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9 July 2012

從巴黎到Chambéry



離開巴黎後到了 Chambéry(如果不是朋友說到過這裡,我還不知道我正身處其中,我真是沒有半點方向和地點的神經) 附近的小村。在北京的 P 說 Savie 很悶,問我在這裡做甚麼。Y 說這裡很寧靜,但是悶。我從沒有來過,來到後不覺得悶,在沒有 museum、沒有「非去不可的」熱點下好好按排每天怎樣過也不錯。

在巴黎的第一個星期我也感到納悶,F 說甚麼也要小心點,相機錢包等等,令我有點害怕上街。翻看旅遊書的「必到熱點」,越看越不想去。

2個月留在法國,不算長也不算短。朋友問:我到法國2個月做甚麼?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出外走走,留在香港當然有沒完沒了的事情可忙,但思想行為都局限了在每天既有的「行程」裡,見的人和事一天和一百天其實沒有甚麼分別,我不是覺得悶或者生活出了甚麼問題,只是想離開一下尋找生活的可能性,或者在陌生的地方有新的想象,又或者沒有。既然不必每天上班等出糧,趁現在沒有甚麼牽掛時出門就好,不需要有很重大的原因,想多了,反而永遠不能成行。

選擇到法國去,主要是因為 F 可以收留我住。F 一直歡迎我到巴黎找他,但因為工作,二年來都不能成行。本來很想在德國留多點日子,但那邊的朋友一直沒有回覆,最後打算主力留在法國,柏林只去一星期就算。而 F 側打趣地說我留在法國2個月或20年他也是同樣歡迎的。

在巴黎的日子,天天想今天要努力做點甚麼,但結果是大早起來後,梳洗、做早餐,帶備小盒芝士和麵包,有幾天因為著涼了知道街道上難找到熱水,便帶了暖水壺,加上相機、帽子、紙巾、畫簿、筆袋和地圖,一袋子的東西,就算背著背包也很重。

如果那天心情好的話,會修一下眉毛刷點睫毛液,讓自己感覺加倍整齊精神,雖然效果非常不明顯,但我卻很喜歡這裡準備充足的出門時刻。

在 Savie 區的小村裡,相對在巴黎出門時簡單一點,梳洗後換衣服,帶畫簿和相機就可以輕鬆出門,不需帶錢包,也不用擔心相機,山上路上根本沒有幾個人會經過。




白晝的天空上有銀色的月亮。


在山上看樹木,找野苺,野生士多啤梨酸酸的有小小甜有小小小小苦,像細小的糖果。這裡是冬季的滑雪熱點,夏季卻很少人會來。沿滑雪者步行的小徑上山,沿路找到一堆矮小的藍苺,吃了之後開心得像中毒。




但在山村裡我連續幾個晚上也睡得不好,因為蚊子飛來飛去很吵,而我每天上山後畫畫和寫文字的時間不多,每晚睡前好像有一堆想做又未做完的事情,於是整個晚上腦子停不了,相反在巴黎馬路旁的房子卻睡得很好。每天背著沉重的袋子,打醒十二分精神保護相機,再慢慢看 museum 或者在公園畫畫之後都很累。

希望我今晚可以好好安睡。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