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2 February 2012

一條街的生老病死


[字幕開始]
係香港,我住過廿幾個地方,包括:銅鑼灣、九龍塘、九龍城、屯門、青龍頭、天水圍、大埔、天后、秀茂萍、西環、錦田、官塘、側魚涌、青衣、西沙、樂華邨、油麻地、荃灣、薄傅林、香港仔。

住得最開心既係第一次同朋友夾租,九龍城唐樓,二房一廳,地方大,樓下有小巴24小時直達旺角。

不過就算唔出去,留係度,樓下同一條街,由街頭開始數:超級市場、老人院、診所、舊式快餐店、髮型屋、美容院、腳底按摩、畫室、時裝店、7仔 同埋 生果舖,對面街就係:車房、西餐廳、洗衣店,行過小小就係獸醫診所,一條街已經集合咗生老病死,唔介意悶嘅話,可以「吽」係條街一世唔出去。不過最近返去,乜都唔同晒,有一半嘅物業已經比田生收購咗。

細個住屋村,嗰時無諗住嘅地方係大係細,只要有得去公園玩,有得去街市食涼粉,有得去樓下街坊開嘅士多玩麻雀,攞叔叔五毫子買糖,彈下橡筋,咁又一日。

後來我先知自己屋企算窮,阿媽話我4歲之前都無雞脾食,不過我覺得生日有香橙蛋糕已經好幸福,反正我只係鐘意食雞皮。

好憎半年前政府賣嘅一個平面廣告「無論生活幾艱難,我地都要捱落去」,點知最近上小巴,收音機仲播緊呢個宣傳聲帶,真係聽到好火滾!

我覺得無論居住環境係點,生活係點,窮呢個概念往往係過之後先至明白,窮唔等於不快樂,唔等於好慘,亦不等於可以叫任何人捱落去。

政府盈餘幾千億,知啲人捱得辛苦,又唔做啲野!咁咩意思先!

又加租啦,我又要搬屋。[字幕結束]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