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7 March 2012

長信

特首選舉過後,我很傷心,那天12時起床,得知「狼來了」,萬念俱灰,出了門,飯後致電在會展示威的朋友,他們也散去了,本來想回家算了,但心情很差,回家一定做甚麼也不能集中,決定如期去電影節。想起前一天 A 說:你那麼支持那些反對聲音,那你一定要去啦。

唉,算了。

延續兩天的壞心情,沒心機做任何事,不知是否因為狼,還是因為病,我帶著電影節pass一齣又齣地看,甚麼也不去想,真人真事改篇的《Snowtown》讓我毛骨聳然,我總算還有知覺。

昨天一連看了三齣戲,頭暈,提早不看9.30場回家。打開信箱,收到這封 S 寄來的長信,很久很久再沒讀過手寫的長信。謝謝 S,信中你說是我給你鼓勵,但其實我才是得到鼓勵的一方。

女孩子之間有時很奇妙,無端的相親相愛,無端的互不理睬,我想大概因為我們都太小氣又過份認真。

時間過去,很多以前相信的事也不再信相,喜歡過的人變成陌生人,而陌生人卻很易讓人無顧忌地哇露心事,事實上我們只是害怕孤獨。

這隻圓點公仔和你的信很合襯,她是從一個手造市集買的,拿了手作人的咭片卻掉了,希望下次在甚麼地方可以再遇到她,向她再多買一個公仔送你。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