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3 August 2012

唔開心,不如去搵北野武

前天心情不好,晨早起來卻沒心情外出,明知屈在家裡心情只會更差,卻沒有動力往外走。推遲再推遲,下午三時到了Fondation Cartier看展覽 Histoires de voir,但我不不太喜歡這展題,所以沒有細心欣賞。

離開前在展館的一樓的書店看書,看了 Beat Takeshi Kitano Gosse de peintre,一本介紹北野武(Beat Takeshi Kitano)展覽的書本,原來他於3月份在這裡辦了一個個人展,真可惜,我錯過了呢。







Beat Takeshi Kitano Gosse de peintre 一書內最後收錄了 Micheal Teman 與北野武的訪談(法文版附英文翻譯),北野武的講話全都很有趣,看完整篇訪談之後令人「開心番晒」,他實在太好笑了。

在網上找不到完整的全篇訪問內容,我又沒有買那本很大舊的 Beat Takeshi Kitano Gosse de peintre,不能直接節錄訪問中北野武幽默的講話。以下是我憑記憶簡略地記述一些讓人印象深刻的訪談內容,希望能與你分享他的可愛。

北野武覺得自己的作品不能稱為 art,雖然獲得 Fondation Cartier 的賞識而辦展覽,但那些作品對他而言只是一大堆垃圾的集合體(看到他說自己的作品是一大堆垃圾時我忍不住笑了),而且很可能和一個12歲小朋友做的作品差不多。但他喜歡畫畫和創作,如果來看展覽的人,尤其是小孩子能分享到他創作時快樂,他會很高興。

他不喜歡創作嚴肅的作品,他希望觀者能參與和觸摸他的作品。他覺得小朋友看到留空的地方便會忍不住去「塗污」和搗亂它,小朋友享受塗污的過程,他們從中得到無限的樂趣,所以他很樂意看到小朋友快樂塗鴉搗亂。

一次嚴重的電單車交通意外,醫生說他的腦袋裡可能有些地方被壓著,希望為他開腦醫治,但他不答允,說誰也不能動他的腦袋。他覺得可能因為沒有開腦醫治令他真的有點瘋狂了,但他覺得瘋狂也不錯,因為世上有不少藝術家/畫家也是瘋狂的,例如梵谷。而且可能有一天他覺得猦狂得夠了時再開腦醫治也不遲。(這個位我也笑了XD 他的想法真瘋狂。)

交通意外後他必須躺在病床上幾個月,因為沒事可做,他開始畫畫,那些畫就是在《花火》裡最為人悉知的花和動物。(我覺得它們應該叫做「花樣動物」)「花樣動物」的靈感來自日本插花藝術,他說插花藝術最難的題目是只能用一種花去創作,於是他想到以動物或人作為花瓶。然後就創作了以下這些溫柔細膩的繪畫,部份在展出時更製作成立體的瓷器公仔一直放著,我到達會場當天還可以看到「百合花小姐」和「白掌企鵝」。





他說如果你對小朋友說不要做這些、不能做那些的話,那一定會成為他們很想去做的咒語,而且小朋友會創出很多新奇的方法去做,所以如果想小朋友創作,就不要告訴他們能做甚麼,而是說他們不要做甚麼,讓他們花盡心思去做。

訪問的最後他說最要感謝的是母親,因為母親小時常禁止他做很多事情而讓他現在做了很多不同的事。(哈哈哈哈)

相關連結:http://www.creativereview.co.uk/cr-blog/2010/march/beat-takeshi-kitano-at-fondation-cartier

No comments: