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30 April 2012

20120429《太陽報》副刊



文:戴寶瑩

34歲盛女懶理世俗
小丁︰「我的身體只屬自己!」

John Lennon曾說︰「Being nude is not obscene. Being ourselves is what's important.」

裸體,可以是一種自我表現。因為自戀、因為貪靚、為裸而裸……這跟愛穿碎花裙或牛仔褲一樣,純屬個人選擇。偏偏這「自我」不容於世。

小丁,插畫師,盛女之年不理會世俗眼光,無懼盛女、宅女等任何標籤,她只忠於「自我」─「露體狂」,Blog上有大量身體私密處的Close Up、裸睡床照、野外露出……以為她所作所為不能登大雅之堂?這些照片部分將於今年7月在香港文化博物館展出!

鹹濕、博出位、傷風敗德……她聳聳肩懶理世人評價︰「裸體如食飯,如飲水,如一呼一吸,你會問人點解要呼吸嗎?」在全城追捧的人工「盛女」與被唾棄的「露體狂」小丁之間,我選小丁。只因她活得快樂而豐盛。

鏡頭前她愛笑,讓我看到像小女孩的快樂自在,甚至久違的純真。

我裸,但唔鬼理世界點睇

女孩子對自身特別好奇,源於早熟─太早經歷身體變異、月經來襲。小丁也不例外,只是得到的啟發比人多︰「自小不喜歡自己胸大,好煩。經常被人取笑,我只好用『唔鬼理你』的方式保護自己。」

懶理世俗,讓她對很多事情躍躍欲試,包括拍裸照︰「十幾歲時跟前男友拍裸照,沒有公開。2008年,我約了一位攝影師朋友玩影相,隨意拍了些半裸全裸相,想拍一些AV感覺的東西。過程很快樂。」在男性朋友、男朋友和陌生人面前裸體,她毫不介意;裸照被上傳至Facebook,她沒大驚小怪︰「都是自然的相片,即使裸露,也沒有拍出色情的感覺。」

漸漸地,小丁開始在網上Share自己的裸照,各式各樣都有─自拍的,有朋友或男朋友拍的,也有跟貓裸睡或與花草「天體」的合照;還有陌生的攝影師找上門,拍得像實驗電影。鏡頭前,她看自己如百花綻放,看到從沒發掘的一面︰「最喜歡一位叫『廢柴』的朋友,他給我拍的照片,裸或不裸,都拍到我『賤賤格格』的神情,哈哈!」

2008年,她為朋友阿P及何山的樂隊拍了一首音樂MV《聖誕半裸派對》,在荒島上時而吹口風琴,時而脫下衣服,身體重要部位都被卡通效果遮擋,卻擋不了其燦爛笑容。上載Youtube,在5小時內MV被刪去,警察找上門,傳媒炒作,網民瘋狂評論,小丁一炮而紅。回想當日,她淡然地說︰「我們只是想做就做,很隨意。對我來說,裸體就像食飯、飲水或呼吸一樣自然。別人認為我是為藝術也好,淫蕩也好,我仍然是我。」

重新認識身體

拍裸照,小丁說像做身體實驗,原因解釋莫須有;對於性愛,小丁抱開放態度,是一種身體探索,兩者都是認識自己的方式︰「在拍攝的過程中,有攝影師跟我的關係、感情、身體的交流互動,這是你們(觀者)所看不到的。」

小丁在Blog上不時為自己的裸照下圖解 ︰「年紀大了,下垂日益嚴重,沒辦法,胸部和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是源於對自身的好奇和觀察,也是對身體美感的追求。

不能管制別人思想

在網上找小丁,看到網友議論紛紛︰有人說她是行為藝術家,有人說她拍淫照,也有人把她當AV女優評頭品足。她笑說︰「觀者要怎樣形容是他們的自由,我不會『管制』他們的。如果我的裸照可以填補『藝術』和『淫照』之間的空隙,也相當不錯!」

對於裸體,社會上有很多禁忌,她身邊的朋友也不乏戴有色眼鏡觀看︰「朋友常說想拍裸照,又未準備好。說到底,還是顧忌別人怎樣看自己。但回想剛出生時,也是本來無一物吧?人家怎看,只是後天如家庭、教育等加在自身的觀念。」小記追問她的家人介意嗎? 她反問︰「我的身體屬於我自己,他們介意,與我何干?」

裸撐社會公義

小丁的Blog,有關社會、貧窮、爭取權利的議題跟她的裸照一樣多。去年初,她為撐最低工資,全裸兼在胸前貼上$33的抗爭標示,照片再次被網友瘋傳。後來她為支持某組織,在名店前面快閃影裸體Snapshots放上網!

近來的最新搞作,是為《人民色情─中國互聯網的性與監控》一書拍裸照封面。是刻意用裸體來尋找公義嗎?她還是那一句︰「我很隨意,做到就做。我們的社會有太多規則戒條綁手綁腳,解放了,大家都可以活得自由一點。」

後記:盛女,做番自己啦!

不認不認,自問已半隻腳踏入「中女」、「盛女」行列,對很多事情無法釋懷。我妒忌小丁,裸得如此自由、熱情、真誠……這些都是我曾擁有而如今蕩然無存的東西。點解會咁?她反問︰「你都可以一齊裸呀,只係你唔肯。」

忽然想通,不想被滿城「盛女」話題困擾,最好的做法是不要再介意人地點睇你,做番自己啦!好像John Lennon那段說話結尾所講︰

「If everyone practiced being themselves instead of pretending to be what they aren't, there would be peace.」

─John Lennon

About小丁

全名廖雁寧,插畫師、書本設計及Part-Time露體狂,過着Full-Time的鄉村宅女生活。
網址:www.siuding.com

2012.04.29 《太陽報》副刊

附加連結:
MV 露體狂小丁:http://vimeo.com/5047806
陳偉江(廢柴):www.suckphoto.hk
MV 聖誕半裸派對:http://vimeo.com/2566554
撐最低工資:http://siudingnude.blogspot.com/search/label/22%3A%20勞動者的尊嚴%E3%80%80撐時薪%2433%20support%20minimum%20wage%20%2433
《人民色情─中國互聯網的性與監控》

2 comments:

有用資料 said...

不能理解:
1)「都是自然的相片,即使裸露,也沒有拍出色情的感覺。」
(拍出色情的感覺有問題?是指道德差,感覺差,美感差,還是技術差?)
2)後記:盛女,做番自己啦!
(沒有人知道那個才是別人的自己,只有自己才知道那個才是快樂的自己.)
3)「If everyone practiced being themselves instead of pretending to be what they aren't, there would be peace.」
(我暫時不能相信,除非你們能提供詳盡的引伸,推敲和大型實驗証據.)

有用資料 said...

補充意見:

1)//這些照片部分將於今年7月在香港文化博物館展出!//
你們聰明了,老實說,在我心目中,小丁目前還不是藝術,只是一個需要/值得/可以被研究的文化題材.

2)//「在拍攝的過程中,有攝影師跟我的關係、感情、身體的交流互動,這是你們(觀者)所看不到的。」//
既然你們沒有打算/勇氣/能力,把//在拍攝的過程中,有攝影師跟我的關係、感情、身體的交流互動//展示出來,讓觀者看到,身同感受.(到時我再考慮,這是否藝術.)這說話最好修改,不要讓人覺得故弄玄虛.
建議:「在拍攝的過程中,有攝影師跟我有許多的關係、感情、身體的交流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