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8 September 2011

腳癬寧


天氣又濕又熱,皮膚不好的我手腳常常很癢,因為,實不相瞞我是有皮膚敏感的,但不是那種會傳染的「香港腳」,而是「主婦手」那種,不過長在腳上,我覺得應該叫「主婦腳」,當然我也有「主婦手」啦,而且平日不能夠洗碗碟,洗澡時最好不用皂液或者以浴油代替。

我這個「主婦手腳」是與生俱來的,小學時因為太嚴重了,看過皮膚專科,塗了一年多藥膏後,終於好起來。當然其間洗碗洗碟洗衣抹窗拖地打掃寫字一刻也沒停過,做家務人人有責,我會戴手套,以減少直接觸摩皂液,不過不能夠戴太長時間,因為皮膚要透氣,否則同樣會焗出「主婦手」來。

有時候手的敏感嚴重時,寫字也有困難,手指間不停地「流龍」或出水(想到已經覺得又嘔心又可怕又辛苦),碰到會痛,但又不能夠用沙布包著,因為要讓皮膚透氣,使它們快點痊癒。一次考試時,老師見我要用紙巾包著患處來寫字,得很慢,便問:要不要多給你一點時間寫?我說:不用了,應該還可以的。

之後輕由公立醫院的門診部轉介,去看公立醫院的皮膚專科,醫生開了一種藥膏(是用兩種藥膏混合而成的)是有一陣異味的,雖不算強烈,但為了不想別人臭到我發出臭味,通常我在晚間睡覺前才塗滿在手上,把手閣在床邊「風乾」它。不過為了以防萬一,我還是天天帶著一小盒藥膏在身邊,有時上課時真手感到很癢很癢,癢得不能忍受時,就偷偷地在枱底下塗一點點,這行為實在是有夠鬼祟的了 :P

塗了大半年藥膏,定時覆診,手腳的皮膚全好了,之後有時可以直接用洗潔精和皂液(春夏時節如果沒有出汗的話,就不會用任何皂液,秋冬乾躁寒冷的日子便需要用浴油,小時候沒浴油便用片糖來洗澡 :P),不過最好還是載手套,總之用皂液和載手套的時間不能太長,雖然是麻煩,皮膚有時也會有敏感出現,但不算嚴重,也很快會好起來,於是就再沒有去看專科了。

預科後,生活習慣改變了,遲睡早起,吃的東西營養不夠,皮膚敏感又再回來了。想回到公立醫院看專科已經不行,因為醫院說我6年前的病歴太久了,己經取消了,所要要重新由公立醫院的門診轉介才行,但公立醫院的門診部醫生才不給我轉介,說我這種敏感皮膚其實很常見,開了藥膏給我後醫生說:你既皮膚係咁o架啦,你呢世都要係咁無辦法,睇專科都斷唔到尾既,因為你本身的皮膚係「皮薄」好易受到平時人地唔會敏感既野刺激到,而且好易擦捐,咁話明係天生,就無得醫架啦,塗藥膏啦,你想的話可以食藥黎幫你止癢。
我:唔要藥啦,藥膏得啦。唔該醫生。

之後便不停看西醫塗藥膏,也試過吃了三個月中藥去「清底」,不過中醫說,晚上必須十二點前睡覺,三餐定時定量,最好不要喝涷飲,也不能太咸太辣皮膚就好(佢爭在未話要有適量運動同埋水果...即係同按摩師講的說話樣,講到尾都係健康是寶)。這種「原始人」的生活規條,我看要回歸小學生活才可以辦到(不過現在的小學生可能也不比我空閒)。

結果在近日又濕又熱的天氣裡,我的皮膚敏感又爆發了,連腳也癢得不得了,塗藥膏塗得太密,覺得也不是辦法,於是買了「腳癬寧」回家試試,說明書裡寫明是兼治主婦手的,今次實行手腳齊浸。

↓發現要維持這個「手腳齊浸」的動作20至30分鐘是很累的。貓B初初還來八卦我在做甚麼,臭到藥粉的氣味便走開了。



↓如果只浸腳的話就好得多了,可以擅用那20分鐘,先開一支啤酒,一邊喝,一邊洗胸圍 XD 哈哈,20分鐘很快就消磨掉啦。



↓ 浸完腳仔再塗藥膏後穿上透風的棉襪便可以安睡。腳會脫皮然後復原。

ps.不過浸完後復原後現在又復發了 >_< 要再買別的牌子試試看。但腳和手脫皮的幾星期裡實在很難看 @_@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