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6 February 2012

我真沒用

今早應參加 C 搞的「突襲梁振英」行動,行動包括我只有5人,我要遲到了,完全沒有幫到忙 >_< 行動後來算是失敗的,最終他們被「梁營」的人圍住,動彈不得。我們散去時,得到的是警員和「梁營」的一句:佢地咁早就搞鬧劇。我想,真正的鬧劇是整個特首選舉。


昨晚完了「怪雞俱樂部」節目,C 說:我們做節目不能只「做節目」,我們要做一個與社會運動相連的節目,節目本身就是一個抗爭訊息,因為抗爭是恒久的,但節目是隨機的、可有可無的,重要是有一個明確的意志。

後來我想我是沒有這種意志的,一直以來我只是在做「節目」。起初,我也曾自問為甚麼想做一個電台節目,我的想法是,無論做甚麼也以宣傳「自己的經驗和想法」為主(因為分享資訊是隨時隨地,任可人也可以做,但個人的經驗和意見才是「私有的」和「獨特的」),目的除了因為自戀(想不到用甚麼修飾的字詞,事實也的確如此),也是宣傳以「自我感覺」為中心的想法,以此為起點去丟棄虛偽和無聊的道德規範。

C 說這種以感覺行先的做法可以是好的,但同樣有很大的壞處,因為會讓人放棄思考和組織的能力,單憑感覺做事,很多時候也缺乏理念和計劃。

要我認真地想的話,我只想到成為恐佈份子。(+2 聽後取笑我,說我是過份「認真」了)我說世界都變成這樣,除了毁滅它之外,其實沒有事情可以做。K 說我即使把人殺了,把地方炸了也沒有用,很快就有人替代原來的人。就算我自焚也一樣,因為人是醜惡的,我們只可以讓世情平衡。

C:就是因為 67 暴動,才讓左派失敗的,我們不可以用這個方法。
我:那麼我不做恐佈份子,要想一個方法去改變世界。(聽上去真的很小學雞)
C:希望你記得是說改變,不是毁滅。

我覺得我快要瘋狂了!所有事非黑白都倒置了,思考到底是不是真的有用?

C:用最形而上的方法去抗爭不是不是不行,像「佔領中環」,他們是要反對整個制度的不公,但我做的事,是要讓當權者出醜、尶介。
我:出醜、尶介又怎樣呢?他們和群眾原本就已經知道事件的荒謬與不義,但沒有人會讓事情停止的。

記得 B 曾經對我說:要改變世界是先改變自己,例如讓自己變得有名、有財、有勢,再去影響其他人。
當時我覺得的確如此,現在細心想,在成為有名、有財、有勢之前就必先腐敗掉了。

我:唉,我能夠做甚麼呢?
T 說:每個人生出來,只有足夠的能力做好自己的本份,例如煮一踠好吃的麵、做一個好的特首,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能力。

而我,到底想做甚麼呢?我真沒用!

ps. 暫時我只能坦白,記錄自己混亂的心情,盡量反省。

-------------------------------------------

19 hours ago

by 陳景輝
送爛蘋果俾梁振英:
你唔食,點解要700萬香港人食?
你食就算啦,點解要700萬香港人食?

by Lau Kim Ling
今天我們小貓幾隻,一個揸咪一個影相一個舉牌兩個送蘋果,共五個人,做了兩次快樂游擊(分別於朝早和黃昏) 。可能,這最終阻止不了壞人壞事,但至少我們成功阻止了他們「愉快地」、「輕鬆地」和「順利地」幹壞事。老實說,每次聽見梁振英誇下海口說甚麼要做「七百萬人的特首」,我就想作嘔,因鐵一般的事實是七百萬人都沒得投票!也許特首舞台上的一眾戲子,演那親民show演得好過癮,但我真的沒丁點興趣,因為我首先是一個公民,而非純粹觀眾。作為觀眾,若然遇上一套爛戲,你可以評頭品足,甚至關上電視,但作為公民,我們就要抗議,就要喊「我有權選特首」!如果這會叫掌權者不高興,那就更好,因為,只有當足夠多的香港人,願意並敢於成為叫當權派不高興的香港人,香港這個地方,才有希望!是時候出動了,香港公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