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0 November 2011

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每星期一次為節目找歌,遛連 Youtube 的時間越來越長,主要是找自己不認識的歌,再找回歌詞看,有了 google translate 後,連日文和法文歌也可以用它來了解大約歌詞的內容,有許多歌,喜歡多年,還不知道它內容是唱甚麼的,現在都一一有了個大概了解。如果幸運的話有時會找一些較好的翻譯,有些網站還對歌曲有特別的說明,所以最後其實我花了更多時間在自己喜歡的歌曲上呢 ^O^

越是看得多,越覺得自己無知。自己為節目找歌的要求越來越高,總是希望找到音樂和歌詞都可以配合清談內容的歌曲,同時又想多播放 / 介紹一些自己喜歡但又較少人認識的樂曲,你說我貪心絕不為過。

不過自己喜歡的音樂,例如 World's End girlfriend, Racheals 等的純音樂較難在清淡之間播放,也可能是我的播歌功力不夠才會覺得困難,我要多加磨練以發揮不同音樂的特性。

我從來不算太認識 The Beatles,但很喜歡很喜歡 LSD 這首歌,意外找到這個 Yellow Submarine 的動畫版 LCD,實在太靚,好想看看整套 Yellow Submarine。(我有不少朋友也是 The Beatles 的 Fans 看來黎緊要找他們惡補音樂知識了)

之前上課時,音樂老師曾解說過 LCS 這首歌背後的意思,那時我第一次知道60年代一位美國大學教師曾鼓勵同學吃 LSD 的時候,感覺很棒,不是因為老師開放了禁忌,而是因為他開放了人們的大腦幻想。我從未吃過 LSD,但朋友說不同的人吃會產生不同的幻覺,很多人也因此上癮。但我從來對藥物的興趣不大,我自小有哮喘病,之後為了好起來,吃過很多藥,所以一提到吃藥真的怕怕。而且 LSD 吃得多會讓人神經錯亂,借助藥物去得到平日得不到的想像,還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並不反對有清醒意志者選擇吸毒,但同時亦不鼓勵別人吸毒,可能因為我讀書時交過些吸毒的朋友,我覺得「吸毒」對某些「特別的人」來說是一種需要,當然要反對一個人吸毒的理由多得舉不完,但我以為,只要是他 / 她是在自願的情況下進行,我會尊重個別人的意願。另外,有人一定會說吸毒的人沒有所謂「自己的意志」,但算把啦,這世上有多少人真正可以完全依照自己的「意志」行事呢。

我相信真正關愛一個人,永遠要站在更遠的位置去看待他 / 她,不是要讓她變成我,而是耐心地守候她變回自己。不過講出來是那麼容易,我就是一個失敗的例子,所以我和家人從不算親近,連朋友也不多。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