很慢的我現在讀到一半,相信需要花上一段時間才看完。

其實知道《地下鐵事件》這本書已經是很久以前了,一直以為這本報告文學是很沉悶的,所以沒有動力去看,但讀起來時才對它完全改觀,甚至覺得可能是村上最好的作品,也有點明白為甚麼村上會寫《IQ84》(終於讀完了)。

《地下鐵事件》最感動我的地方,是作者以人為單位,找出與1995 年3 月20 日日本地下鐵發生了由奧姆真理教所主導的「沙林毒氣事件」有關的人仕,在他們同意下進行訪問及刊登訪問內容。這是我的一次全新的閱讀經驗,從眾多人的訪問中去了解一個事件,經由不同的人的口述去拼湊出一個容納多觀點、多角度的事,這是從一般報章或評論文章裡無沒取得的,讓我不只從一種單向的客觀描述去了解事情,而是從關心不同人開始去了解一個事件,在那之間感受到人的感情是多面的,事情的對錯也不像表面看來那麼簡單,而是夾雜更多細節,更多被忽視的部份。

我相信事件如果發生在香港,大部份的人一定會怨恨放毒氣的人吧。但讓我感到意外的是(現我大約讀到一半)書中大多數人也不太怨恨放沙林毒氣的人,反而覺得是自己運氣不好, 而怎樣讓自己從中了沙林毒氣的後遺中痊癒才是更重要的事情,還有人覺得像日本一個這樣「壓迫」的社會,會有人加入奧姆真理教繼而在地下鐵裡放沙林毒氣,是「可以理解的」。這真是讓人感到震憾的一番話。

雖然我在不同的報館和雜誌社工作過,但我從來就不太喜歡看「佈導」,因為不喜歡看「雜」的版面,還是喜歡看書,讓自己了解那個人,繼而了解這個世界。

或者說,可能我其實並不想了解任何人和事,對於這個世界,我永遠無法熟習。

2 comments:

Just Drop By said...

可以接著讀"約定的場所", 村上春樹往後訪問了奧姆真理教信徒而寫成的.

小丁 siuding said...

等我看完呢本,再看"約定的場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